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小羽教練的小鳥哲學(下)──專訪台灣啦啦隊總會會長黃羽淳

灌溉支持

大聯盟 安娜羊 | 2015/05/09 | 人氣 466

A- A+

再度第一

  身為黃家的二女兒,小羽老師上有長姊,還有一個弟弟與么妹,出生在高雄書法大家的門下,父親黃欽明,人稱拜石大師,是高雄文化局名列的重要藝術家之一。因為爸爸媽媽都喜歡畫畫,藝文氣息濃厚,遺傳優良的小羽老師說:「沒有坐下來讓爸爸親自教學,但是在旁看久了,我們字都寫得不難看。」在設計隊形和說明金字塔時,她還會創作有趣的圖能讓隊員們即刻懂。

  而關於好動因子,說到特別活潑她不否認:「我們全家人真的只有我比較好動」,端倪從家族影片就看到,「唱生日快樂歌,爸爸拿攝影機照我們,只有我一直跳來跳去跳來跳去。」拜石大師倒是十分沉穩,從沒喝止過二女兒「停下來」。

  從小就喜歡運動與跳舞,蹦蹦跳跳地長大,如願成為了舞者,還當上出國比賽的啦啦隊選手,投入創會不遺餘力,直到那年,在2005世界盃的前夕,真正是她離開選手身分的轉捩點。

  「那年其實,我一樣可以選擇我要比哪一組,」和後輩海苔一樣,小羽老師在啦啦隊的賽場上,三種組別都參加過──啦啦舞、全女子組與男女混合大組──是台灣唯二有此經歷的選手。「但協會大家的意思,希望我能成為代表隊教練。」她形容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人壓著你的肩膀,要你坐下來。

  但是這麼巧,回過頭數來小羽老師的啦啦隊生涯十八年,她成為世界盃教練的這一年,正好切分在正中間。

  結果雖令人振奮,在2001與2003連拿兩年銀牌的台灣隊,2005打敗了日本隊,拿回台灣競技啦啦隊的第一面金牌。但,「之後就都是教練了。」小羽老師難掩失落的感覺,當時的她沒有想到,五年後,她竟可以重返舞台。

  每年年底,由啦啦隊協會主辦的協會盃全國賽,參賽組別自幼稚園表演組到大專以上社會隊,不以學校為單位,皆可報名參加。2010年,同樣在冷颼颼的文化大學熱烈舉行的全國賽,觀眾尚無心理準備,當司儀叫號,啦啦舞蹈公開組的「Princess」一出場,小羽老師竟就在隊伍前列,雲朵爆炸般出場,清亮的笑容大家都熟悉(研習營上總是在台上帶操帶舞的小羽老師),甩頭甩得極到位。席上好多人都驚訝地手指著她,「是小羽老師!」。

  這是公主啦啦隊,2006年,小羽老師創立的第二個社會隊(第一個是F&B),隊員全數是女生,舞風從啦啦彩球、韻律、爵士都跳,每位都是底子深厚的舞姬。久未登場,一鳴驚人,「Princess」拿下啦啦舞蹈公開組冠軍,也是小羽老師最近也是最後一次的選手經驗,但未來,充滿可能。

 

Princess公主啦啦隊-準備中

 

就愛相挺

  問她最喜歡啦啦隊的什麼,她毫不猶豫說出一串句子:「喊舞跳翻疊拋!」一口氣把啦啦隊主要元素都包含在內,缺一不可。她認為啦啦隊就是要「超級會加油」,雖然大家已經習慣朝精進競技技巧邁進,有的賽事會省略「口號」或「舞蹈」所佔的時間與分數,但她堅持,啦啦隊之所以是啦啦隊(而非體操或舞蹈),就是因為這些元素都在了。

  問到最傷心的事,我們忍不住回想起近年來,台灣普遍不支持啦啦隊的風氣,可能來自幾則啦啦隊意外的新聞。三年前,中國科大校園的系際啦啦隊訓練,一位女大生因練習意外受傷致死,當時小羽老師以專家身分接受記者訪問,提到這項每個大學都有的啦啦隊活動,通常在兩個月內必須速成,初學的大學生便要操作高難度的競技技巧,無法紮實地建立基礎與安全觀念,是值得反省之處。

  在小羽老師陸續取得的IFC國際啦啦隊證照裡,她認真地從Class1到Class2,緊接著考取了Judge──「裁判」,她覺得尤以Judge這張證照對她意義重大,因為它代表啦啦隊要「貫徹創造一個能百分之百成功的流程」,小羽老師又強調了一遍:「我很認真要求一定要所有的事情以安全為主」。

  曾經,小羽老師也因為邀約不斷,在教練工作的全盛期,一口氣帶了四隊大專生,「一場大專盃我必須跑四個地方,」以啦啦隊為主業的她說,收入的確比較穩定,但也把自己逼得很緊、很累,「小手教練(好友)當時提醒我:專心一個隊沒關係。所以我慢慢放掉隊伍,最後現在剩一間『高海科大』。」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安娜羊

來自東海大學獵人競技啦啦隊。曾為四年大專乙組競技啦啦隊員,現為Club Team Luce團員。固定觀賽,不固定隊練。東華大學創作碩士。曾於臺灣師範大學擔任體育研究助理,現為自由創作者。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