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1
作者:左岸沉思

奧運男足資格賽種族歧視事件始末

台灣的選手在場上拼盡全力,但場外的轉播卻糾紛不斷。 在台灣舉行的男足奧運資格賽,發生某公司沒有經過授權,就以網路直播方式轉播比賽,還產生了在轉播過程中,女主播以涉及歧視的言語攻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的選手在場上拼盡全力,但場外的轉播卻糾紛不斷。

 

在台灣舉行的男足奧運資格賽,發生某公司沒有經過授權,就以網路直播方式轉播比賽,還產生了在轉播過程中,女主播以涉及歧視的言語攻擊澳洲及緬甸的球員,如今比賽落幕,我們也應該來反省檢討這次做為地主國,在舉辦賽事上面所出現的一些問題,以免日後爭議再現,畢竟接下來在台灣還有至少四場世界盃資格賽的主場賽事需要舉行。

 

首先是這場比賽由於沒有電視轉播,因此某家影音公司便自稱「基於服務廣大球迷」,主動在現場拍攝並利用網路直播,有人願意轉播比賽當然是好事,但是台灣號稱是一個已開發國家,對於著作權、轉播權、智慧財產權的理解與認知實在太低。

 

經過與足協確認,並沒有「授權」任何公司或個人轉播奧運男足資格賽,這家影音公司自己在場邊架了攝影機,大剌剌的在網路上面號稱自己是「獨家轉播」,而足協的官網甚至還一度在粉絲頁丟上直播連結,對於轉播權保護,簡直毫無概念。

 

網路上有人說,只要有得看就好,應該心存感謝,就是這種心態導致我們這個國家小人當道而且日益沉淪,因為凡事只要提供給我服務,那管他的來源是什麼,我肚子餓了,就算麵包是偷來的又何妨?所以台灣近年來爆出這麼多的食安問題,因為大家覺得有得吃就好,反正吃了一時半刻也不會死;所以台灣近年來多次爆出知名設計廠商跟學校公然抄襲別人作品與LOGO,卻絲毫不知羞恥,造成的結果就是設計人心灰意冷,對台灣的設計環境感到失望而不願投入。

 

大家在抱怨沒有電視台願意轉播的同時,是否有想過,如果一家莫名其妙的公司,在場邊架了一部攝影機,就可以大剌剌的轉播比賽還四處宣傳,在比賽中不受管制,在比賽後不被懲罰,那以後誰還要認真去爭取轉播權呢?真正想要掏錢買轉播權的豈不是白癡?還記得在食安風暴期間,有電視台訪問了民間業者,他們很無奈的說,為了生存,他們只能跟著添加違法材料,因為別人已經這樣做了,他們不做,我們沒辦法生存,正是因為這種忝不知羞恥的違法行為,造成台灣道德淪喪,各種產業陷入了惡性循環。

台灣球迷的熱情支持是足球進步的原動力,但轉播工作應當更加謹慎

 

除了未經授權的「自發性轉播」之外,這家公司也把整個轉播過程當成兒戲,請來的女主播據悉是該公司總經理的夫人,其實台灣的足球環境不佳,更說不上有什麼專業的足球球評或主播,但是叫自己的太太拿了麥克風就上陣,還自稱是「全台獨家轉播」,除了對於轉播這項應當具有相當專業性的工作毫無尊重之外,也未免太往自己臉上貼金。

 

一家不尊重轉播權、不尊重主播專業的公司,不尊重比賽、不尊重對手也就可想而知,首先在第一場比賽中,澳洲的10號球員Mustafa Amini,是陣中的王牌球員,效力於德甲的多特蒙德,是亞洲的未來之星,但是比賽中女主播卻一再的嘲弄Amini:「長得好矮、好像納豆」、「希望他的親朋好友不要看我們的轉播、不過沒關係,反正看了他們也聽不懂」,我其實不知道納豆聽了是什麼感想,女主播不僅歧視對方的球員,同時也歧視納豆。

 

更嚴重的言語暴力出現在第二場比賽,在台灣對緬甸的比賽,這名「女主播」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在緬甸進球的時候,竟然說出「現在進球的是六號,叫什麼名字不知道,反正也不重要」,雖然你是違法轉播,但是你應該知道這是透過網路讓許多人得以共見共聞的評述,這樣的說法完全暴露對於比賽絲毫沒有任何尊重的本質。

 

真正令人遺憾的是在比賽中還說出了「不知道緬甸是什麼樣的國家」、「感覺就是每天在草原上奔跑挖地瓜吃」,這些令人瞠目結舌的種族歧視言語,這就不是單純轉播水準的問題,而是連做人的基本水準都沒有,在經過媒體報導之後,該公司在網路上發表了簡短的聲明,說這只是一時的玩笑話,引起部分觀眾情緒不佳,表示道歉,事實上,這樣的問題如果受到國際關注,甚至可能讓台灣足協遭到罰款或禁止觀眾入場等處罰,不是一兩句抱歉可以解決的。

 

事件發生後,該公司甚至在網路上發文要求李姓記者及石先生(是不是說我不知道),不要再批評,否則以後大家就沒有轉播可以看,這種行為就跟餵你吃餿水油,被發現之後還嗆對方,如果你再吵,就連餿水油都沒得吃一樣。

 

我必須嚴正的說,種族問題絕對不能當作玩笑,種族歧視也絕對不是部分人情緒觀感不佳的問題,這是一種國際的普世價值,應當受到全世界人類共同捍衛,人先是無知,然後就變得無恥,這件事可以做最好的詮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