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5/10

母親節快樂!NBA 球員與他們的媽媽

母親節快樂!NBA 球員與他們的媽媽 人們常說棒球是父與子的運動,那麼籃球,在 NBA 可以說是母與子間的羈絆。 NBA 有近八成是黑人球員,然而在美國,黑人的社經地位低、經濟環境...

作者:阿怪

Korver 的父母都是大學籃球員出身,雖然僅是 NCAA 第三級的中央大學。

隨著 Korver 進入聯盟,身為觀眾的 Laine 不會在場邊聲嘶力竭,她總是靜靜的為兒子加油,當去年 Korver 在菲利普球館的三分線上投 10 中 9 時,身為母親的 Laine 說:「我知道他會投進那球。」她對兒子充滿信心,而 Korver 也不讓母親失望,然而 Laine 還是會對兒子的表現感到緊張。「比賽時我會變得很緊張,都開始胃痛了,但其實我根本幫不上啥忙。(Korver)他已經是個丈夫、父親、職業球員了,身為母親,我們拉拔孩子長大,然後放手讓他們飛翔,我們並非是場上的球員。」然而這就是天下父母心吧,即便 Korver 已經是 34 歲的老將了,但他的每一次出手,仍然場邊都一直有位為其祈禱的母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血液傳承

而洛杉磯快艇王牌防守中鋒 DeAndre Jordan 則是繼承母親的血液,身高 6 呎 2 吋的 Kimberly Jordan-Williams 當年在奧斯丁念大學時,就是個火鍋好手。她在那結識了 Jordan 的父親:Hyland Jordan,然後他們有了四個兒子,不過不久後他們就分手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Kimberly 搬回休士頓的鄉下與父母同住,在牙醫診所擔任櫃臺工作的她,得搭朋友便車前去上班。貧窮的她,無法負擔四個兒子的運動花費,她只得選擇看來最有天分的兒子 Cory,讓他去打棒球。

「有人跟我說,DeAndre 會變得很強的,」Kimberly 說:「我跟他們講:『才不會呢!』他當時真的打得很糟。」

不過 Jordan 在高一升高二的暑假,他急速抽高,6 呎 2 吋的媽媽已然快搆不著兒子了。忽然間 Jordan 成為充滿潛力的籃球瑰寶,眾多球探爭相探訪,逼得 Jordan 得躲藏起來。當 Jordan 高三時,Kimberly 毅然決然辭去工作,全力協助兒子,雖然可能會因此破產,但 Kimberly 不讓掮客賭棍來騷擾兒子。

Jordan 後來就讀的德州農工大學,距離家裡有 90 分鐘車程,她買了輛二手車,開始接送起 Jordan。「我們的第一輛車是二手的短劍(Cutlass Supreme),沒有空調,孩子們吵著前座的位置,我想到了解決方法,我的錢包坐在前座,他們給我乖乖的坐後面。」Kimberly 回想起當年。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當 2008 年的選秀會上,母子兩人在麥迪遜廣場花園坐等選秀結果,Kimberly 可以感覺到兒子緊張到膝蓋不停發抖,直到快艇在第 35 順位終於選中了 Jordan。「順位不代表什麼。」Kimberly 如此告訴兒子。七年後,Jordan 成為籃板王,也是聯盟最佳的防守者之一,而 Kimberly 家中出現了嶄新的銀色法拉利與黑色北極星三輪跑車,Jordan 還為媽媽添購了新宅,然而 Kimberly 仍隨著 Jordan 到處比賽,Jordan 左小腿內側有個刺青,刺著媽媽的臉以及他們的老房子。「在我們那,很多人都沒有父親,我的媽媽,就是所有的一切。」Jordan 說。

季後賽首輪,快艇與馬刺的第一戰前,Kimberly 正傳簡訊給 Jordan,告訴他要更拼、更有侵略性,Kimberly 並沒有穿著兒子的 6 球衣。「我嘴巴很壞的,」她解釋道:「而如果有人講到我兒子的壞話,我想場面不會太好看...」

當快艇於第七戰擊敗馬刺,晉級第二輪的當下,Jordan 站在計分台上,尋找著媽媽的座位,他舉起右手,好似對著媽媽致意。這是他的母親節禮物。

 

母代父職


Photo: Greg Nelson/SI

然而就在 Jordan 的快艇勝出的同時,在 Staples Center 中,Kimberly 的座位區對面,也坐著一位媽媽,不過並非是主場的球迷,她是聖安東尼奧馬刺新希望 Kawhi Leonard 的媽媽:Kim Robertson。

自己兒子是去年六月的 FMVP,更剛剛獲選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如無意外,在七月會簽上一張超級大合約,這絕對是 Kim 最棒的母親節禮物。

然而 Kim 並不這麼想。「是那些卡片,對我而言,那些卡片遠比金錢還重要。」Leonard 總是沈默木訥,然而如同他用行動展現他對於球賽的熱情,這位 23 歲的未來之星,雖然不用言語表達,但他在卡片上寫下:「感謝您一直以來總是陪伴著我,媽... 我很幸運成為您的兒子,媽... 我十分感謝您。」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