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3/30

一個耗費腦筋的勇敢決定 — Chris Borland

大約一年多前,當剛從威斯康辛大學畢業的Chris Borland參加NFL聯合測試會(NFL Combine)時,他繳出的數據並不驚人,甚至有點差勁。在27位參加測試的線衛中,他的40...

作者:西門思

 

「我想那是一個個人決定。我想那不必然有什麼特殊意義—比如說任何人他們應該怎麼做。我想那是一種兩難—如果你有一個學位,如果你有其他天分,如果你可以做其他事,為什麼要冒那些險持續從事這種活動。這是一種危險的職業。」Jeff Borland說。

 

「對他來說,在有了那樣機會和成功之後,直到球季結束,他都沒有改變想法。我要肯定他。」Jeff Borland說:「那不是一個因為金錢做出的決定。」

 

那真的不是。Chris Borland與49人隊簽有價值約300萬元的四年合約,其中包含617,436元的簽約金,但是他決定要將四分之三的簽約金退還給球隊。

 

「我會退還四分之三的簽約金。我只拿自己賺得的錢。」Borland說:「對我來說,那和除了健康以外的其他無關。我從來不是為了金錢或得到注意而打球。我愛美式足球。我有過燦爛的歲月,並且對過去十年的人生一點都不後悔。如果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這樣做。從現在開始,我只向前看。」

 

 

Borland說,他唯一可能有的後悔,是自己已經打了太久。但是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或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出相同的決定。

 

「我有那種選擇的餘裕,因為我成長的環境,在一個中產階級家庭長大的好運,還有我的大學學位。我有個歷史學位……不過我認為有些傢伙沒有那樣的選擇,但那不是迴避這議題或是逃避說出這些事的理由。」Borland說。

 

他細心地挑選了通知49人隊的時間,最後決定在自由球員簽約時期和選秀會之前,讓球隊有時間做出調整,因為他不想讓人們失望,也不想讓這決定和球隊扯上關係。最後,他決定在3月13日禮拜五晚上通知49人隊,球隊詢問他說如果與另外一位專家談談是否會改變想法,但是Borland拒絕了。三天後的禮拜一晚上,他告訴球隊自己已經告訴記者這項消息。

 

「那是一個了不起的球隊。」他說:「他們真的在乎球員的最大利益。」

 

「說到底,這是一個24歲的男孩決定做對自己最好的事。」他說:「我歡迎不同意見,我都了解。但是我的決定很堅決。我想那些我身邊的人和那些自己做過研究的人,即便他們不同意,他們也可以了解原因。」

 

Chris Borland是那星期第四位30歲以下退休的NFL球員。比他早幾天退休的Patrick Willis只有30歲。27歲的匹茲堡鋼人隊線衛Jason Worilds說,他在「經過許多思考之後」決定退休以「追求其他興趣」,根據匹茲堡當地報紙報導,他可能會把剩餘人生奉獻給耶和華見證人會(Jehovah's Witnesses)。26歲的田納西泰坦隊四分衛Jake Locker說,「他不再有那種沸騰的渴望,想要用打球渡過餘生」,他的父親說自己兒子會把時間花在家庭和孩子上。24歲的Borland不僅是其中最年輕的,更是唯一一個清楚說出退休原因是健康疑慮的球員。

 

可想而知的,Borland的退休引起了非常多的討論。當初選進他的49人隊總管Trent Baalke說:「雖然沒有預期,但是我們尊重Chris的決定。從與Chris的談話,很明顯他想了非常久才做出決定。他從第一天開始就是個很認真的職業球員,也在我們球隊和社群中是個受到尊敬的成員。……我們永遠會把他當作49人隊的一員,並且希望他一切順利。」

 

另一方面,49人隊的電台轉播球評Tim Ryan則對Borland的決定有許多意見:「這不是對Borland苛刻。我喜歡這傢伙,我想要看他打球。但是Patrick Willis退休(retire),而Chris Borland退縮(quit)。」

 

1999年因為被擒殺導致腦震盪,在37歲宣佈退休的49人隊傳奇四分衛Steve Young說他自己的健康大致無礙,但這或許是因為四分衛在場上比較受到保護,不像其他位置幾乎每天都要承受衝撞。不過看到很多與他同時期球員的糟糕狀況,讓Young感到害怕,所以他也能了解Borland的決定。

 

 

「腦部傷害改變了風險的本質。」他說:「這一代的球員長大時有我們所沒有的知識。很多人會做出不同決定,而像這樣提早退休會是其中一種。而身為前一個世代的球員,我能夠體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