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6/01

劉人楷:被遺忘的臺灣之光   

6月1日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子,節氣進入夏天,一個月的第一天,如此而已。 但是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我總會想起一位選手,一位被遺忘的臺灣之光。 或著說,他連被記住的機會都沒能得到。 今天...

作者:文生大叔

林育民

原來以前也有被政府(實際上是國民政府)搞掉美好的職業生涯的悲慘遭遇
無怪乎讀到1984東歐杯葛洛杉磯奧運時所言的最後一句話:「一點也不意外」真的是心有戚戚焉

文生大叔

選手在比賽時受傷而失去運動生涯,這是難以避免的意外,但是如果有種種莫名的外在因素促成這些意外,而因故發生意外的選手又沒能得到應有的補償,這是最無法讓人接受的。

高個

我服了你,這也能扯政治....&

文生大叔

體育選手被要求出國『順道訪問有邦交的國家鞏固邦誼,無邦交國家建立友誼、尋求復交。』

哪裡不政治了?請指教。

aDAm

我滿好奇這個世界上的哪件事情跟政治沒有關係XD

曾幾何時我也以為讓xx歸xx,讓政治歸政治是多麼擲地有聲的一句話
到了現在,不敢說自己已經搞清楚世界是怎麼運轉的
至少知道,世界可能從來沒有用我曾經以為的方式運轉過...

阿東/sgdyang

對排球運動認識不夠深,小弟孤陋寡聞沒聽過他的大名,但現在看到這樣的故事真令人感傷,也更令人氣憤!

文生大叔

如果不是因為他是同校學長,我恐怕也不會有聽到他在NCAA的成就,後來在探索他生平的時候找了很多資料,越看越感嘆。

陳柏光

原來文生大叔也關注排球!
雖然感慨劉的遭遇,但看到今年台灣男排終於讓大家看見感到十分開心!
排球真的是台灣校園中最受歡迎的運動之一,希望這股排球熱能繼續下去!

文生大叔

我真的不敢說我有多關注排球,只是剛好知道這位學長,就想把這故事寫出來;至於以前在學校,排球真的是很好玩的!

井川慶

希望台灣排球有一天能職業化

文生大叔

也許還要很久,但希望能有這麼一天。

水水男

還好現在大家漸漸能接受"不聽國家所有安排不代表不愛國"這樣的觀念了...

文生大叔

是,特別是當國家也不重視選手的時候。

Wen Ying Chang

懷念的學長+1
彬彬有禮,內斂穩重,永遠的leader
與同齡的 張嗣漢, 是當代 TW 籃/排 第一戰將
類似的學經歷,卻英年早逝...惋惜!
本文借分享~

文生大叔

謝謝您的分享。

Vincent Tsai

即便是今日,也不是每個人都能自由自在。

運動員很辛苦沒錯,但辛苦的人不是只有運動員。
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即便在最高位的統治者,也是滿腹委屈和壓力。
大環境就是這樣,各行各業都有辛酸,過去如此,現在亦然。
即便作者是總統,也改變不了什麼,因為在那個位置,早已身不由己。

人人都要政府萬能,凡事都要政府照顧。
那來這麼多的資源和錢財?
光是戰死的士兵,若真要得到"合理"補償,那可是無法想像的天價。
何謂合理? 若你有子女,多少錢可以彌補失子之痛?
把那價碼乘上為國犠牲的人。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別讓自已的政治仇恨,污染一個值得尊敬的傳奇人物。

DeShawn92

即便是今日,也不是每個人都能自由自在。

政治人物很辛苦沒錯,但辛苦的不是只有政治人物。
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即便在世界頂端的運動員,也是滿腹委屈和壓力。
大環境就是這樣,各行各業都有辛酸,過去如此,現在亦然。
即便留言者滿懷反對之意,也改變不了什麼,因為在現在看來既得之利益已得,事實早已無法掩蓋。

人人都要政府萬能,凡事都要政府照顧。
所以民間投入資源和民眾納稅之錢財得以運用,
光是戰死的士兵,若真要得到"合理"補償,那可是無法想像的天價。
但是先進國家皆以使家屬親友認同其"合理"之方向努力,
為解決問題找方法而非為問題找理由。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別讓自已的政治仇恨,污染值得尊敬的傳奇人物與歷史回顧之必要與檢討與警惕。

沈強

這又是一位消失的強棒,他叫劉人楷,畢業于台北市的國中排球傳統強權-西松國中,從青少年開始,他就是國家隊的常客,高中小我一屆,那年的校內班際排球賽,最吸引人的就是高一,一年四班出賽的場次,學校都是利用中午12:00-13:00午餐午休時間舉行比賽,很多同學捧著便當欣賞著劉人楷的手起球落的重砲般的殺球,但位置一定要站對-要站在劉人楷的那個半場,有人捧著便當,站在劉的對場看球,被劉殺出界的強勁平飛球把媽媽辛苦做的便當打翻在場邊。
可惜當時兵役尚無替代役,選手入選或被徵召進入國家隊又肩負著宣慰僑胞及拓展國民外交的使命,加上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國家隊球員使用辦法,劉人楷1988年終於因為嚴重的膝傷而前途蒙塵,那年他才22歲!台灣很多的優秀運動選手本來是有機會像是恆星般的發光發熱,最後卻以慧星般地結束自己短暫而璀璨的運動生涯!
看完文生大叔的文章,把我的思緒帶回了那個遙遠而清晰的年代~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文生大叔

感謝您分享這麼動人的回憶故事!

fb - 林廷安

請問作者有第二張照片的比賽紀錄影片嗎(紅色隊服)
我父親是該張照片第一排(蹲姿)的正中間那位
我一直都很希望可以了解自己父親過去比賽的經歷!謝謝作者!

文生大叔

您好,該張照片來自排球運動在台發展文物資料館,網址為https://bit.ly/34jhspM

很難想像當時的比賽有留下紀錄影片,但建議您或許可以嘗試與排球協會聯絡。

6月1日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子,節氣進入夏天,一個月的第一天,如此而已。

但是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我總會想起一位選手,一位被遺忘的臺灣之光。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或著說,他連被記住的機會都沒能得到。

今天,讓我告訴你他的故事。

從前從前,有一位中華隊的選手,高中畢業之後就和大家一樣去當兵;那時沒有替代役也沒有補充役,以他高中打過兩年中華隊的身手,當然順理成章的在當兵時,又被選進中華隊被糟蹋為國爭光,繼續打了兩年球。

退伍以後,他前往美國洛杉磯和已移民的家人會合,同時也進入名校南加大就讀,南加大是全美有名的一級體育強權;加入南加大校隊的第二年,還是二年級生的他就率領學校一舉拿下全美大學聯賽的總冠軍。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排右三

你沒看錯,一位臺灣來的選手,『率領』美國一級大學名校拿下全國冠軍。

是率領沒錯,因為他不但被選入當年的全美大學明星隊,同時還是季後賽的MVP最有價值球員。

時間是1988年,他的名字叫劉人楷,他的運動,是排球。

也許你不知道為什麼,但排球在臺灣一直深受大家喜愛;特別是對在學的學生來說,號稱國球的棒球,要打起來總是得費一番功夫,因此大家下課放學選擇的運動,不是籃球就是排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一定不記得,臺灣的排球曾經『蠻強的』;前輩蘇嘉祥先生在他的報導中曾寫過,排球是個曾經『替台灣在國際間博得無數光榮令譽的運動,上個世紀七十年代起,台灣的排球教練,有一度在中南美洲十個國家指導球隊,是當時台灣外銷優良品牌。』(蘇嘉祥,2009)

1984年由於東歐國家杯葛美國洛杉磯奧運,中華隊一度有機會以遞補第三順位的機會首次參加奧運,結果最後居然是『我國與國際排總在連絡上曠時拖日,在層層報備時,沒有耐性的國際排總將機會交給第四順位的突尼西亞』,讓中華隊錯過在奧運登場的機會(蘇嘉祥,1988),這種離譜的官僚錯誤,為什麼現在聽起來一點也不意外?

劉人楷高中時就讀臺北市的建國中學,同學Pan在個人網誌中寫到,劉人楷『是建國中學的排球校隊明星,16歲已經非常有職業球員的水準』(Pan,2009);當時身高已經192的他,在1984年畢業後進入陸光,已是中華隊的常客。

1985年8月劉人楷代表中華青年隊,在夏威夷舉行的泛太平洋青年排球賽中勇奪季軍,並當選明星球員;隨即首次入選中華隊,參加同年10月在澳洲墨爾本舉行的世界錦標賽亞洲區會外賽。

後排右三太陽眼鏡

亞洲區會外賽奪冠之後,中華隊取得了歷史上第一次進軍世界錦標賽最後16強的機會,也是目前為止的最後一次;1986年9月前往法國巴黎參加世界錦標賽,中華隊最後是第15名。

為什麼是第15名?我們可以去問排球協會、去問外交部、去問大有為的中華民國政府。

前面說過,在那個年代,表現優異的體育選手、球隊,除了為國爭光之外,還要肩負敦睦友邦、宣慰僑胞的重責大任;中南美洲的邦交國不打棒球,因此即將前往法國巴黎、首度參加世界錦標賽的中華男子排球隊,就扛起了這個責任。

根據蘇嘉祥前輩的回憶,『中華排協在外交部情商及資援下,將訓練和國民外交結合一起,安排在巴拉圭舉行一項四隊國際友誼賽,並順道訪問有邦交的國家鞏固邦誼,無邦交國家建立友誼、尋求復交。』(蘇嘉祥,2009)

這樣看起來好像沒甚麼,但是你知道這些官員幹了甚麼事嗎?

他們安排了一個32天飛9個國家23個城市、打25場比賽的離譜行程;扣掉有4天要搭飛機,等於是28天打25場5戰3勝的國際比賽。

烏拉圭、阿根廷、巴拉圭、厄瓜多、巴拿馬、哥斯大黎加、宏都拉斯、瓜地馬拉、美國。

然後出國的第一班飛機就出錯,在巴西轉機等了十多個小時,一共飛了46小時才到達烏拉圭,190幾公分的中華隊選手們長時間卡在經濟艙裡,一個個腳抽筋,就算到了旅館也一時睡不了覺。(蘇嘉祥,2009)

5月剛剛結束歐洲巡迴比賽的中華男子排球隊,就這樣被安排從7月初起在中南美,平均每28小時就得打1場比賽、每42小時就得又是車又是飛機的換一個城市搬一次旅館;別人都好好在家裡等,等著中華隊一站一站開過去跟地頭蛇挑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