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8

【逐夢踏實】光復中學與廖教練的籃球夢

有許多故事之所以被流傳,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命運、有時候是緣分。 如果沒有『』『』、就不會有今天的『』『』是很常見的照樣造句,而很多故事的緣分就是從這句話開始的。 今天,想講一個這樣的故事。...

作者:Henry D.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許多故事之所以被流傳,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命運、有時候是緣分。

如果沒有『』『』、就不會有今天的『』『』是很常見的照樣造句,而很多故事的緣分就是從這句話開始的。

今天,想講一個這樣的故事。

大約一年前,台南市新榮高中的田本玉教練離開了帶了超過十個年頭的籃球隊,來到了離家近的高苑工商,總教練的位置於是由原本的助理教練廖浚暉老師擔任。不過擔任代理總教練的職位不到一年,廖浚暉老師因學校以「實習老師不得兼任其他職務」為由(詳情可參考這篇)解除總教練職務,不得不轉為「球隊隨行人員」,間接造成了103學年度的HBL出現了總教練被晾在一旁,球員圍在觀眾席聽指令的荒謬場面。

當然,最終爭氣的新榮高中球員們克服了陣前換帥的不適、預賽複賽的苦戰,於103學年度HBL拿下了第三名,為自己的高中生涯畫下一個或許不完美、但卻未必遺憾的句點。

畢竟勝負是一時的,從中學到的精神卻是一輩子忘不了的。或許我早已忘了四強賽的比數,但我會記得杜思汗在籃框下扶著斷掉的手時,那不甘心與努力忘卻疼痛的淚水。新榮與高苑在十二強賽的殊死戰中獲勝時,球員一個個擁抱對手球隊田本玉教練時,新榮的球員贏了球卻哭得唏哩嘩啦,那是充滿著感激與不捨的淚水;而田本玉教練擁抱球員時,那個力道我相信不會比擁抱自己的小孩更少。

我非常喜歡新榮高中,但是結束了。在田本玉教練離開新榮、HBL最終名次出爐後,一個屬於田教練的傳奇、一個南部傳統籃球強權,正面臨著史無前例的大考驗,一切的一切都將重新來過。

有的時候,未來比你想像得還要快。

今天早上,因為夢踐美國 Summer Spotlight Tour舉辦的場地剛好位於我家附近,想說感受一下HBL延續下來的熱血,無聊的早上去殺殺時間也好。於是我踏進了萬興國小體育館的四樓,找個視野好的位置坐下,開始跟同行的朋友講些垃圾話。

我們到的時候剛好是前一場比賽的第四節末段,大概15分鐘左右就結束了,接著就是很平常的流程:下一場比賽的球隊進場練習、然後教練集合球員、然後開始比賽。

后綜高中的球員比較早到,是個甲組還算熟悉的球隊,球員席也在比較遠的地方就沒有很專心在看了。接著在我們前方新竹市復興中學的教練先到了,嗯,有點眼熟但是叫不出名字的教練。我當作是想多了,就繼續放空看球員練球。這時候一群熟悉的藍色身影從我眼前閃過,新榮高中...不對阿,現在這場比賽的另一支球隊應該是光復中學不是嗎?就在我疑惑的時候,我看到了球員們背後大大的「新竹市」三個字,啊,原來是巧合啊,都穿藍色球衣罷了。

球衣的事情當下我就沒有多想了,倒是眼熟的教練訓誡球員的方式、戰術的素養與臨場反應,都不像是一個乙組球隊的教練(或者應該說,照這個教練帶球員的方式以及展現出的企圖心,球隊不太可能只在乙組徘徊)。

誠如我開頭說的,巧合。我當下抱著一種「GOOGLE看看好了,說不定會找到甚麼有趣的東西」的心態查了這所學校的籃球隊,發現了一個令人吃驚的事實。

他,站在我前方的這個教練,就是去年被韓光雲教練取代的─新榮高中的前代理總教練廖浚暉老師

我想,這是緣分也是命運。懷才不遇的廖教練,因緣際會下來到了新竹的這間以甲組為目標奮鬥的球隊,雖然我不知道與新榮相同的藍色球衣是湊巧還是傳承,但今天在比賽場上,我看到的是另外一批為了夢想、為了榮譽奮戰的球員,而廖教練叮嚀球員的每個字、每次喊戰術時的語氣,都不禁讓人想起那個曾經贏球也哭、輸球也哭的田教練,那是對於生命當中重要事物的熱愛、以及將之傳承下去的熱情。

田教練以前待過的新榮也好、現在執教的高苑也好;廖教練正帶領著的光復也罷,雖然每個人的夢想不盡相同,但是往夢想前進的路卻只有一條:執著

我想對田教練以及廖教練說的是:「GOOD JOB!」

在哪裏實現的夢想,不都是夢想嗎!

如果有天你們在路上遇到了廖教練或是光復中學的球員,記得不吝嗇地說聲加油,或是給他們個微笑─他們正勇敢地朝夢想邁進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