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灌溉支持

大聯盟 溫演飛 | 2015/04/02

A- A+

回程騎著機車往芎林家的方向而去, 那春天的微風就像是長髮飄逸的Office Lady,推開咖啡館大門蹬著高跟鞋咖啦咖啦的走進新竹的郊外,帶點事務性但尚未潑辣的勁道把一點點的溫柔吹拂在田間,把田野荒地裡的白粉蝶吹的花枝亂顫、異香紛飛,

 

回想起今天比賽跑過的路線,都是我年少時熟悉的場景,有些道路新近開闢或是拓寬整新過。隨著時移事往,路面、建築增添了新的風貌,或消失或改建,在嶄新堆疊的風貌之上,卻遮蓋不住年少時的點滴回憶。

 

忽然想到什麼心頭一熱,停靠路邊把手機拿出,上網找了Kenny G的『Going Home』,就這樣播放起來。

 

1989年的原版CD我曾經買過兩片,一片在書房,而另外一片則送給了1991年一起去聽Kenny G台北演奏會的朋友。

 

 

好多年前有事經過她家附近的時候,轉動方向盤彎過街角的小公園,彷彿依然看到她就站在那顆榕樹下。我們會風塵僕僕的騎著機車,在夕陽西下的港南沙灘看落日餘暉;在三商百貨地下樓吃簡餐喝咖啡;在燈光燦爛的夜晚中牽著手在中正台的商圈流連;到城隍廟對面的新復珍買彼此愛吃的竹塹餅。

 

我們會擠在小機車上面,故意騎僻靜的長長的千甲路繞路回家,然後按下CD隨身聽的Play鍵,Kenny G會用銳利的天份,吹出溫柔的~『Going Home』。

 

青春就像是調酒的攪拌棒,攪動著躁念與心笙盪漾,讓情慾一圈圈一圈圈的擴散漾開。當時我們的世界何其單純,唯一存在的,就是那一份依偎。

 

在她家前數百公尺前的小公園角落停車道別,榕樹垂下長長的氣鬚,路燈從來沒有讓人感到那麼溫柔過。

 

她拿出中正台夜市買的便宜合金對戒,看她那樣子應該是要我馬上表態。我遲疑了1秒戴上後,她問我:『你喜歡嗎?』……喜歡啊,我說。

 

『你愛我嗎?』,……當然囉,我說。

 

『你最愛的是不是我?』,……絕對是呀,我說。

 

她撩起髮絲掛在耳後,剛開始我害羞的像是麻雀啄米般輕觸她的額頭,她的髮香是最後的催情劑,讓我大膽的開始吻她薄薄的雙唇,怦然的心跳劇烈敲打著空氣,我已經忘記到底有沒有在呼吸。

 

後來我離開新竹的時候,她哭著說我都在騙她,其實她錯了,我只有說過一個謊言。

 

-----------------------------------------------

 

3月21日,溫度18度/濕度98%,陰天無雨

 

游過那淺眠之海,上岸後推開泳鏡的瞬間,黑暗宛如世界僅有的色彩般籠罩著睜開的雙眼。把還沒響的鬧鐘關掉然後往一樓廚房走去,一切的動作是如此的熟練俐落,連我太太的打呼聲都無法干擾我。

 

吃完一大碗的白肉酸菜湯泡白飯,這簡直就是祖父輩出門務農時的吃食,也是成長時期我們客家人最常上桌的口味。這幾年嘗試過很多賽前早餐,出門在外大多時候都是到便利商店買幾個冰冷冷的海苔飯糰吞嚥下肚,今天的比賽會場在新竹市的世界博覽館,從自宅30分鐘以內可以到達,出門到外地比賽時有不得不的妥協,家鄉的比賽有近距離的悠閒,加上6點30分才起跑,總算可以坐在餐桌好整以暇的吃早餐。

 

5點整到山下的便利商店和阿昆會合,難得阿昆不小心報名全馬,這一陣子他有放假彼此就會相約一起跑步,他也是我寫的那本跑步的散文書裡,貫穿頭尾、真正的隱性主角。

 

兩台機車奔馳在馬路上,燈影流掠如一朵朵暈黃燦爛的花蕊,今天是春分,安全帽外流轉的空氣變得和緩許多,不再是刺骨冰凍的寒風。紅綠燈時停下時交談幾句,這光景好像學生時代和朋友出遊的氣氛,外面世界的一切是如此的新鮮美好、我們對待時間好像水龍頭的水永遠都用不盡般揮霍無度。

 

氣溫適中、無風無雨,這是最棒的跑步天氣。路上暫時沒什麼車,我享受著這份舒服和安逸。偶爾看著後照鏡裡的自己,眼睛沒有佈滿血絲、已經風霜的臉頰也無浮腫,精神不能說飽滿,但平穩安和則是肯定的。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路跑教室

每位跑者都應該知道的實用小常識。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