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3/30

一個耗費腦筋的勇敢決定 — Chris Borland

大約一年多前,當剛從威斯康辛大學畢業的Chris Borland參加NFL聯合測試會(NFL Combine)時,他繳出的數據並不驚人,甚至有點差勁。在27位參加測試的線衛中,他的40...

作者:西門思

 

 

在那封給父母的信上,Chris說這可能是他NFL生涯的最後一年,但是他在球場上會毫無保留,他甚至為自己設立了一些目標,激勵自己不斷前進。

 

「我們自己保守住這個秘密。這不是像個再見之旅。」Jeff Borland說:「那比較像是:『來看看我們能做到什麼,看看我們在這個層級能否有表現。』」

 

「49人隊給了他一個機會,而一次受傷給了他運氣,而他得要證明,尤其是對自己而不是別人說,他不會太矮,不會太慢,他的手臂不會不夠長。」Jeff Borland說:「對球隊和隊友來說,他付出了一切。他毫無保留。」

 

Borland開始更深入研究腦震盪的問題,大學念歷史系的他開始閱讀一本叫做「League of Denial: The NFL, Concussions and the Battle for Truth」的書,內容是關於NFL如何在過去二十年隱匿美式足球和腦部傷害間關係的科學證據。他因為腳踝受傷缺席了球季最後兩場比賽,於是他在那時把整本書看完。

 

Borland也讓他的父母看了這本書,至於其他人他則保守這個秘密。他說:「我故意保密。你沒辦法在休息室裡讀『League of Denial』。」

 

2月1日那天,Borland轉推了一則與天體物理學家Neil deGrasse Tyson有關的訊息。他寫著:「deGrasse Tyson寫說:『一個250磅的美式足球員以時速15英哩速度前進,他產生的動能比一把AK-47所射出的子彈更大。』」

 

聽起來或許矛盾,但是Borland說他對健康的疑慮,並沒有影響自己在球場上的積極態度。

 

「我想我把自己的人生區分得很好。」他說:「聽起來也許很瘋狂,但是即便美式足球這樣危險,那依然是我會花上所有力氣的地方。我確定把對美式足球的壓力發洩到美式足球上,並不是一件健康的事,但是那基本上就是我的作法。」

 

在球季結束之後,Borland對自己的神經狀態做了一些測試,在經歷過一個NFL球季之後,他的身體狀態其實沒有什麼不一樣。

 

「我的感覺大致相同,還是一樣敏銳。對我來說,這只是想要更主動。」Borland說:「我擔心如果等你有了症狀,那就太晚了……有太多未知。我不能聲稱某建是一定會發生。我只想活得長久,活得健康,我不想有任何神經疾病,或者比我期望的更早過世。」

 

 

另一方面,Borland持續諮詢一些腦震盪問題專家和退役球員。

 

Borland諮詢的其中一位球員,是曾打過聖路易紅雀隊(1988年時才搬到亞歷桑納州)的線衛David Meggyesy。Meggyesy在紅雀隊打了七年,並且在退休後把一九七零年代的生活寫成一本叫做『Out of Their League』的回憶錄。Borland跟Meggyesy說,自己可能會因為健康疑慮宣布退休,Meggyesy支持他的決定。

 

「我只是告訴他,你決定處理這件事的方式可能會有很大幫助,讓人們,尤其是讓有孩子的家長思考:『我應該讓我的小孩打美式足球嗎?』」Meggyesy說

 

在思考過可能的影響之後,Chris Borland說這個決定其實還「滿簡單的」。

 

「對我來說,那就好像是跳進水裡,但是你不知道水有多深。」Borland說:「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毫髮無傷地安然渡過,或者我會割到腳或一頭撞上石頭。我不知道,有相關性未必有因果關係,在我讀到和研究的這些例子中,他們也許與我相關,也許不會。對我來說,這風險並不值得,我的人生已經足夠,我有其他興趣想要追尋。」

 

「我可以理解,從一個外部人的角度看進來,這對很多人來說或許毫無道理。」Borland說:「我有很多朋友說:『再多打一年吧。那是很大一筆錢。也許你不會受傷。』但是我不想用健康換取金錢。誰知道多少次衝撞會太多。我的終極目標是長遠的未來。」

 

「就我個人而言,我不認為從美式足球中所獲得的,會值得冒那風險。」Borland說。

 

對Jeff Borland來說,聽到兒子這樣的決定,身為父母的覺得鬆了一口氣。他說:「你不會想要看到你兒子承受那樣的身體負擔。所以我鬆了一口氣。然後第二反應,是的,我們為這決定感到驕傲。我想他自有理由,並且自己做出決定。但是我們從一開始就支持這決定。其餘的家庭成員也百分之百支持。」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