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3
作者:西門思

自由或是歧視?NCAA球場以外的戰爭

當NCAA最終四強戰即將在印第安納波里斯(Indianapolis)的魯卡斯石油體育場(Lucas Oil Stadium)如火如荼地開打時,另外一場戰爭卻在一個多禮拜前就已經開始,地...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NCAA最終四強戰即將在印第安納波里斯(Indianapolis)的魯卡斯石油體育場(Lucas Oil Stadium)如火如荼地開打時,另外一場戰爭卻在一個多禮拜前就已經開始,地點就在魯卡斯石油體育場以南不到一英哩,印第安納州州長Mike Pence的辦公室,不同於NCAA四強戰的眾聲嘶吼和熱血沸騰的情緒,那天Pence州長的辦公室裡沒有太過激情的場面,幕僚甚至清空了州長辦公室外等待區裡的記者。根據事後公布的照片,站在Pence州長身邊的,不是臉上塗滿油彩的球迷,而是大約18位穿著正式服裝的男女,除了州議員之外,還有聖芳濟會的僧侶和修女、正統猶太教徒和一些保守派的政策說客。

 

「今天,我簽署了恢復宗教自由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因為我支持每個印第安納州人所屬信仰的宗教自由。」Pence州長在上個星期四透過聲明表示:「美國憲法和印第安納州憲法都肯定了宗教自由,但是今日許多有信仰的人,感覺到他們的宗教自由正受到政府行為的攻擊。」

 

當這項法案自7月1日起生效後,州政府將不能干涉人民的宗教自由,除非涉及重大急迫的利益,且即便如此,也須以限制幅度最小的方式為之。印第安納成為第20個制定此種法案的州,而其藍本大致來自於Bill Clinton總統在1993年所簽署的聯邦恢復宗教自由法。

 

或許這聽起來像是個立意良善的法案,正如Pence州長在聲明中所說的:「超過20年以來,聯邦恢復宗教自由法從未損害我國的反歧視法,而在印第安納州也不會。」

 

但是對許多人來說,這恰好是他們所擔心的,他們認為這是利用宗教自由的名義,將對某些族群的歧視正當化。舉例來說,而因為宗教理由反對同性戀或同性婚姻的店家,也可以拒絕提供服務給同性戀或同性夫妻。

 

儘管印第安納州不是第一個制訂此種法案的州,但是它的情況與其他州或許不太相同。以伊利諾州為例,儘管該州的恢復宗教自由法在1998年生效,但是伊利諾州也在2013年通過了同性婚姻法,保障了同性婚姻的權利。相反地,儘管包括印第安納波理斯在內的幾個城市制訂了反歧視法,特別保障了同性戀的工作權、居住權和教育權等等,但是大部分的城市並沒有這類法規,印第安納州也沒有在州層級制訂類似的法案。

 

這些反對者或許也並不是無的放矢,因為這項法案的主要支持者,正是去年在有關同性婚姻權利的判決上敗訴的保守派,其中共和黨籍的州議員Scott Schneider已經開始宣傳這法案可以讓信奉基督教的店家不要提供婚姻服務給同性戀伴侶,而當Pence州長簽下法案時,站在他身邊的正是去年遊說禁止同性婚姻的幾位說客。

 

 

但是Pence州長卻不這麼認為,當他在星期天接受採訪時,被問到會不會認為簽署這項法案是個錯誤。

 

「當然不會。」Pence州長說:「我簽了這項法案。我們會持續向不了解它的人們解釋,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會透過立法程序詳述這法案真正的意義。」

 

「我支持宗教自由,我支持這項法案。」他說:「但是我們正在與立法者討論,看看是否有方式釐清這項法案的意圖。」

 

Pence州長也回應了包括媒體在內的的批評者。他說:「雖然全國媒體上出現不負責任的標題,但是這法案不是關於歧視。如果它是如此,我早就會否決它。」

 

 

「首先,這法案不是關於歧視。它是關於保護宗教自由,讓人們有透過司法系統解決的途徑。」他說:「但是沒錯,印第安納州人的殷勤態度要讓所有人都在這州受到歡迎。我們在超級盃時如此,在許多活動上也是如此,而且因此帶來了很多生意。我們會持續這樣做。」

 

然而,那些反對者預測的情形真的發生了。一家披薩店以基督教信仰為由,拒絕販賣披薩給同性婚姻典禮,更糟糕的是這家店接到無數咒罵和威脅的電話和訊息,以至於決定暫時歇業。

 

另一方面,超過一萬人聚集在州政府外示威抗議,舊金山市、西雅圖市和康乃狄克州率先宣布禁止公務員到印第安納州出差,蘋果電腦執行長Tim Cook親自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抨擊這法案等於「支持歧視同性戀」,許多科技公司領導人也紛紛跟進。包括禮來製藥在內的九家來自印第安納州的公司高層也發出聯名信,要求Pence州長進一步改革該法案。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