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1
作者:Ken Tseng

日出華盛頓-天才小史的制霸之路 (完)

日出華盛頓-天才小史的制霸之路 最後一次這個地區受到世人矚目時,羅斯福總統(Franklin Roosevelt)還坐鎮白宮;當博覽會隊從魁北克省千里迢迢搬遷、選擇落腳圍...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出華盛頓-天才小史的制霸之路 

 

 

最後一次這個地區受到世人矚目時,羅斯福總統(Franklin Roosevelt)還坐鎮白宮;當博覽會隊從魁北克省千里迢迢搬遷、選擇落腳圍繞著美國歷史生成的人文之都華盛頓特區,睽違33年之後國民隊就此誕生。隨著時日演進,多少令人瞠目的表現、也有過失望心碎的消息,最終這支球隊孕育出能夠帶領他們走向分區霸權的大投手,那就是人稱天才小史史特拉斯堡(Stephen Strasburg)

 

 

季後賽初體驗

走過震驚世人的韌帶重建手術、歷經球團刻意保護下的提前關機政策,使他無緣國聯分區季後賽;直到去年球季末,史特拉斯堡才終於得以嗅到10月份棒球場中,瀰漫著競爭意識、點燃身體血液,如此一觸即發的煙硝味。

 

史特拉斯堡去年幾乎投出生涯代表作,隨著成長蛻變投球局數(215)、三振數(242)雙雙首度突破200局大關,也達成棒球世界中對強力投手認定的普世價值;並以生涯新高的242次三振成為國聯新科三振王。

 

在這場國民隊與巨人隊的季後賽爭奪戰中,巨人隊派出老將皮維(Jake Peavy)先發主投,也讓聖地牙哥出身的史特拉斯堡得以與自己兒時偶像同場較勁;兩人不僅是忘年交,更一同在季後進行訓練。

 

「我試著不去回想過去,讓自己專注在當下,對於終於能夠打季後賽感到興奮;隨著球季進行,感覺體能狀況越來越好,這是絕佳的機會,我很興奮有機會能在季後賽投球,至於遇上誰根本不重要。」

 

雖然留著流利山羊鬍的天才小子,因用球數僅先發5局,但面對巨人打線也只丟掉1分自責分(失2分),最終季後賽初亮相勝投未開張,還首次吞下敗戰;自家打線處於被封鎖的狀態下,能夠頂住壓力控制失分,對國民隊來說,史特拉斯堡處理壓力比以往更出色、擁有一個王牌所需要的身體條件,更能讓心智韌性在劣勢之前,凌駕於一切。

 

 

變形的棒球路

聖地牙哥坐落在太平洋沿岸,這座城市溫暖海風跟迷人陽光,綜合起來就是最風光明媚的景色。從小出生在這裡的史特拉斯堡,毫無疑問就是見證教士隊興起的最佳球迷,他最喜歡的球員正是職業生涯20個賽季都效力於聖地牙哥教士,有著「教士先生」之稱的名人堂球星葛溫(Tony Gwynn)。

 

也因為喜愛棒球的緣故,這項運動也與他產生命運般交會,正如同教士隊在1998年拿下國聯冠軍一樣,自此這兩件事情在史特拉斯堡的童年有著不同凡響意義。

 

或許因為母親是營養師的關係,從小史特拉斯斯堡就比同年紀的少棒球員們,展現更不一樣的體魄跟能力。因此他在少棒聯盟中幾乎是宰制般存在的投手,不僅高大而且球速驚人,來勢洶洶的身形跟球路壓迫,早早讓他的名字流傳在其他小孩之中。

 

升上高中後,史特拉斯堡連續三年都贏得校隊正選,在有限名額中,不僅有辦法脫穎而出;以15歲高中新生身分,靠著90英哩速球壓倒性的球威,不僅入選校隊第一隊、還進入先發輪值,即使是在人才濟濟的加州地區,都因此受到矚目。

 

只不過對當時的小史來說,他並不是這麼珍惜自己的才能,或許是從小到大都是名列前茅的棒球員,幾乎沒有遇到挫敗跟太多競爭意識;有時候場上,也特別容易受到隊友失誤影響投球,也因此在棒球路上,史特拉斯堡擁有成為王牌的資質,卻沒有對等的意識跟責任感。

 

在這段時間,史特拉斯堡也特別容易放縱,每回練完球都會繞到附近的墨西哥餐廳犒賞自己;特別鍾愛炸薯條、墨西哥夾餅(Taco)這種高熱量食物,每吃必失控,體重也直線飆升到250磅(113公斤),幾乎是破百的誇張體重!

 

儘管身高已經將近200公分,但承重的負擔也因而影響到投球穩定度跟爆發力;在他高二期間擔任先發,因而僅拿下1勝,更因此被降到第二隊重新調整。

 

高中教練哈普古德(Scott Hopgood)回憶起這段往事,他說:「幾乎崩盤了,無論是續航力或是控球能力,完全不在狀態上,即便球速看起來沒多大影響,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跟過去我們熟知的他完全判若兩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