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男籃:Play Hard Play Smart

103學年度大專籃球聯賽(UBA)各級賽事結束近兩個月,因為公開組的升降制度,本學年度UBA二級一如往常產生四支晉升公開一級的隊伍,而這四個資格是經過預賽、分區決賽、全國複賽、全國決賽重重挑戰,球員基...

作者:Alex愛運動

請繼續往下閱讀

103學年度大專籃球聯賽(UBA)各級賽事結束近兩個月,因為公開組的升降制度,本學年度UBA二級一如往常產生四支晉升公開一級的隊伍,而這四個資格是經過預賽、分區決賽、全國複賽、全國決賽重重挑戰,球員基本功絕對是必備,全國決賽採單淘汰制更是考驗著團隊的抗壓力、心理素質,過程走來十分艱辛。

 

今日筆者想分享的是國立臺灣大學男籃的一些故事,一群以挑戰公開一級為目標,不斷努力的一般生。五月初走訪台大體育館時,他們已開始為下個學年度備戰。自99學年度起,臺大男籃有三次闖進全國決賽的紀錄,今年闖進全國決賽的第一戰就遭遇到強敵臺北市立大學(天母校區)。全國複賽雙方曾交手,當時北市天母以兩分險勝,代表臺大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跨過這堵高牆,可惜最終臺大還是輸在體力,寫下全國第九的名次。

 

 

談到這群球員,台大男籃教練楊致寬說:「他們非常聰明,學習能力好,但基礎與經驗稍嫌不足,因此建立一套完整且適合他們的攻守系統是每年面臨的最大挑戰。」為此楊致寬用「以戰磨戰」的方式來提升隊員的經驗。去年七月飛到日本筑波大學打邀請賽,九月時也參加了PINE國際邀請賽,也陸續和北市博愛、世新、康寧大學、德霖學院、北商大、松山高中、三重商工等校交手。預賽結束趁著寒假移地台中集訓,與中部地區的UBA、HBL甲組隊伍臺灣體大、興大、靜宜大學、僑光科大、東山高中、后綜高中、青年高中等交手,集訓期間打了八場比賽,為了就是讓全隊先適應日後緊湊而密集的比賽氣氛。由於場地分配的關係,臺大男籃一星期只有4小時的使用時間,「如果以傳統的方式訓練這批球員,成效我想不會太好,因此效率非常重要。」楊致寬說著。在訓練前,楊致寬會先擬出計畫並提早讓球員知道,他說:「如果到了球場才開始講解,不僅浪費時間還事倍功半,要用最短的時間做最有效率的事。」另一方面,臺大男籃也發揮統計長才,數據呈現、情蒐分析做得相當紮實,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透過影片和各種數據呈現讓球員明確知道自己需要如何修正;也針對對方的習慣來擬定策應。

 

機械所的尤冠勛在隊上一待就是六年,因年齡限制UBA之路在本學年度告一段落。談到上個學年度的情況,他說:「可以感覺大家不斷進步,隊上陣容新血偏多且沒有體保生的情況下,沒想過能走到全國第九。」他接著說:「雖沒有完成前進一級的目標,但大家一起生活,經歷過大小事培養出的團隊精神非常可貴,因此沒有留下太多遺憾。」即將離隊的尤冠勛也如此鼓勵著初進校隊的學弟:「課業與練球時間的規劃很重要,剛開始會很辛苦,上場時間少不要灰心,要對自己有信心並且堅持、保持熱情,才會有動力。」

 

 

農經系陳仕豪也即將在今年畢業離隊,他在大三時擔任隊長,負責各種隊務舉凡借場地,聯繫教練與隊員都是他的職責。談到大一剛入隊的時候,他說:「常因為表現不好被罵而萌生退意,挫折感很重,也曾偷偷掉淚過。」但心繫隊員的陳仕豪捨不得離隊,更想證明自己可以表現得比體保生出色,久而久之他也發現其實教練對自己是「愛之深,責之切」。對筑波大學一戰,陳仕豪認為對方無論在場上場下態度非常嚴謹,這是值得學習的地方。雖然隊上練習時間不多,但陳仕豪會主動約隊友自主訓練,督促彼此。談到上學年最後一役,他說:「真的很想贏北市天母,如果再多努力一點,或許結果就會不一樣。」

 

前任隊長,大三醫學系何崇瑋談到如何兼顧功課與練球說:「課堂中第一次的吸收很重要,以前比較常抱佛腳,但隨著功課變重,心力也要放比較多在這上面。」即將升上大四的何崇瑋對於去留曾向多方徵詢意見,雖然醫學系課業重擔不在話下,但其實何崇瑋心裡早就深植「留下」這個決定,與大二導師會談後,自我要求、責任心甚高的何崇瑋,更想知道自己卸下隊長壓力釋放後,是否能有不同以往的表現,而最重要的還是「開心打球」。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