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從阿貝迪·貝利到普格巴,談非洲中場足球員的發展

灌溉支持

level | | 人氣 476

A- A+

近年世界足球上屈指可數的未來世界級中場新星,法國藉非洲裔祖雲達斯球員的Paul Pogba,連同近期火速冒起的比利時藉非洲中場新星Youri Tielemans,不約而同的展示了非洲新世代中場足球員的天賦,甚至最近法國的U17的歐洲錦標賽決賽打敗了近年以青訓著名的德國獲得冠軍,陣中眾多的小將均為原非洲血統的球員,非洲足球在和歐洲足球緊密的相互影響下,非洲中場的位置和角色開始影響著戰術潮流的趨向,從Abedi Pele到Paul Pogba,我們將會看見非洲足球發展的脈落。

Paul Pogba的風格幾乎結合了數代非洲中場的特點而成的新生代世界級中場球員,甚至應該稱為「最強合成獸」

世界最早足球發展的地區無疑是歐洲和南美,但由於傳統的生活條件和歷史因素,歐洲移民更喜歡生活較南方氣候猶如歐洲的阿根廷,智利和烏拉圭,而處於接近赤道的巴西,哥倫比亞和加勒比海島嶼的大量的種植園,作為勞動工作輸入大量黑奴,因而當看到現們巴西足球隊各色人種披起了黃綠戰衣時,就和這群數世紀前被逼離鄉別井非洲移民有著絕大的關係。

最早的黑人職業球員出現於1865年英國的Arthur Wharton,原藉加納的他在19歲移居英國,作為一個球員主要位國是門將和翼鋒,而能夠在歐洲和南美參考國家隊成員可考感該是在烏拉圭,1915年年僅十八歲,由萊索托王國販賣的黑人奴隸後裔Isabelino Gradin成為了烏拉圭國家隊一員對賽阿根廷,這名球員可說是表現了日後一百年內人們對於非洲前鋒的普遍印象,以飛快的速度和強力的射門為烏拉圭衝鋒陷陣,甚至在1919年南美田徑大賽(這個比賽當時只有烏拉圭和智利兩個國家)的200米和400米冠軍。


烏拉圭黑人國家隊成員Isabelino Gradin

在較多非洲黑奴後裔(很多和當地的印第安人混種)的巴西足球傳統作為英國商人傳入的玩意而成為當地白人階級和上流社會玩意,直到1888年巴西廢奴後才當人黑人才變成自由人,直到二十世紀開始當地黑人興起了足球玩意,在足球場上也出現了技術超卓的球員如Arthur Friedenreich,他具有了德國裔,巴西本土和非洲的血統,生涯射入超過一千球,是當時巴西最著名前鋒殺手。

直到三十年代巴西為了改善種族矛盾以足球運動作為工具,推行職業化讓巴西的有色人種開始能夠讓足球成為改善生活和正當工作,1938年後衛Domingos da Guia及前鋒倒掛始創人Leonidas被選入國家隊參加世界盃,從始開始改變了巴西和巴西足球的歷史。


巴西倒掛王Leonidas,1938年在法國世界盃第一神射手

原來一直國際成績被烏拉圭和阿根廷落後的巴西,黑人球員的水平卻在二十年內將這支國家足球隊變成一支勁旅,當錯失了1950年的世界盃直到八年以Pele橫空出世的成為了世界盃冠軍,從此以後巴西人就忘記了膚色的界限,因此說到足球王國的美譽之時也應該記得足球對於這個國家的貢獻。

當然南美足球因為地理因素和歷史發展而獨立發展成出一套本土文化,相反非洲本土的足球發展始終受制於當時的殖民歷史和社會發展因素,早期的非洲足球只有當時距離法國本土最近的北非地區社會發展較佳,甚至很多北非的人從膚色和特徵上也很難和南歐拉丁人分別(西班牙曾受伊斯蘭統治,本身已具備一定的北非血源,南意大利則和整個地中海接通,甚至在古羅馬時代已經散佈整個地中海),因此現在提出非洲足球,更多是指西非為主現在足球水平最高的前法國殖民地國家,然而法國足球起步雖早卻一直缺乏可書之處,甚至直到上世紀五十年代以前都幾乎無足輕重,惟一可以說它對移民比較開效,並為早期的非洲球員帶來發展機會。

同樣地法國的首名黑人國家隊成長出現於三十年代,法屬圭亞那的後衛Raoul Diagne於1931年成為了法國首個有色人種的球員代表國家隊並參與了1938年的世界盃,同時間還有法屬阿爾及利亞前鋒Michael Brusseaux和中場Lucien Jasseron,甚至還包括了出生於烏拉圭並有國藉的法國人Hector Cazenave,原來是奧地利人但移居法國的Auguste Jordan及祖藉德國的Cesar Povolny,出第於瑞士蘇黎世的Roger Courtois,雖然以當時國藉法要獲得歐洲的身份比起今日要寬鬆,甚至像意大利召集了數名為阿根廷代表過的意大利移民,但像法國這個大融爐能在早期就組成聯合國部隊就一定是先驅。

作為歐洲首個足以名留青史的非洲球星Larbi Ben Barek,出身於1917年的法屬摩洛哥的加薩布蘭卡(Casablanca),直到二十歲才到達法國的馬賽,由於擁有驚世的的球技而被稱為「黑珍珠(Black Pearl)」而被當時法國招募進入國家隊,從1938到1954年退出國家隊為止共十七次代表法國,但全盛期正和二戰重疊也自然缺乏可以表現的舞台,戰後轉會馬德里體育會At. Madrid及Marseille,Pele也對其球技讚譽有加:「假如自己是足球之王,他就肯定是足球之神。」(原文:If I am the king of soccer, than Larbi BenBarek is the god of it.)


Larbi Ben Barek於At.Mardid的雄姿

然而法國也因為採用大量的移民球員而產生過問題,1958年的瑞典世界盃上法國的移民球員有於Real Madrid大彩光芒波蘭移民Raymond Kopa,摩洛哥出生的歷史射手的Just Fontaine,然而由於當時法屬阿爾及利亞於1954年宣佈獨立而觸發阿爾及利亞戰爭,不少阿爾及利亞選手在這次世界盃前決心改投祖國,如54年代表法國參與世界盃的Abdelaziz Ben Tifour,Abderrahmane Mahjoub,以及Rachid Mekhloufi及Mustapha Zitouni這群阿爾及利亞新生代球員,但是法國國家隊在準決賽敗走巴西,卻在季軍賽以Just Fontaine的大四喜以6:3大破前屆創造奇蹟爭冠的西德。

作為二戰後近代最具指標性的非洲裔歐洲足球明星無疑就是已故葡萄牙名宿的黑豹Eusebio,作為最早的殖民國家,巴西,安哥拉及莫三比克都是它的主要殖民地,但戰後的獨立思潮讓這些地區曾經被葡萄牙政府列為自治省,然而Eusebio的發展卻是因為的天份很早被Benfica相中並改藉葡萄牙,連同莫三比克的母親的和葡萄牙的父親的混血兒的Mario Coluna,他們從此一起建立六十年代Benfica的雄起和葡萄牙於1966年首次參加世界盃的偉大一頁。


Eusebio和Mario Coluna在不久之前均雙雙離世,連同Real Madrid名宿的Alfredo Di Stefano,五,六十年代的歐洲的球星數目已屈指可數

從始以後大部分的非洲足球員立足歐洲都因為他們天生強力的體能和速度,而且當時足球界對於外援的條例和文化尚未興盛,然而法國始終對於移民法例非常寬鬆,大量操法語的西非人為了生活而到達法國找尋機會,同時也為了非洲的足球員打開了一道進入歐洲足球的大門,而這些西非足球和移民就成為了支持法國足球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研碩

隨心寫足球,隨意談足球。 比起觀賞場球賽,了解戰術發展和歷史文化,才是本人的那杯茶。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臺灣足球大小事

臺灣足球面臨許多問題與困境,協會、政府、國家隊應該如何應對呢?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