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1
作者:Ken

當流氓成為隊友 - Matt Barnes

身上刺滿刺青,臉上表情總是如此兇悍,只要一點肢體接觸,甚至一個眼神,響徹雲霄的怒吼聲,伴隨著強烈且誇張的肢體動作便會迎面而來,打架的畫面不會少了他,他總是在爭鬥的最前線,縱使身處板凳,他也會從...

請繼續往下閱讀

身上刺滿刺青,臉上表情總是如此兇悍,只要一點肢體接觸,甚至一個眼神,響徹雲霄的怒吼聲,伴隨著強烈且誇張的肢體動作便會迎面而來,打架的畫面不會少了他,他總是在爭鬥的最前線,縱使身處板凳,他也會從板凳跳起來,飛奔到球場上加入戰局,6呎7吋的他,不如NBA場上的7呎中鋒高大壯碩,但面對他們的肢體動作,他一點也不畏懼,還會加倍奉還。骯髒、火爆、彪悍,Matt Barnes就是這樣的一名球員。

「當他還在湖人的時候,我恨死他了!沒錯,我說的正是恨(Hate)。」 -DeAndre Jordan

只要上Google,搜尋Barnes的名字,你可以找到一堆球場上打架的畫面,還有滿滿的批評,在NBA對於他的抱怨和不滿充斥著新聞版面,而他也不喜歡任何人,在球場上,他的犯規總是非常兇狠,遊走在惡意犯規之間,或者你也可以說那些就是惡意犯規,他會去挑釁對手,挑戰對手的中鋒球員,儘管他身材不如人。面對明星球員,他更不會手軟,在球場上Barnes就是一名兇狠的流氓。

Barnes不是個討人喜歡的球員,但他卻非常受到隊友的歡迎,在這個世界上,或許只剩下他的親友以及同隊的隊友和粉絲喜歡他,其餘的人可能都討厭他。Chris Paul一直都不喜歡他,直到有天Barnes成為了他的隊友,他才發現事情有了變化,以往在對手陣營中看著Barnes的動作,總是看不慣這傢伙的動作和手段,但當他成為隊友的時候,才會發現他打球是多麼的認真,而他又有多麼的無私。

每當Blake Griffin或者Jordan惹上什麼爭端的時候,Barnes是第一個衝上的前去幫忙的球員。2013年,Ibaka和Griffin在一次衝搶籃板的過程中,糾纏在一塊,Ibaka用力推了Griffin,一旁的Barnes看見之後,立馬衝了上去也推了Ibaka一下。衝突在隊友的勸阻之下,沒有進一步擴大,但Barnes和Ibaka雙雙被判離出場,快艇也憑藉著這次的得利吹判,拿下了該場比賽。

賽後Barnes這麼說道:「他可能覺得他是地球上最強悍的人,但我才不管。我們可以直接在球場上打一場,或者賽後約出來單挑,我才不在乎這些,但他不能這樣繼續推Blake,或是架住他的手肘。」

做為一個得利者,快艇的隊友不得不愛上Barnes這樣的個性。J.J. Redick在2010年待在奧蘭多魔術時,也曾和Barnes待在同一支球隊,而在談到誰是他最喜歡的隊友時,J.J.的答案正是Matt Barnes,他甚至這麼說:「我敢打賭,只要你去問那些曾經跟他同隊的球員,他們也會給出相同的答案。」

「我相信我的隊友,就像家人一樣信任他們。」 - Matt Barnes

Matt Barnes這樣的個性來自於他兒時的經歷,他的父親Henry在白天是一名肉販,但在其餘的時間,他也從事於非法的毒品交易,做為家中最年長的小孩,Barnes被交待要好好照顧他的弟弟妹妹,如果有任何一個人被欺負,Barnes必去「好好關照」對方,如果不這麼做,免不了父親的一陣毒打。

Barnes還記得,小時候跟父親上二手市場時,總是看著父親在那裏和各種不同的人打架,有時對方只是稍微碰撞到Henry,有時候更只是一些沒什麼的爭吵,但他的父親總會狠狠和對方打上一架。

「他總是會帶著槍和刀在車上,但大部分只是打架而已,當時,我認為他真的是個大壞蛋。」就算到了現在,Barnes父子的感情仍有些複雜,直到2007年,Barnes的母親過世時,他們倆人才第一次擁抱。

「所以我很早就學到,你不得不去戰鬥。」Barnes的天生鬥性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為了保護家人,同時也是保護自己。

對於隊友,Barnes把他們看成家人,那麼對於自己呢?他是一個天生的戰鬥者,他知道自己必須持續增強自己,否則他不只無法在NBA生存,更沒有辦法在社會當中生存,Barnes要保護他的隊友、家人、還有他自己。因此,對於自己的鍛鍊,Barnes總是永遠不停歇。

在今年賽季,為了讓自己的身體更加輕盈,他選擇減重,讓自己的能夠更快速的空手切入,有更好的彈跳足以進攻籃框,而Barnes也更進一步和Doc Rivers討論自己在球隊上的角色,他知道球隊需要他在底角砍三分球,於是他開始強化他的外線能力,37.2%的三分球命中率與更靈敏的身體,讓他今年在進攻端更具有威脅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