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討厭Matthew Dellavedova前,你必須知道的

圖片來源:celticslife 最硬悍騎士 旋風地堂腿 -Matthew Dellavedova 「咔咔咔———」Taj Gibson的雙腿被...

作者:飛步

Jheng-Cheng Huang

有時候會覺得事情的發生不是只有看結果而已,當人們討論起Gibson被剪刀腳時,卻忽略Gibson先給Delly一記拐子,而KK那個慘案,即使Delly不使出掃堂腿,兩人互撞是一定會發生的...至於Horford的情況,跟Gibson差不多,怎麼沒人去檢視Delly卡位反被Horford放倒的行為呢...也許是因為Delly是最終受益者,而被放大檢視成傷害者,但看完這三個狀況的影片後,懂籃球的人都覺得,就只是幾個正常的Play而已...這世界是怎麼了?

佳偉

的確啊,這世界怎麼了! 悲慘的過去成了脫罪的藉口,那每一個人生的失敗者 都可以說:『對不起,我傷害了你 但是請你考慮我的過去』
如果他真的不小心,那作者發這篇文章的目的反而是 加深原本些許討厭他的人更加討厭他了!
我想我不太懂籃球了

Jheng-Cheng Huang

撲球,護球,,卡位搶球,何罪之有呀...如果他的行為看起來是故意的,可以說他髒,但若為順勢動作,這不過就只是籃球的一部分,沒人希望受傷,但不應該單方面指責一方

佳偉

恩,我強烈的譴責 Kyle Korver,沒有做好自我保護!讓我誤會此名認真打拼的球員!
我也強練譴責Quicy Davis 三分投射也沒有做好保護自己的動作,導致呂正盧 順勢往前踏一步 ,被我誤會意圖使人受傷!

Jheng-Cheng Huang

呵呵~反串的真失敗,呂"政儒"那個故意的意圖那麼明顯你看不出來嗎? 故意跟非故意的行為如果你分不出來,就不需要討論了,我也應該譴責我自己怎麼會想認真回應你,真是醉了

佳偉

委屈你了! 感謝你指正我的錯字 與認真回復

圖片來源:celticslife

最硬悍騎士 旋風地堂腿 -Matthew Dellavedova

「咔咔咔———」Taj Gibson的雙腿被「剪刀腳」鎖上,他奮力一踢,哨聲一響,就被逐出球場。「啪啪啪———」Kyle Korver屈膝倒地,這一記「旋風地堂腿」折斷了雄鷹的翅膀,順勢把這頭折翼老鷹橫掃出東岸。「嗶嗶嗶———」AI Horford 肘擊對手,又被逐出球場。3位大將的離場,LeBron James 3場的平均數據達35分、13板和10助,華爾街日報(WSJ)把這現象形容為「The Dellavedova Effect」, 亦即 Matthew Dellavedova(Delly)效應。Delly的打法飽受炮轟,但LBJ仍力挺這位澳洲小將。或許,他不是那麼壞。

圖片來源:WSJ

「MIKE IT! MIKE IT!」Delly在暗角上喊著。

 

空歡喜一場又如何?

Delly跟Kyrie Irving 一樣出生於澳洲的Victoria,所以Irving常常稱他做「Aussie Brother」(澳洲的弟兄)。Delly在只有8000人口的Maryborough小鎮成長,父親是巴士司機,母親是教師。兒時,父親每逢星期五都會帶他到籃球場,4歲時他會接觸了籃球,閒時也會去打「澳洲足球」(在澳洲,平時的足球叫Soccer),即欖球。

 

2009年18、19歲的他被評選為澳洲的十大最佳年輕球員,隨後更被 California 的 Saint Mary's College 招攬,與現時馬刺的控衛Patty Mills 聯手,替其 NCAA 球隊 Gaels 效力。2012年,他被Sfgate形容為「St’ Mary’s heart and mind」,同年更成為澳洲奧運隊的正選控衛。畢業時,學校的得分、助攻、場數、罰球和三分的紀錄保持者都是他。澳洲籃球網站Aussiehoopla指出,Delly 在NCAA 的Senior Year 交出場均15.8分和6.4助,比現時魔術隊的潛力新星和榜眼 Victor Olidipo (13.6分、2.1助)更佳。2014年,他的4號球衣在學校高掛。

 

儘管有如此輝煌的成就,仍沒有球隊願意在2013年的選秀拉他進隊,因為報告都指他「運動能力差、跑得慢、跳不高」「有球隊(騎士或尼克)來告訴你打得不錯、想招你進隊,然後卻選另一個球員。」Delly 憶述落選的感受,「所以,那時我是很失望的。」Delly 的恩師 St’ Mary 的教練 Randy Bennett 也表示,「我告訴你,他比部份被選中的球員更好。」回頭一看,事實也的確如此。水貨狀元Anthony Bennett 因表現太差被交易到木狼、19順位俄羅斯搖擺人Sergey Karasev被送到網隊、31順位的後衛Allen Crabbe被交易到拓荒者、33順位的小前鋒 Carrick Felix 也被運到爵士,只有 Delly 還是一名騎士,並協助球隊打進今屆總決賽。

 

失落感是一個深淵,吞噬了不少追夢的人。但空歡喜一場又如何?一躍!Delly 跳出深淵,收拾心情重新上路。

 

隨後,騎士邀請他參加在 Las Vegas 的 NBA Summer League(為期10日,作用是協助球隊進一步評估球員潛力和實力),並提供一份不受保障的合約。場均20分鐘、2.8分、3.0助攻和2.6籃板,夠爛嗎?不夠,他的命中率只有27.3%。努力是打造奇蹟的工具。這短短十天加深了他和騎士球探、教練團隊的關係,結果他賺到了九月份的試訓機會。

 

他決定冒一次險,為國出戰。

 

他的夢想就像一顆雞蛋,少少碰撞也會毀於一旦。若在試訓前參加額外的比賽,雞蛋受到碰撞的機會也會大大提高。然而,他還是決定了為澳洲出戰2013年的2013 FIBA Oceania Championships,押上自己的 NBA 生涯和那份不受保障的合約。

 

皇天不負有心人,他跟騎士簽下2年130萬的極低薪合約(合約期至今年夏季),順利地進入了 NBA。「真的令人難以置信!球隊的所有人都替他高興!」Delly 的恩師 Bennett 稱道。

他的9號球衣穿只穿到2014年1月就換成了8號。他不是被交易或是流放D-League,只是Luol Deng (9號象徵他的9兄妹)的加盟,他選擇把這件9號衣交給他。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