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3/23

踏過輕視我的男人骸骨走來—NBA工會執行長Michele Roberts

去年七月,當Michele Roberts走進拉斯維加斯的一間大宴會廳時,站在她眼前的是上百位NBA球員,他們每個都是身高超過六呎的巨漢,銀行帳戶裡都有百萬現金。她在講台上充滿自信地說...

作者:西門思

tatami

好文 但應附上原文出處

西門思

謝謝您的讚美。這篇應該是我看了數十頁報導之後寫完的,您說的是所有引文的出處嗎?

tatami

不好意思 ,我本來以為是外電翻譯,既然是自己整理ㄉ應該就不用ㄌ

Lu Yu

很有深度的文
透過你的分析報導
可以認識一個這麼棒的人

西門思

謝謝您的讚美,以後也希望您不斷支持。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去年七月,當Michele Roberts走進拉斯維加斯的一間大宴會廳時,站在她眼前的是上百位NBA球員,他們每個都是身高超過六呎的巨漢,銀行帳戶裡都有百萬現金。她在講台上充滿自信地說,自己應該成為他們的領導人,為了證明這點,她不但細數了自己的學經歷背景,還為球員工會擘畫了許多方向。

 

當Roberts慷慨陳詞時,她感覺到一股沒有說出的疑問在空氣中蔓延,於是Roberts決定依照她的一貫作風—正面迎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打賭你們可以看出我是個女人。」Roberts說:「我猜大概其他人也可以看出來。」

 

接著她說自己知道如果選上,將會成為數百位NBA球員的代表與NBA聯盟官方和許多經紀人在談判桌上角力,她會與許多球隊老闆打交道,還得接受很多體育記者的拷問。她未來的對手很多,而且有個共通點:他們幾乎全是男性。不過Roberts沒有絲毫畏懼。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的過去,盡是那些以為我愚蠢而小看我的男人骸骨。」Roberts說。

 

日後當人們提起Michele Roberts有多強悍時,他們總會提起這句話,但是Roberts說那並不是事先擬好的台詞,純粹是脫口而出。她笑著說:「我希望我能說:『對啊,我早排練過這句話。』但是那只是即興演出。」

 

不管那是不是事先想好的,它都足夠打動那些球員的心。尼克隊中鋒Cole Aldrich說:「我們感覺她的聲音很有力,她表達事情的方式和那種自信心。她讓我們全部都激動起來,那真的很有力量,因為做為整個房間唯一的女性,那讓我們嚇了一大跳。」

 

幾個小時之後,Michele Roberts以壓倒性的票數(她拿到36票中的32票),成為四大職業運動球員工會有史以來第一個女性執行長。

 

很快地,Roberts的辦公室從華盛頓特區的律師事務所,搬到了紐約哈林區(Harlem)一棟重新整修過的三層樓建築,那裡距離她從小長大的布朗克斯區(Bronx)只有10分鐘車程,但這是59歲的她自從中學畢業後第一次回來。

 

 

Michele Roberts小時候的環境並不好,她們住在南布朗克斯的集合住宅。她的媽媽Elsie一個人撫養五個孩子長大,靠的是替人打掃和賣自己做的食物賺得的錢和社會福利。Elsie自己高中沒有畢業,但是她告訴孩子他們沒有別的路可以選擇。

 

「她對我們說得很清楚:『我會養你,我會給你衣服,我會讓你得到安全,但是如果你帶回家的成績單有一科沒有A,你就得好好跟我解釋。』所以那聽起來滿公平的。」Roberts說:「我每科都是A。」

 

當Roberts和她的兄弟姊妹回家時,她們不會在外頭玩耍,而是回到家裡念書。當其他鄰居說Elsie覺得自己孩子比其他小孩更優秀時,後者只是回應說:不,我只是覺得她們比人家以為的要更好。

 

當Roberts從布朗克斯的公立中學畢業後,她獲得紐約一所女子寄宿中學的獎學金,但是那學校才剛開始接受非裔美籍學生不久,全年級只有她和另外一個非裔美籍學生。她說:「那其實是我職業生涯最好的訓練。當我了解和別人不同不代表比較低下時,以後我總會嘲笑那種無稽之談。」

 

一個學期之後,Roberts自己組了名字叫做「Pamoja」的社團,成員全是非裔美籍學生,這名字是史瓦希里語,意思是「團結」(together),在她找到其他同樣是非裔美籍的女孩加入後,這成了她在學校就讀期間最主要的生活圈。

 

畢業之後,Roberts在衛斯理大學取得學位,然後進入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法學院。柏克萊的同學記得Roberts非常認真,而且專注於自己未來,她是極少數在法學院一年級就知道自己將來想要做什麼的學生:她想要成為公設辯護人,這個夢想還是來自於南布朗克斯的兒時記憶。

 

那時候,Roberts的家離布朗克斯法院很近,在炎炎夏日,她總會隨著Elsie溜到法院旁聽席。她說:「那裡免費,而我們沒有什麼錢。我覺得那是世界上最棒的地方了。」

 

Elsie會將法庭上發生的事解釋給Roberts聽,一開始Roberts覺得那就像是演戲一般,不覺得那有什麼了不起,但是有一天,站在庭上的是她大哥的一個朋友,但是因為繳不出保釋金,所以他只能被關進牢裡,最後更只能認罪。那讓Roberts大為震撼,於是她問Elsie說:「那律師是哪裡來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