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3/24

太陽、Mike D’Antoni、Steve Nash-改變了籃球進攻思維(上)

「Run And Gun」俗稱跑轟戰術,在NBA歷史上不是只有當年的太陽將這跑轟發揮的淋漓盡致,但Mike D’Antoni的進攻體系,卻影響了我們對籃球進攻戰術上的思維。 2004...

「Run And Gun」俗稱跑轟戰術,在NBA歷史上不是只有當年的太陽將這跑轟發揮的淋漓盡致,但Mike D’Antoni的進攻體系,卻影響了我們對籃球進攻戰術上的思維。

2004年Nash和太陽簽下6年6300萬美元的合約,與Mike D’Antoni 、Shawn Marion、Joe Johnson和Amar'e Stoudemire攜手共創未來,04年是D’Antoni第一年在NBA擔任總教練的完整球季,而Nash的到來,這兩人一拍即合。

D’Antoni的跑轟戰術,在NBA並不是沒有人這麼做過,但如何在快節奏中,依舊讓球隊,有著高效率的戰術執行,在短時間內,有效的創造空檔的出手機會,D’Antoni的「Early Offense」是當年讓太陽成功的關鍵。

Early Offense

圖1

這是一個極為簡單且具有高效率的進攻體系,或許現在對許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但在當年這可是掀起風潮的一套進攻體系。

如圖1所示,Early Offense的進攻站位,簡單明瞭,球場的一側,由三個人組成,形成一個三角,另一邊則是兩名球員形成「Two Man Game」,而弧頂的位置非必要時,並不會有人出現在這個位置接應球,這套進攻體系,在現今的籃球中已經被廣泛的運用,並且加以改造。

Early Offense講求由側翼發動,並讓球進行Side-to-Side的傳導,將進攻空間拉大,使得球能快速在強弱邊進行導傳(通常只需做一個傳球),這對當時的籃球進攻理念有著很大的衝擊。

在90年代和2000年初期,當時的籃球戰術,多半是控球在弧頂的位置,來進行戰術執行和傳導的工作,或是靠著內線球員的牽制力進行In-Side-Out的打法,即使當時進攻的強弱邊轉換的觀念早已深植在球員的腦中,但Side-to-Side的這種傳球方式,普遍被認為是一種具有高風險的投資。

由於D'Antoni 的Early Offense系統啟動條件極為簡單,所以當球一過半場時便很快的就能發動戰術,當防守球員腳步都還尚未站穩時,太陽已經全員進入的戰術攻擊的位置,甚至有時,防守方還有球員還在回防過程,人才剛走過中線,太陽已經在前頭開始執行戰術。

圖2
圖3

(綠線為移動路線,黃線為傳球路線)

Early Offense的進攻體系,將球場的空間劃分為兩大區塊,無論是從三角的那一側發動進攻,或是在Two Man Game的情況下發動進攻,Nash盡可能的將球往中路去做攻擊(如圖2、圖3),當Nash成功的突破到中路時,它能依對手的防守變化,來尋找擁有空檔的隊友。

這個進攻體系可怕之處在於,每當Nash將球帶往中心地帶時,Nash依舊能與其他4名隊友保持著連繫,迫使場上其他4名無球的防守者要做出選擇,是要去協防已經殺到禁區附近的Nash,還是要繼續堅守自己原先所防守的人。

而當對方的後衛在你家禁區逛大街時,總會吸引到防守方的包夾,Nash總是能用傳球馬上尋找到場上的隊友,即使你的防守輪轉在快,特別是這種Side-to-Side的傳球方式,防守者很難跟的上球轉移的速度。

圖4
圖5

不單是Nash帶球往中路時具有威脅性,當Nash和Stoudemire在高位發動P& R時,無球的Stoudemire從中路跟進,同樣能吸引到防守球員注意(圖4、圖5),Nash的傳球能力,能夠直接穿越中間的防守球員,將球送到弱邊的隊友手中,而跟進的Stoudemire能夠在接到球的第一時間,就能完成上籃或是灌籃的動作(膝蓋受傷前的Stoudemire可不輸給現在的「幹籃哥」Griffin)所以準備來協防的防守者必須做出選擇,是要干擾Stoudemire的接球路線,還是要繼續防守原先的防守球員。

然而不管防守方如何應變,Nash都能尋找到空檔的隊友,而當時許多球隊的防守也經常出現,太過擔心Nash的傳球,反而Nash切入後,沒有任何一名防守者要上前去防守的情況,明明Nash附近有許多防守者,結果大家都只待在原地看著Nash輕鬆的在籃下將球放進籃框中。

這種已經被Nash傳球傳到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去防守的情況,就像現在很多防守球員被Curry投籃投到不知道到底要怎麼防守的那個表情一樣,只能你看我,我看你,雙手一攤,摸摸鼻子,笑一笑,繼續比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