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巨蛋疏散議題,真那麼重要?

「布魯斯,請你幫個忙,救救我們好嗎?」守門員布魯斯‧格拉貝拿忘不了那一天下午在他身後的各種聲音:女性的尖叫、嘶吼、各種猙獰的面目,身後球迷通常只跟他(格拉貝拿搞怪又風趣)起舞、笑聲或者叫囂,球賽前...

請繼續往下閱讀

Koah Lou

第一個例子叫人禍,不管你的疏散措施作的多好,發生了就是完蛋了
第二個例子則更證明了市府這次用的模擬軟體有多無理
但是,我也希望那二棟大樓能拆掉,也應該拆掉
而由第二個例子更能知道,預防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建材耐火度不夠,巨蛋就不該給營業
只要建材耐震度不夠,巨蛋就不該給營業
只要滅火設施不足,級數不夠,巨蛋就不該給營業
再說吧,營運規則是市府可以定可以改的吧?
那就定一個全區(樂園+巨蛋+辦公大樓)同時存在人數不得超過8萬人
而且以巨蛋為主
8萬人就算是市府用的那個也能過關了吧

TOKKA 苦樂部

說的好,就是人禍

現在就是有些人認為,這樣的容積使用,還是符合比例原則,不會有問題,雖然力場已經明顯,但還是把幾個例子舉出來,意在說明,變更設計、園區卡滿建築、附近擁擠商業區,巨蛋裡頭不必出亂子,只要人群開始四竄(不需要意外,撿錢也可以讓大家四竄吧~看看外灘),先前硬擠出來的商業空間,都會成為殺人的障礙物

這就不是鍵盤超渡可以善了的,與其事後咎責,事先抓好準則最重要。其實也只有第二個是避免不了的,人們的口水很容易往避免不了的去爭論,我們能預防的是要求施工單位,預防本文講到的剩下狀況。


布魯斯,請你幫個忙,救救我們好嗎?」守門員布魯斯‧格拉貝拿忘不了那一天下午在他身後的各種聲音:女性的尖叫、嘶吼、各種猙獰的面目,身後球迷通常只跟他(格拉貝拿搞怪又風趣)起舞、笑聲或者叫囂,球賽前卻完全不是這樣子。
 

以往提到興建巨蛋球場,正反派老置喙於「成本/回收」、「地點位置」兩要素,從媒體上的交火,目前北市政府似乎以「涉及不法」、「施工不當」(安全檢驗)當做要求施工單位改善的重點,這幾年來弊端、爭端不少,有些人看膩了,也有些人執行他們的正義到底,本文從最近大巨蛋的「疏散安全議題」帶到幾次經典的足球場公安事件。[[文: Ginola]]

 

希爾斯堡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

 

世界足球歷史上最有名的球場公安事件,儘管不是死最多人的一次,因為它發生在全球矚目的賽事中,不僅讓利物浦隊球迷永難忘懷,甚至影響了球隊之後的命運:1989年4月15日英格蘭足總盃準決賽, 80年代全歐洲最頂尖的利物浦隊決戰同期豪門-諾丁漢森林,比賽由BBC對全英國/世界 轉播,超級戲碼當然吸引爆滿觀眾;因查驗門票的的安檢人數過少,又怕球迷來不及進場看比賽,與其延後開球時間(這件事之後,足球界才這麼做)警方乾脆把另一邊的出口區閘門全開了,水管粗一點、流的水才會多呀!露天看台快速且大量球迷湧進,等入口/出口區的大家彼此發現人多到「炸開來」之時,悲劇已經無法避免。


(人潮/動線為紅色處,藍色是進場的人該走的路線,而且有閘門、不是大門全開)

那一區看台架設鐵絲網(防止80年代興起的滋事足球流氓),已經超量的球迷擠在看台,導致人擠人無法動彈,後方又源源不絕地有人進來,於是相互踩踏,騷動真正被意識時,沒多久就迫使球賽停止,那一區則成為煉獄,幸運的人還能負傷逃出看台,多數人是遭致人群擠壓、呼吸困難,有些人當場就直接被踩死,大量傷亡幾分鐘內就形成。

警方一如全世界的警察-推卸責任給(該區)利物浦球迷,聲稱太多人沒有買票卻溜進場,事後調查報告則顯示,警方撒謊。「球迷自行撬開門進場、導致不可收拾」是警局捏造的錯誤謠言,事實是警方「便宜行事」沒控管好、把出口區的門(C)開了,造成超過速率的球迷湧入,當天希爾斯堡球場造成94人死亡、700多人受傷,最後一共96人喪命震撼全世界
 



大家都知道,不需超過「安全容納人數」才會出公安問題,小地方人數暴增到無法正常疏散,傷亡就可能很慘重,看看2014年跨年夜上海外灘廣場踩踏事件,沒幾下子就奪走36條人命



火燒閱兵谷球場(1985)

 

每一年4月,足球界總談到希爾斯堡慘劇,相較下Valley Parade(閱兵谷)球場發生大火的事件歷來知名度一直太低,在2015的今年將屆滿30週年,因為大巨蛋的疏散議題,總算有新聞提出來
 


火場逃生的黃金時間有多久?大概只有三分鐘,有人會想,在開放空間的球場發生小火災,應該不止三分鐘了吧?從這次火災會發現,真的也只有三分鐘,因為Valley Parade球場的火災,從局部的燃燒變成燒垮看台的一把大火、並且迅速延燒,縱使發生在非室內的一般足球場,而且當天球場也只湧進1萬1000多人(只約場地的1/3容量),瞬間竟也導致56人死亡,Bradford City慶祝升級到英格蘭二級聯賽的喜悅,變成了悲劇收場。

幾次球場公安意外,都還是露天的場地,遇到下沉型設計的大巨蛋室內場地,當然需要更謹慎的評估。

當時球場失火被認為是菸蒂未熄滅而起,加上該球場是經典的木造屋頂(當時已80年歷史),本來就要改建、因應升級後符合更高規格的安檢規定,當年倖存者Martin Fletcher最近出書指證那可能是人為縱火引起,時任俱樂部主席的資產曾多次失火。如影片那般,當年火勢迅速蔓延,幸運地Martin在那場火中倖存,因為他的弟弟、父親、叔叔、爺爺全數喪命於火場,離開家門看球後只有他一個活著回家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