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4
作者:春少

美國隊的新守護者,DeMarcus Cousins

2014年9月。 世界盃男籃賽冠軍戰,美國開賽被塞爾維亞打了個措手不及,以5:12落後,Anthony Davis連吃2犯下場,Cousins替補上場後,美國隊反而找回禁區優勢,...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年9月。

世界盃男籃賽冠軍戰,美國開賽被塞爾維亞打了個措手不及,以5:12落後,Anthony Davis連吃2犯下場,Cousins替補上場後,美國隊反而找回禁區優勢,在一個漂亮的火鍋後,美國隊迅速反超了比分,最後以129:92輕鬆奪冠,Cousins用實質的表現贏得了球迷的尊敬。

 

 

一個烙印的開始。

 

Cousins在小學時曾因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注意力缺乏症)而接受藥物治療,但他因為藥物讓他變得遲緩而把藥停了,高二那年,他在校車上和去看比賽的學校教職員發生肢體衝突,儘管他堅稱是自衛,還是被處以禁賽剩餘賽季的重刑。

 

因為這件事情,Cousins舉家搬到了摩比港,他加入了LeFlore高中校隊,在教練Otis Hughley手下開始接受正規的籃球教育,但「麻煩製造者」的標籤仍然一路跟隨著Cousins。

 

儘管Cousins早已決定不會再惹麻煩,但這個標籤對他的影響有多大,或許我們從他媽媽Monique Cousins的訪談中可以得窺一二。

 

「Cousins的門牙被打斷4次,每次對手的偵查報告總是寫著:對Cousins犯規直到他失去理智,其他還有誰的偵查報告會這樣寫?每場比賽他都被又打又撞又拉,你捫心自問,如果對手整場比賽都這樣故意撞你,你會怎麼做?」

 

於是這變成一個惡性循環,直到Cousins到了肯塔基,這些事情還是一直跟隨著他,一次爭搶時的故意出拐和一次挑釁球迷,都被鏡頭硬生生的記錄下來。

 

 

 

Cousins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是真的那麼冥頑不靈還是總被拿著放大鏡來檢視?我們來聽聽跟他相處兩年的教練Hughley是怎麼說的。

 

「Cousins不是那種頑強的小孩,在球場上他很硬,但下了球場他居然會怕狗耶,不過他不是軟弱的娘娘腔,他是個窩心的小孩,我不了解為何之前他遇過的人居然會不喜歡他。我兒子現在在電視上看到Cousins都會哭著說:我想念他。」

 

另外在2011年底封館期間,Cousins一次在3C賣場閒逛,看到一個小孩在該區東張西望,一問之下原來是家裡窮的小孩買不起,於是Cousins當場二話不說買一台IPOD給他當聖誕禮物。

 

 

 

2010年6月。

 

直到選秀會當天,Cousins都還抱著忐忑的心情,這段時間以來他已經聽過太多質疑他情緒管理的球探報告,儘管他大一就已經屠殺整個大學禁區,per40的成績是誇張的27.6分17.6籃板3.1阻攻,但關於他情緒管理的質疑從來沒有減少過。

 

當Stern在麥迪遜廣場唸出他的名字時,Cousins彷彿從詭異的夢靨中清醒過來,而遠在三千哩之外的沙加緬度,圍坐在主場大螢幕前的數千群眾瞬間爆出滿堂喝采,沙城終於迎來他們的救贖。

 

在選後記者會上,Cousins的幾段發言:

「我來了,我會試著帶領球隊回到Webber和Bibby的年代,而且很希望我們能夠贏得比賽。」

「我有天份,我內心也很堅強,我想要成為最偉大的球員,我不認為其他球員現在有。」

「這感覺很棒,如果球迷支持你,你也必須支持球迷,給他們所想要的。」

 

 

然而,這烙印仍在他身上。

 

Cousins以為自己已經夠成熟,但他忽略了一件事情,他從接受正式籃球訓練以來,總是待在常勝軍,而現在,他要在上季3/4場次是敗場的國王起步。

 

NBA是職業比賽,情報的蒐集更加容易,當別人質疑Cousins情緒管理有問題時,絕對不是用嘴巴問問就算了,而是不斷在場上挑戰他的情緒管理,於是Cousins的新人年就在平均28分鐘的上場時間裡吃下4.1次犯規和12次被罰下場中度過。

 

無法贏球,對於自尊心極高的Cousins來說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提出意見也屢屢被媒體定義為頂撞教練,不為什麼,只因為他是Cousins。

 

到季中一場對雷霆的比賽,落後2分執行最後一擊的國王原本的戰術設定是交給Cousins打進追平分,但負責分球的Donte Greene臨時決定將球傳給當日已攻下30分的Tyreke Evans投三分球,以失敗收場後Cousins的脾氣終於爆發,回休息室和Greene發生肢體衝突,遭到球隊禁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