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2015新竹城市馬拉松-比賽的醍醐味

灌溉支持

大聯盟 溫演飛 | 2015/04/02

A- A+
感謝芙洛麗大飯店拍攝提供

 

面對市政府再轉回中正路,路過北大教堂以及附近的婚紗店,靠近北門街這邊,以前有幾家歌廳,我爸都會帶我來這裡吃冰淇淋,不過差別是他用眼睛吃台上的歌舞特別秀,而我則用湯匙挖著香蕉船,同時聽著歌手費玉清講些我還聽不懂的黃色笑話。

 

感謝芙洛麗大飯店拍攝提供

 

有一次看完歌舞秀回家前我爸帶我去對面的餐廳吃牛排,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牛排,我依然記得他教我如何使用刀叉切肉送口,問他要吃嗎?他總是搖搖頭說不餓,並說看我吃他就滿足了。這份自己捨不得吃但對小孩完全大方的心情,要一直到我擁有了第一個小孩之後,才終於懂得。

 

東大路接天府路這一大圈繞著空軍基地跑,轟隆隆的飛機引擎聲不時劃破平靜無波的思緒,音浪如朝浪般拍打過來,震撼著耳膜。從天府路轉海濱路,這裡已經是南寮漁港區了,保持幾步的距離跟著一位年輕帥氣的跑者,他的速度很穩定,所以我就不費心一直注意手錶的資訊,終於可以把緊繃的心情放鬆幾許。

 

去年10月中結束單車賽事後開始重新把慢跑接回生活的軌道上,目前對於比賽和自我之間的認識度比較深了一點,即使每一個月一場比賽,但只有挑重點比賽來設定目標,間隔的賽事會刻意選山路馬拉松,和跑友開心的跑步聊天或是獨自放空,對於我都是很美好的生活體驗。

 

這幾年過年回花蓮娘家,回老家的Kaka都會和我約跑,路線大都由我決定,今年大年初二我們跑花46號道,從鳳林鎮的山興派出所起跑,至台11線的東部海岸公路(路口鄰近蕃薯寮遊憩區)為折返點。來回總計約22公里。

 

 

那是個雨後初霽的日子,燦爛的陽光無法消融冬天的寒幕,即使山徑道路仍然潮溼、林蔭之下依舊寒冷,但只要奔跑著,律動的腳底自然而然會把熱意傳達上來,並進而讓僵硬的身軀感到溫暖、讓冰封的心情變得柔軟許多。

 

 

路過初相遇的當地居民劉小姐特地準備了幾塊麵包和水,在自家花園等候我們折返並給我們充當補給品,而回到同時兼具鐵馬驛站的山興派出所,值班員警也讓我們進行盥洗與清潔。純然的熱情讓我們不單補充了熱量水份,更深深地補充到心坎裡,而美麗的相遇,則讓我們的生命充滿若干能量,繼續挺起胸膛面對未來的幾許風雨。

 

設定目標奮鬥,讓我們在跑步路上的目的更有集中性;而像這樣和好朋友一起沒有嚴肅計畫的奔跑,則讓靈魂更有活力。慢跑在生活裡就像餐點一樣,可以擁有各式各樣的變化,並滋潤著我們的生命。

                                        

經過17.5K水站,一回神發現那位年輕跑友的速度開始落後,頓時有點遺憾不能一起堅持下去,只好默默地堅持住自己的配速繼續前行。接下來從省道(台15號)在接61號西濱公路前轉入單車道,放假偶爾會帶家人來這條17公里海岸線單車道運動(比較高的機率是他們騎單車我跑步),這裡比較困擾的問題只有等一下北上時將要面對面碰撞的季風。

 

繞過紅樹林公園奔上彩虹橋,道路下方的溼地努力的在人為堆砌的地物中求取苟全,搖曳的波浪逐漸膨脹蔓延,水筆仔吞吐著那潮汐蘊含的營養,招潮蟹不在退潮時的老地方對人揮手,我逐漸僵硬的雙腿肌肉在木棧板上苟延殘喘著。

 

第25公里在港南運河旁邊,這時突然全身僵硬乏力,大概”撞牆期”終於來臨,真是要命。經過補給站拿出能量包吞下,這次能量包準備了4包,一包出發前使用,計畫15公里後每10公里進入補給站時使用一包。另外到現在除了鹽巴與飲料,完全沒有吃任何東西。這倒也不是刻意如此,而是一路跑來真的沒有想吃東西的念頭。我不知道這樣是否明智?但自問狀況暫時沒有特別的異樣,也完全沒有飢餓的感覺,那就先這樣保持下去吧。


slice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路跑教室

每位跑者都應該知道的實用小常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