2015/03/10
作者:西門思

Kevin Garnett與明尼蘇達灰狼隊的頭號球迷Bill Beise

他總是蹲在明尼蘇達灰狼隊主場的場邊座位前頭,穿著筆挺的西裝打著高級領帶,對著每位場上的球員激動地大呼小叫,有時甚至拿著手上捲成綑狀的秩序冊捶打地板,有些人說他比灰狼隊總教練Flip S...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總是蹲在明尼蘇達灰狼隊主場的場邊座位前頭,穿著筆挺的西裝打著高級領帶,對著每位場上的球員激動地大呼小叫,有時甚至拿著手上捲成綑狀的秩序冊捶打地板,有些人說他比灰狼隊總教練Flip Saunders更激動。Kevin Garnett好幾次在受訪時提到他的名字,Michael Jordan甚至開他玩笑說:教練啊,如果你從不坐在位子上,那你幹嘛花那麼多錢買這位子?

 

「教練」是某個人給他的綽號,不過他並不是球隊教練,他的名字是Bill Beise,明尼蘇達灰狼隊天字第一號球迷。

 

Bill Beise在現實生活的身分是個股票交易員。他在小學時是棒球隊捕手(這或許可以解釋他為什麼能長時間蹲在球場邊),在中學時候打籃球和美式足球,所以他也會去看其他運動比賽。

 

「但是我只有對灰狼隊有熱情。」Beise說。

 

 

打從灰狼隊在明尼蘇達成立的1990年球季,Beise就買下了球隊季票,那時候他的位子在第二層,結果他只看了一節比賽就受不了,從那時候開始他就設法透過黃牛購買接近場邊的座位。當灰狼隊在隔年搬到Target Center之後,Beise買到了現在他所坐的場邊座位。

 

「第一場比賽,我根本沒注意到我蹲在場邊。」Beise說:「這絕對不是有意識的動作。一定是我內心身處有某種熱情等待爆發出來。」

 

此後二十年間,Beise「幾乎」從未缺席任何一場灰狼隊的主場比賽。據他自己估計,他大概只缺席過五到七場比賽,其中有兩次是為了參加住在夏威夷的甥女婿家人受洗,但是他總在參加完儀式後,搭著深夜起飛的紅眼航班回到明尼蘇達,以免錯過次日的比賽。

 

就像是每個球迷,Beise也有他自己的迷信。他總是在上下半場各喝一罐百事可樂,他總是別著四個狼圖案的別針,包括一個灰狼隊的別針,他總在同一個攤子買一本秩序冊,然後捲起來抓在右手,左手則是緊握著一顆繪有灰狼圖案的石頭,那是他女兒在當地藝術節的發現,當然Beise會買下來。

 

Bill Beise還有一個習慣,那是關於一位讓人懷念的灰狼隊球員。2000年時,Malik Sealy就在他的座位前面投進一紀絕殺,幫助灰狼隊擊退了印第安納溜馬隊。所有人興奮地湧向場中,當然也包括了Beise,他就壓在Garnett和Sealy上頭。

 

「我幾乎不記得到底發生什麼事了。」Beise說:「我知道我跑到場上。那是一場重要的勝利。」

 

 

但是就在那年五月,Malik Sealy因為車禍過世。Beise飛到紐約參加了紀念儀式,並且和Garnett有機會私下談話,從那時候起,Beise每場比賽都會在他的座位下擺張2元紙鈔,那是為了紀念Sealy的背號。

 

儘管常常激動地對著球員叫囂,Beise與球員沒有太多私誼,不過球員總是會走過來向他打招呼,前灰狼隊球員Anthony Peeler說他是球隊的「第六人」,但是他自己比較謙虛:「不,球場裡的每個人都是第六人,但是我很感謝AP這樣說。」

 

相較之下,他與裁判間的「交流」更多,Saunders教練說裁判也許會被Beise激怒,而Beise自己則是承認常會「不小心」撞到裁判。但是最常與他往來的是灰狼隊的制服組。

 

「他們會照顧我。」Beise說:「他們會給我季後賽的客場門票,安排我住在球員的旅館。」

 

就這樣,他得以參加灰狼隊的每場季後賽客場比賽,Beise也曾經參加過一場季賽的客場比賽。他說:「那場比賽在洛杉磯,而我剛好在那兒。我們贏了那場比賽。」

 

儘管Beise強調自己並不是為了要爭取注意力,他曾說過:如果球場空無一人,只有我在那兒,我也不會有什麼不同。但是慢慢地,各地的人們開始注意到這個灰狼隊天字第一號球迷。

 

灰狼隊經理Jeff Munneke會在比賽前帶著球迷參加球場巡禮,那時他常要為球迷指出Beise在場邊站的位置,那裡地板上的油漆,已經因為Beise不斷用手中的冊子敲打而顯得有些掉漆,而球迷總是會拿著相機拍下照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