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3法網》不握手=沒運動家精神?從烏俄戰爭談網球與政治不可分割的連結

在今年法網第一輪,白俄羅斯籍的第二種子Aryna Sabalenka和烏克蘭選手Marta Kostyuk交手後,落敗的Kostyuk在與主審握手後,並未與Sabalenka握手致意,當下迎來巴黎觀眾們的噓聲。然而這些噓聲,聽起來是為Sabalenka打抱不平的正義之聲,實際上卻是無知的聒噪。

作者:Benny Ice

如果你不是住在水簾洞或桃花源這般化外之地,你大概十之八九聽說俄羅斯在去年以「特殊軍事行動」的名義,入侵了烏克蘭,戰爭開打後,俄軍對烏克蘭平民的燒殺擄掠,以及多項違反戰爭罪的行為,更是讓世人怵目驚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不少烏克蘭運動員,也受到了波及,有些上了戰場,甚至為國捐軀;有些只能客居他鄉,利用場上表現,替祖國發聲,或是提供經濟援助,貢獻給國家。除了以上行為,烏克蘭選手們也開始呼籲各大體育組織,應該正視俄羅斯的侵略,甚至抵制俄羅斯球隊及運動員。以網球為例,烏克蘭選手在與俄羅斯及白俄羅斯選手比賽後,都拒絕握手,頂多就是稍微舉拍致意。

等等,白俄羅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跟白俄羅斯有何瓜葛?這瓜葛可大了。白俄羅斯在俄羅斯入侵時,允許俄軍在其境內部署,以便俄軍可以從更近的距離直攻烏克蘭首都基輔。另外,主掌白俄羅斯總統大位將近29年的Alexander Lukashenko,雖然出身烏克蘭族,卻一再附和俄羅斯強人Vladimir Putin。他表面上擔當和事佬,實際上卻一再替Putin護航與背書。更在近期表示俄國與白俄未能在2014至15期間,趁著烏克蘭無軍備時「解決問題」。所以對烏克蘭人來說,白俄羅斯是俄羅斯入侵的幫兇。

這也是為什麼即便白俄羅斯不是攻打烏克蘭的那一方,烏克蘭選手仍然在面對包括Sabalenka與Victoria Azarenka等白俄羅斯球員時,選擇不和對方握手,只是用球拍互相敲打。而且包括Kostyuk、Elina Svitolina、Anhelina Kalinina等選手,都持續在場上透過行為來表達對俄羅斯及白俄羅斯的抗議。

好了,陳述完這些背景後,我們回到Kostyuk與Sabalenka身上。Kostyuk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便是最大力表達立場的烏克蘭球員。在去年美網敗給Azarenka後,Kostyuk就拒絕與Azarenka握手,引起軒然大波。當時Kostyuk就表示: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並不知道有哪些人(白俄羅斯與俄羅斯球員)有公開譴責這次的戰爭以及他們政府的行為。我尊重她這位運動員,但是這和他個人沒關係。」

 

而在今年初接受CNN專訪,Kostyuk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當人們說他們不想要戰爭時,會讓人誤會烏克蘭人也想要戰爭。很顯然的,我們不想要戰爭。願意明確譴責戰爭的人,我認為有權利繼續在巡迴賽上打球,但那些沒辦法的人……我覺得很不人道。」

同樣的言詞與主張,其他包括Illya Marchenko等烏克蘭選手也曾說過。Marchenko更是認為部分俄羅斯選手在祈求雙方終止暴力和呼籲和平時,並不是在清楚譴責俄羅斯政府的暴行。缺乏了這個前提,這種批評變成類似雙方各打五十大板,看似公正實際上忽略實情的言論。

不過,平心而論,目前俄羅斯國民如果譴責這次的「軍事行動」,或是發表反戰言論,極有可能會面臨判刑的命運,所以包括Andrey Rublev、Daniil Medvedev、Daria Kasatkina、Anastasia Pavlyuchenkov等球員曾經公開發表反戰的言論,他們的言詞就會因為國內法律而無法更進一步譴責。至於白俄羅斯球員,例如Victoria Azarenka,也曾經對於烏俄戰爭表達心痛,但畢竟白俄羅斯等同於Lukashenko一人獨裁的局面,白俄人也大多不敢明講。

所以某種程度來說,Kostyuk與一些烏克蘭選手的要求與論點即使合理,對於這些俄羅斯及白俄羅斯人來說,是可能危害到他們與親友的棘手難題。但即便是遇到公開譴責戰爭的俄國及白俄選手,這些烏克蘭選手依舊不會握手。或許對部分讀者而言,這是無理取鬧。

關於這點,Svitolina在第三輪賽後表達了為什麼自己不和俄羅斯對手Anna Blinkova握手的原因: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的政府官員日前和俄羅斯談判時,因為是敵對關係,也沒共識,所以就沒有握手。我們烏克蘭人,自然也跟隨他們。我是烏克蘭人,我要盡我所能去支持烏克蘭國民。所以,你可以想像如果他們這些在前線的人們,看到我今天和俄羅斯選手握手,會有什麼感覺?我有我的立場,那就是站在烏克蘭這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