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歷史上的今天 — 美國職業棒球史上最長一役

灌溉支持

特約名家 西門思 | 2015/04/18

A- A+

 

1981年4月18日對於Dennis Cregg來說,原本是個再平常不過的日子。他之前在一家屋頂維修公司工作,但是在七年前參加了一次棒球裁判營,從此走上裁判這條路。隔年Cregg結了婚,當上卡羅萊納聯盟(Carolina League)的裁判,後來在東部聯盟(Eastern League)執法了兩年,接著來到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League),那是許多3A球隊所屬的聯盟,但是在休賽期,Cregg依然是位建築承包商。

 

那一天白天,Cregg在家裡打包,準備從原本住的三樓公寓,搬到附近的一棟小屋。當天色漸暗時,他帶著裝備開車來到Pawtucket的McCoy球場,準備進行當天的執法任務。Cregg還帶了一個夥伴,那是他12歲的姪子David,因為Dennis是當天比賽的主審,所以他把David安置在一個他轉頭就可以看到的座位。

 

當天的比賽由主場的Pawtcuket紅襪隊出戰Rochester紅翼隊,前者是波士頓紅襪隊所屬的3A球隊,而後者則是巴爾的摩金鶯隊所屬的3A球隊。球季才剛開打一個禮拜左右,這場比賽其實沒什麼重要性,但是仍有1,740位球迷入場觀戰。

 

許多人都記得那天的天氣特別冷,而座落在沼澤上頭的球場更是讓情況變得更糟。紅襪隊的二壘手Marty Barrett說:「我永遠不會忘記有多冷,還有風吹得多強烈—直直對著你吹來。你一到那裡就可以感覺到。我們都希望那一晚可以過的快一些。」

 

紅翼隊的捕手Dave Huppert說,他覺得只有華氏30度出頭(接近攝氏0度),刺骨的寒風不斷吹來,但是他迫不及待想要上場,因為他在一週前的開幕戰扭傷了膝蓋,這是他在新球季的第一場比賽。

 

 

因為右外野的照明燈故障,讓那天的比賽延遲了近半小時才開始,但是對於19歲在羅德島學院就讀的Gary Levin來說正好,他因為參加在伯母家進行的踰越節晚餐(Passover Seder)被延遲了一會兒,當他和女朋友拿著季票走進包廂座位時,比賽才正要開始,那時候已經是晚上8點25分了。

 

兩隊在前六局比賽都沒有得分,紅翼隊打破僵局,先馳得點得到1分。九局下半一人出局時,紅襪隊的Chico Walker大棒一揮,是一支打到中外野全壘打牆的二壘安打,他靠著紅翼隊投手Larry Jones的暴投和隊友指定打擊Russ Laribee的高飛犧牲打跑回本壘,追平了比數。

 

但是紅襪隊後繼無力,隨著一壘手Mike Ongarato被三振出局,比賽於是進入了延長賽。

 

這一延長,記分板上就多掛了十幾個零。或許真是因為酷寒的天氣影響,兩隊的進攻都一籌莫展,眼看球賽就要這樣無止盡地打下去……

 

根據國際聯盟的規則,比賽最晚只能打到凌晨12點50分,紅襪隊制服組就拿著這條規則去找裁判長Jack Lietz,要求暫停比賽,但巧合的是當天Lietz手中的規則本裡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這條(有人說是影印的問題),經過場上三位裁判討論之後,他們決定維持原判,也就是比賽繼續進行。

 

「這場比賽早該可以暫停一千次,因為兩個字:常識。」紅襪隊教練Joe Morgan生氣地說:「我一生從沒看過這麼固執的人。我想這些裁判忘記什麼是常識了。」

 

紅襪隊制服組於是打電話給聯盟總裁Harold Cooper。但是Cooper在俄亥俄州的家中電話沒人接,於是比賽就這樣一直打下去。

 

21局上半,紅翼隊靠著捕手Huppert的一支二壘安打打回一分,取得2比1領先。但是到了21局下半,紅襪隊隨即靠著Wade Boggs的二壘安打送回Dave Koza再度追平比數。

 

「很多人說:『耶,我們追平了,我們追平了。』」Boggs說:「然後他們又說:『喔不,你做了什麼好事?我們本來可以回家的。』」

 

「當我在第21局打平比數時,我不知道那些傢伙是想要擁抱我還是揍我。」Boggs說:「但是身為熱愛競爭的運動員,我們的確想要贏得比賽。」

 

但是兩隊還沒那麼快分出勝負。Boggs說:「後來,我們又打了三個小時。」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1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8 MLB 季後賽熱戰專題

10強出列,捉對廝殺,脫離分區惡戰,取得挑戰世界大賽的資格,這些強權為何而戰?又仰賴什麼武器而戰?運動視界季後賽專題陪你看2018 MLB季後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