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金牌背後的悲劇性體育政策

金牌背後的悲劇性體育政策 今年的仁川亞運,台灣舉重好手許淑淨、林子琦接連打破紀錄奪得金牌,振奮人心,但是在奪得金牌的喜悅背後,我們的體育政策依然看不到方向、看不到未來,雖然女足在亞運會順...

作者:左岸沉思

Hsin Yu Sun

在這個只重視"智""錢"的國家理,其他東西都是多餘的、奢侈的、不切實際的。
快出現第三方勢力吧!!不然我看這種事情不過就是無限輪迴罷了。唉~悲哀

Benson Chu

讓我想起幾年前有一次世界性的田徑大賽
似乎因為某個地區保留名額
有一位選手比賽百米但他跑了13秒多才到
遠遠落後那些10秒甚至9秒就到的人
在台灣大部分的人搞不好都跑得比他還快
但全場為他鼓掌
輸了
丟臉嗎?

他說:我會繼續跑下去 因為我熱愛田徑運動

京天騰秉宏

台灣本來就不是一個重視運動的地方,國外的對運動的付出對台灣的付出觀念不同

Roger Yang

這年頭只有黑心商人才是王道 運動家的努力根本都是沒用
在說台灣人都在搞死自己台灣人 哪來的團結可以言
前面說的如此動聽 後面卻是補人一刀
把台灣搞垮 這又有什麼好說的

落魄的運動員

這篇真的寫的太好了,道出身為臺灣運動選手的悲哀。本屆仁川亞運還有一個悲情的團體,選手沒能出賽~保齡球男子選手。因為近幾年沒國際成績,加上協會選拔程序問題,就算已經放某放子前往左訓集訓好久,最後負債累累卻沒能前往仁川一較高下。這幾天亞運保齡球的男子成績一出來,連我這過氣的女選手,都替他們感到惋惜。這樣的奪牌成績對我們男子飛碟球來說是非常容易就打到的分數,尤其是我們女選手還拿到個人金牌。近年來保齡球無法在國際舞台奪牌,真的是因為油層可以左右著曲球與飛碟球的對決,飛碟球是分數穩定中求發展,曲球則是油層決定高度,像此次仁川亞運的油層對曲球來說就是難度非常高,可考驗選手的技術及反應度,所以大部分曲球成績都不理想,相對的我們飛碟球選手不論何種油層,都保持著一定的水平分數。所以這屆男子選手沒參加,真的讓我國損失很多面獎牌,尤其是金牌,真的覺得有點可惜。今日看到作者的文章,又想到那六位男選手及其家屬,才會心有戚戚焉的在此留下個人感言,本人絕對無意挑起任何紛爭,只是希望運動員的悲劇不要重蹈覆轍的一再發生。

james yang

看到這篇2年前的文章,引用5年前的內容,對比今年的現況
我無言了.............

金牌背後的悲劇性體育政策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的仁川亞運,台灣舉重好手許淑淨、林子琦接連打破紀錄奪得金牌,振奮人心,但是在奪得金牌的喜悅背後,我們的體育政策依然看不到方向、看不到未來,雖然女足在亞運會順利的打進八強,但是就算贏得冠軍,我也不認為女足的未來會有什麼改變,甚至整個台灣體壇的未來發展,依舊是悲劇性的。

首先來談談舉重運動本身,這幾年台灣的舉重選手開始揚眉吐氣,陸續在大型國際賽事中贏得獎牌,瞬間取代跆拳道,成為了台灣在體育賽事上面的指標性項目,但是我們捫心自問,在過去的二十年,舉重運動曾經受到政府的重視嗎?我們的舉重選手曾經受到政府的妥善照顧嗎?政府曾經在台灣推廣舉重運動的風氣與發展嗎?如果不是蔡溫義教練在過去二十年的努力,舉重運動不會開花結果,但是我所擔心的,是金牌之後,舉重運動到底有沒有下一步,台灣過去有太多曾為我們贏得榮譽的運動項目,撞球、保齡球、跆拳道,最後的下場都是一步步走向沒落,可想而知的,在未來幾年,金牌效應可以得到政府的短期重視,但是,奪金牌不是去菜市場買菜,一旦有一陣子無法奪得獎牌,恐怕舉重運動也很快會走向末路。

台灣的體育政策很簡單,就是收割政策,參加亞運會的標準,並不是這項運動是否重要,不是這項運動是否應該推展,而是,這項運動有沒有機會奪牌,台灣的男足代表隊並沒有參加仁川亞運,就是因為奪牌希望不高,所以「不得」參加亞運,試想,你會因為你的孩子,沒有機會考第一名,所以禁止他參加考試嗎?這是最簡單的邏輯,但是偏偏這種邏輯不通的政策,就是在台灣不斷的重覆、不停的上演。

今年台灣發生了少棒比賽偷用不符比賽資格轉學選手的弊案,對!我從不同情這些家長或選手,因為這就是作弊,更好笑的是不只是冠軍作弊,連亞軍也作弊,決賽的兩支隊伍通通被取消資格,這是什麼樣的文化,這是什麼樣的體育環境,這一切不都源自於台灣體育運動的畸形發展嗎?我們有什麼資格去酸某些國家喜歡在比賽中採取小動作來贏得比賽呢?台灣不就是從小就在教選手走旁門左道,而且贏才是一切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諷刺的是,寫到這裡,我發現不需要再寫下去了,因為我只是重覆三年前寫過的同樣內容而已。台灣的體育,不悲哀嗎?

 

以下記於  2011年12月4日

贏  是比賽的目標,而不是目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幾天有兩則跟贏有關的體育新聞,一則是國訓棒球隊為了贏,總教練明目張膽的叫球員打放水球,另一則是體委會怕不能贏,不打算派男足代表隊參加2017年在台北舉行的世界大學運動會。

贏,當然是每一種體育競賽的目標,如果不想贏,那又何必參加比賽?但是贏,並不是比賽本身的目的,一場比賽背後有太多超越勝負之外的價值與美德,堅毅、團結、犧牲、榮譽,對手放水拿到的獎牌也是獎牌,但那其實是一個羞恥的印記,就像考試的目標當然是一百分,但是考試的目的是檢驗學習的成果,考一百分固然可喜,更重要的卻是有沒有從中得到更多的知識,如果真的只是要拿一百分,那作弊又有何妨?只知道贏,難道真的成了臺灣的社會價值觀了嗎?
 
體委會以「單項運動未達水準」為由,不打算派隊參加世大運男子足球賽,在邏輯上就犯了根本性的錯誤,足見體委會的官員從來就沒有認清體育的本質,如果體委會的存在並不是為了提倡體育活動,而是單純在計較預算支出與獎牌回收的效益比,不如直接改名為沾光委員會,一旦有選手或是運動得到獎項,體委會再來撥款頒獎,這樣的主委你我都可以當,無怪乎臺灣的主流運動利益分贓、藏污納垢,非主流運動則無人聞問、自生自滅。

要談這個問題,我們要先反思運動的本質是什麼?運動的第一個目的當然是強身健體,團體性的運動還可以培養團隊精神,在學習運動的過程中所經歷的身體上的磨練,可以讓人在精神上得到成長。其次,體育活動自古以來就是主要的社會娛樂項目之一,欣賞運動是一種健康而良善的社會風氣。如果硬要把運動提升到更高的層次,運動還負有宣揚國威、凝聚民心、增加國際知名度的崇高使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