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0
作者:GoDra

不斷撞牆的男人-Aaron Rowand

不要命的守備 2006球季的某場例行賽由費城人作客紐約大都會,1局下半地主隊在兩出局後攻占滿壘,這時大都會打者擊出一支飛往中外野的深遠飛球,身穿紅白條紋球衣的防守球員同步啟動,死命朝向中...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要命的守備  

  

  2006球季的某場例行賽由費城人作客紐約大都會,1局下半地主隊在兩出局後攻占滿壘,這時大都會打者擊出一支飛往中外野的深遠飛球,身穿紅白條紋球衣的防守球員同步啟動,死命朝向中外野大牆奔馳,最後背對著本壘板在球撞擊外野護欄前將其網在手套中,但已經沒有減速的空間,防守球員臉部直接撞在牆上,直接倒地不起,但小白球卻還是緊緊地被手套包著,這一接不僅避免被一棒超前,也幫助球隊最後獲得比賽勝利,擁有這樣不要命似的態度與防守實力,他是Aaron Rowand

  

  這一撞不僅導致Rowand鼻樑斷裂立即退場,之後還得進行手術治療。  

 

  「我不敢相信他能不讓球掉出來」在Rowand傷退後遞補的外野手Chris Roberson說:「我知道這個有多痛,他的舉動告訴你他是多拚的球員,這是非常嚇人的接球,因為你知道即將正面撞上全壘打牆。」

 

  「這就是Aaron打球的方式,不管怎麼樣他都會奔向每個飛球」曾經也在白襪同隊過的終結者Tom Gordon說。

 

  「這可能是我看過最棒的接球」總教練Charlie Manuel:「努力與決心造就了這一次美技,當他去接這顆球,他知道會撞上牆,你只能說他就是不肯放棄。」

 

 

以防守起家

  

  在Rowand大約只有10歲時,父親假日會去打慢速壘球比賽,但有時會因經費不足人手短缺,這時Rowand會幫忙球員熱身,卻慢慢表現出過人的棒球潛力,甚至已經打得比一些成人要好。

 

  高中畢業便被大都會選中,但Rowand選擇繼續就讀大學,過了三年再度投入選秀,這次在首輪被白襪指名,開始他的職棒生涯。

 

  Rowand於2001年初登大聯盟,新人年出賽63場,留下不錯的.293 / .385 / .431打擊三圍,並大多鎮守中外野,可見守備能力受到重視。

 

  就在第二年結束後的休賽季Rowand在玩越野車時受傷,導致左肩膀骨折,直到開季前都還在進行復健的過程,雖然如願趕上開季25人名單,不過或許是傷勢影響,打擊手感遲遲找不回來,首月只有.125慘澹打擊率,球團將其降至小聯盟調整。

 

  像Rowand這樣能不顧一切撲向任何一顆飛球的球員怎會輕易服輸,在缺席將近兩個月後重回大聯盟,與上半季截然不同,成功找回打擊手感,整個下半季有近乎四成打擊率,讓自己重回聯盟平均以上的打者,加上依舊優異的手套,Rowand已然成為白襪不動中外野手。

 

  2004年算是Rowand真正的大聯盟完整賽季,而他繳出的成績單可能是球團也沒有預期到的,不以長打著稱的他整季扛出24轟、69打點,外帶17盜壘,打擊率.310、wRC+131皆為全隊主力球員中最佳,當年他的隊友大都來頭不小,包括Carlos Lee、Magglio Ordonez、Paul Konerko、Frank Thomas、Jose Valentin等砲手,而Rowand因為防守上的傑出表現,讓他WAR值來到5.8,同樣是全隊最高。

  

  從壘球起步,到高中、大學、小聯盟、大聯盟等層級,對Rowand來說絕對不是一蹴可及,而是用時間及汗水一點一滴換取到的成果,「他有源源不絕的慾望和動力促使著他前進」父親說:「他一直都是最早去球場練習,且最後一個離開的人,記得高中時,練完球已經過了晚上8點,他卻還去打擊練習場。」

 

  就連休賽季也是勤於保持體能,當時負責Rowand的訓練員Tim Soder說:「許多人在這時候會想休息一下,除了Aaron。」

 

  「對我來說並沒有休賽季」Rowand本人說:「我不能整個冬天晃來晃去、打打高爾夫球,然後突然再拎起球棒。」

 

 

努力成就反彈

  

  接下來幾季Rowand大多穩定出賽,是白襪2005球季奪冠成員之一,雖然打擊不算穩定,但用來吃飯的手套可是品質保證,如果從2004-09六個球季來算,Rowand總共防守中外野多達七千多局,只有Vernon Wells、Carlos Beltran比他多,39次助殺則是第二,而進階數據DRS、UZR等分別是第五、第二,可說是有臂力、有範圍的優秀防守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