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5/18

誰是比余德龍守過更多位置的中職工具人?

現在在中華職棒,說起「工具人」這三個字,最容易被提起的應該是Lamigo桃猿的余德龍。余德龍除了不會蹲捕,能投擅守的他幾乎能防守場上所有的位置,是桃猿隊總教練洪一中調度上的活棋。 中華職棒成立至...

作者:陳穎

彭恰恰

興農大概是從收集的新聞中
最會記仇的球隊 ....

陳穎

??

陳穎

噗友Αίολος5566的補充:

關於大帝士在一場比賽守備過九個位置的事情以前忘了哪一份報紙上有寫過。剛剛 google 了一下,找到下面這個 FB 的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Dia..

連結是紅魔鬼隊(西語: Diablos Rojos del México,英語: Mexico City Red Devils)的官方FB在之前發問說誰知道隊史上有哪三個球員達成過此成就,然後那則FB是解答

NATANAEL ALVARADO, en México el 16 de Julio de 1981 contra Poza Rica.
BERNARDO TATIS, en México el 31 de Julio de 1994 contra Campeche.
MIGUEL OJEDA, en México el 21 de Julio de 2002 contra Puebla.
大帝士是隊史第二個。

http://www.plurk.com/p/kyyb2i

感謝他的補充!

現在在中華職棒,說起「工具人」這三個字,最容易被提起的應該是Lamigo桃猿的余德龍。余德龍除了不會蹲捕,能投擅守的他幾乎能防守場上所有的位置,是桃猿隊總教練洪一中調度上的活棋。

中華職棒成立至今,一名球員最多僅曾守過場上八個位置,還沒有出現九個守備位置都有守過的球員,不過,這些守過八個位置的球員,並不包括余德龍。原因在於,余德龍至今還沒有守過二壘,雖然他自己沒守過二壘的原因是:「二壘太近我不會傳」,但以游擊手的守備能力要守二壘應該不成問題,相信未來桃猿隊教練團應該還是有機會派他守二壘,讓他追平中職的最多守位紀錄才是。

那麼,曾經在中職守過八個位置的球員,分別有誰呢?我查了一下目前有阿諾、大帝士、陳懷山與張家浩分別守過八個位置,以下分別介紹之:

■阿諾/時報鷹

首位達成八個守位紀錄的,應該是時報鷹隊的洋將阿諾,他除了未曾當過投手以外,在1993年就把棒球場上其他八個位置都守過。

這位右投右打的美國籍球員,在當年的球員卡上就是登記為「內外野手」,而在打中職之前他並沒有打過職棒,所以他原本是隸屬於時報鷹的業餘隊,曾以雷諾這個名字在1992年的春聯秋聯與1993年的春聯出賽。

也是在1993年,阿諾成為職棒時報鷹隊的一員,但一直到八月份才有正式出賽,雖然和多情、捷瑞、捷猛士等人通過洋將「八三一大限」的考驗,但他的出賽卻很不穩定,經常都是擔任代打或代守。當時時報鷹隊的總教練李瑞麟,幾乎是哪個位置有缺人就把他派上去防守,也因此讓他達成防守過八個守位的紀錄。

由於阿諾來台前沒有打過職棒,所以也曾有過他能否爭取新人王的討論。不過看一下阿諾的成績:出賽25場、35個打席、33打數、3安打2得分,吞下14次三振而只拿到2次四壞球,盜壘則是成功和失敗各1,打擊三圍:0.091/0.143/0.091,根本也不可能獲得新人王。果不其然,時報鷹隊在該年的11月22日就決定將阿諾解約,結束了其短暫的中職生涯。

■大帝士/味全龍

味全龍隊的洋將大帝士(Bernardo Tatis),在1994年就曾短暫來台效力,不過當時他的表現相當平凡。但在1997年回鍋中職後,大帝士不但打擊表現不錯,其雙腳更是凌虐中職的捕手群,不但連續兩年獲得盜壘王,1997年締造的單季71次盜壘成功,至今仍是中職紀錄,也因此他擁有「盜帝」的稱號。

大帝士的盜壘技巧卓絕,只要他站上一壘,經常就是等於站上二、三壘。雖然他的長打能力並不特出,但靠著盜壘,他在場上的威脅性並不輸給一些大砲球員。大帝士的盜壘可不是亂跑的,這點從他0.855的中職最高盜壘成功率,以及連續16次的盜壘成功便可看出,若投手讓大帝士站上壘包,當年的中職捕手幾乎只有讓他予取予求的份。

雖然小聯盟最高層級只到3A,不過大帝士在小聯盟時期的盜壘表現就非常突出,1982年他在1A就締造了單季83次盜壘成功的紀錄。至於「工具人」的身份,在Baseball-Reference只查到他除了內野四個守備位置外,也能夠防守外野,但墨西哥聯盟時期的資料闕之弗如,但據說1994年他自中職返回墨聯,曾在一場例行賽締造單場九個守位都守過的紀錄。

在中職,大帝士是在1998年10月6日的唯一一場蹲捕,才湊齊了曾守過八個守位的紀錄。當時味全龍適逢王牌捕手葉君璋受傷,陳金茂大腿拉傷甫傷癒,再加上另一名捕手陳俊智的表現不穩,總教練徐生明於是情商曾在墨聯當過捕手的大帝士擔任捕手。但大帝士蹲捕的功夫實在不怎樣,還曾因捕逸而造成失分,因此才蹲到五局下就被換下了。但也正是因為這場蹲捕,讓大帝士成為在中職守過8個位置的球員。
 


■陳懷山/兄弟象

或許球迷對陳懷山的印象是「棄投從打」的球員,又或許球迷對他現在僅存的印象是涉入簽賭放水案的球員,但他同時也是中華職棒史上很有名的工具人。

業餘時期陳懷山一路走來都是兼任投手與野手,但在服役他決定專攻野手位置。退伍後陳懷山也是以野手身份加盟兄弟象,但後來在餵球時被當時兄弟象的當家捕手洪一中看出他做為投手的資質,因此在教練團的建議下他又重新進行投手的訓練,並且於1996年8月9日在球隊大幅落後的情況下進行職棒初登板。

中華職棒守過八個守位的球員,唯一沒守過的位置幾乎都是投手,但陳懷山倒是在職棒新人年就曾經上過投手丘。不過陳懷山在投手丘上的實績並不怎樣,出賽6場其中有2場先發,僅留下主投18.1局、0勝1敗0救援、防禦率4.91的成績。隔年陳懷山就又專心回到野手位置上了,一直到2006年才在二軍又以投手身份出賽了3場比賽。

有趣的是,內外兼修的陳懷山,一直到2004年才首度防守左外野,湊齊了八個守備位置的紀錄。他生涯唯一沒守過的守位是捕手,若不是涉入職棒簽賭案的話,兄弟象搞不好會在他引退的那場比賽讓他蹲捕以達成中職唯一守過九個位置的紀錄,但既然他「染黑」,這件事情就存在幻想中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