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指叉王子心不甘:中職史上最高簽約金保持人蔡仲南

2020年9月21日,年僅19歲的開南大學投手余謙以550萬簽約金加上200萬激勵獎金的新人合約,打破了高懸將近20年的新人簽約紀錄,然而原紀錄保持者蔡仲南的600萬簽約金仍然是無人能及的歷史門檻,究竟蔡仲南為何能在大環境相對艱困的2002年拿到如此巨額的合約?後來的他又遭遇到哪些挫折呢? (圖片來源) 興農救世主 本土投...

作者:CHLin

快的不得了

因傷所困而退役的教練,是會更加珍惜學生球員的手臂,還是會淬鍊出更多的鄭錡鴻?

CHLin

留給時間去觀察吧,看看他們有沒有以自身教訓來保護後進了

一貫三

他的指叉球,或許連田中都無法比......

CHLin

田中是SFF,蔡仲南是大叉,其實不太一樣

傳說中的藝術街浪子

希望他能努力將他敬業、不服輸的態度教給學生,但可別把過去自己的那成名的「破壞身體」的怪異投球姿勢教他們,台灣可沒幾個選手的身體可以承受那詭異的姿勢

CHLin

現在會大量修改小朋友投球動作的教練很少啦,而且如果是改成像他那樣應該也不太可能會發生才對XD

魏念祖

有臉又有球技的選手.. 可惜了

記得道奇的柯蕭 投球一開始 高抬腿後 膝蓋也蹲很低然後跨步

現在已經不蹲那麼低了 高抬腿後 膝蓋微曲順勢跨步出手

68OB

職棒二十二年開幕戰,陽建福投不好,上投手丘講話的人是蔡仲南,當下覺得好奇怪...

68OB

有圖為證

但也許是身體還未能完全適應漫長的職業賽季,蔡仲南在六連勝後陷入了撞牆期,對上中信與兄弟都單場失掉了超過6分的自責分,縱使當時一週只有3場比賽要進行,但當年興農牛除了勇壯、何紀賢以外,並沒有其他投手能夠分擔蔡仲南的先發任務,也讓後來蔡仲南的成績不斷下修,無法複製開季那波小高潮,新人年通算14勝9敗,149.2局與ERA3.49的成績讓他成為2002年的年度新人王,只是108次的四壞球、6.50的BB/9似乎也暗示著不祥之事即將發生。

 

(圖片來源)

因傷所苦的職棒後期

用幾個字來形容蔡仲南2003年下半季後的職棒生涯,就是重復著「受傷→復健→復出」這樣的無限迴圈,醫院與復健中心逐漸取代投手丘,成為他的主要戰場。

2003年,靠著張泰山、鄭兆行、羅松永都打出生涯年,以及新洋投飛勇戰無不勝的好表現,興農牛在上半季氣勢如虹,很快就奪得上半季冠軍,蔡仲南雖然沒有再交出鬼神般的數據,但上半季9勝3敗,ERA3.59的成績仍屬佳作,並且在5月23日對第一金剛投出生涯首場完投完封勝(也是唯一一場),加上季中選秀又補進另一位業餘強投陽建福,原本完整的先發戰力更加如虎添翼。

原本球迷都希望兩位本土強投並肩作戰,並且拿下隊史首座總冠軍,但這時蔡仲南卻已經踏入傷病的泥淖中,陷入了難以自拔的困境。

事實上,2003年季中,新任投手教練佩卓(Pedro Pico)一看到蔡仲南,就對他的投球動作深感憂心。「你這種姿勢能投半季就是奇蹟。」為了能讓自己的投手生命走得更長遠,阿甘決定接受佩卓的建議,將膝蓋打直、出手點也變成最舒適的斜肩投球。

改變投球形態這件事就像是重考轉換其他學系一樣不是一蹴可幾的,尤其是要忘記這個跟隨他多年、讓他揚名立萬的招牌投法不管是消除身體的記憶以及心理上的抗拒都是很大的挑戰,於是下半季阿甘幾乎消失在投手丘上,除了給予他多年征戰的身體一些喘息的機會,同時也讓他有和新投球姿勢磨合的時間。

只是為了習慣新姿勢,蔡仲南在當年的總冠軍賽表現也不理想,他擔任第三戰的先發投手,卻只投了2.2局失3分吞下敗投,之後就再也沒有出賽過,除了總冠軍賽失利,原本可望成為年底亞錦賽國手也因集訓狀況不佳被陣前換將,不過這還不是最糟的事。

2004年,興農高層在教練團部份做出更動,不再與投手教練佩卓續約,這對於投球動作才完成一半改造的蔡仲南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

「當我得知佩卓要離開了,第一個念頭是『完了,我的未來!』」,由於新任投手教練廖俊銘實在無法給予蔡仲南在新動作方面太大的協助,所以阿甘又回到他過去的投球姿勢。但就如同大鑑巨砲兄X-man的雙手交叉,代表著一錯錯到底?-淺談許銘倢一文裡所言:

投手沒有改回所謂舊動作,只是練了一個很像舊動作的新動作。

所以用了「偽」舊動作的蔡仲南,又在開季投了3個月後再度高掛免戰牌,徹底進場維修。

「以前投完一場比賽之後,手、腰、膝蓋就痛到不行,甚至要到早上才睡得著。」當時正進行復健療程的蔡仲南在接受專訪時是這麼說的,年輕時還能仗著體力好、代謝與恢復速度快而不去理會身體發出的警訊,但過了25歲後身體開始老化,各種問題接踵而來。

為了能夠盡快回到球場,原本早已習慣晝伏夜出的蔡仲南開始早睡早起,嘗試以更符合身體機能的作習方式讓身體能加速復原,阿甘幾乎跑遍全台灣,從西醫到中醫、從有牌看到沒牌(醫師執照),甚至是氣功、放血、針灸,還是媽媽給他的藥酒,只要是能讓他快點復元的,他都來者不拒。

「很多人怕我會迷失,沒錯,一開始我真的很茫然,也曾想過乾脆放棄,不過這些都是閃過的念頭,如何盡快上場比賽才是最實在的目標。」因不正統的投球姿勢加上業餘時期的連番征戰,此時的蔡仲南早已全身上下都飽受傷病所苦,右手肘因骨刺與鈣化而無法正常彎曲,讓他不管是吃飯、洗澡都要比一般人花上數倍時間才能完成,髖關節也因為積水而一度痛到無法走路,朋友還曾用玻璃甘(與台語玻璃瓶發音相似)調侃他多舛的復健生涯。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