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荒謬人生劇場-2015台灣馬拉松

灌溉支持

大聯盟 溫演飛 | 2015/05/14

A- A+
感謝林文平先生拍攝提供

 

雙腿如剪刀,努力張開想要俐落的剪去一吋一吋的距離,但其實只有欲振乏力的慵懶,讓我半推半就的往西方奔跑而去,並在火熱的天光中跌跌撞撞地撲入一團一團尚處於溫柔狀態的新竹的春天微風懷抱裡。

 

跑在凌空的高架橋上,從這個角度望向四周,視線越過偌大的頭前溪兩岸,對面低伏的山稜上,潔白的桐花樹宛如一顆一顆雪亮的寶石斑斑點點散佈在蒼綠如樹林的幔巾之上。

 

低頭看著市鎮裡的街景,大部分的道路都已經隨著時光流逝而變動,可我依稀仍能辨識出,那些曾經和認識的女孩們共渡青春的方向。可惜沒人提醒我,青春就像是一支繽紛美味的冰淇淋,若不把握時機品嚐,它很快即將融化,化成一攤食之無味的糖水。

 

------------------------------------------------------

 

5月3日,24度,9點以後29~30度

 

吃完一大碗的蔬菜湯飯,跨上摩托車溜出山坡上彼時仍然被如煙霧般的靜謐所籠罩的社區,而這幾個月來常出沒在後方樹林中的黑冠麻鷺正用低沈縹渺的『嗚嗚嗚』叫聲,為這黑夜的幽靜吟唱出立體感。

 

老同學志宏堅持賽前相見,只好委屈夜間視力不佳的他在路燈下等候,把機車停好的同時,另一位學弟也抵達,有趣的是,只有5分鐘的差距,我和這位學弟兼鄰居先後從相距數十公尺的社區住家出發而渾然不知。

 

心事重重的我告別了參加半馬的他倆之後,直接往起點移動。以為會很擁擠的賽道其實不然,除了最前面幾排,大概就是你愛站哪邊就站哪邊的程度。參賽人數沒有多到爆炸,全馬、半馬分時起跑讓賽道更顯得清爽無比。站定位的當下,距離開跑只剩下10分鐘了,周遭的跑友三三兩兩的嬉笑閒聊,我則呆呆的看著流雲越積越多,在主持人鄒雙喜上校的詼諧的倒數聲中,槍聲響起。

 

感謝"新竹縣ing"粉絲專頁拍攝提供

 

所有的比賽心情都一樣吧,起跑前雖然不敢大肆宣揚,但其實內心總是滿溢的自信,真覺得自己應該站在最前面第一排的中央,和非洲來的世界級跑者一較高下。

 

起跑後前5公里邁出缺乏鍛鍊的雙腿時,頓時從天堂的幻想跌入平凡的人間,不過仍然覺得也許有希望能夠一舉大大的超越自己的PB(Personal Best個人最佳記錄)。

 

等到跑到第21公里半馬的距離之後,疲憊的雙腿宛如深陷泥沼般沈重的難以舉起,而不規則的喘息聲則好像肺部破了一個大洞般粗魯又無力。

 

好不容易拖拖拉拉的撐到42公里,那剩下的2百公尺整個人又瞬間復活了,不在乎抽筋後果的衝刺、滿腦子都是即將點燃引信的火藥。

 

等經歷過終點瞬間的一片空白之後,理智會鄭重的、煞有其事的告誡自己,下次要好好準備喔,情緒則會像是假裝認錯的小孩般頭低低的不說話。

 

一開跑就遇到了跑友蛙哥,清早的光明六路是如此的寬敞清閒,過幾公里一位跑友跟著,閒談之下才知是大陸北京來的跑友,今天的比賽光看名稱冠上”台灣”就大略知道舉辦格局的企圖心。話說回來,只要是優質的比賽,我相信都會吸引全世界有興趣的跑友來到台灣一探究竟。

 

軌道上的高鐵列車正全力加速中,賽道從光明六路東二段盡頭接上120縣道(東興路),此路段沿著頭前溪上游方向前進,所以路程是緩緩的上坡,直到接上台3線繞過油羅溪橋經過橫山火車站為止才轉變為緩緩的下坡,而在竹東端接上68快速道路往竹北時,則要注意陽光曝曬的挑戰。

 

抵達11公里多竹林大橋端之時,瞥見村長邱叔領著鄉親們為選手加油喝采,我和邱叔擊掌而過,同時社區的郭阿姨也大聲的喊著我的名字,而她身邊的阿姨們則有點莫名其妙她的熱情,而我爸爸則在大橋被管制檔下的車潮中看著我奔馳離開。

 

跑友王乃賢大哥追上來,本來我想放掉維持的速度,因為過12公里後覺得今天狀況沒想像中的好,前天做家事時不小心拉到右腿骼脛束,即使只有極輕微的異狀,但這兩天也戰戰兢兢的深怕該部位加重惡化。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18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路跑教室

每位跑者都應該知道的實用小常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