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麥克酥大師的混搭課(下)──專訪政大啦啦隊社父蘇彥銘

灌溉支持

大聯盟 安娜羊 | 2015/06/12

A- A+

英文課     

  大師的音樂課傳授下來,其實有一巧處他還沒告訴你,他搓了搓手指,不藏私地說:「有一個可能,就是英文好。」

  彥銘教練沒有出國留學過,但是從小就把英文當作興趣,因對聲音敏感,讓他對語言也很有天分。平時很喜歡研究美國啦啦隊的音樂,「聽的時候會比較注意說,它的詞是怎麼樣去安排、曲怎麼樣串、它想表達的東西是什麼」對於母語非英文的國家來說,歌裡的英文詞只像是聲音旋律的一部份,意思不太重要;可對於美國啦啦隊員而言,歌詞理所當然能帶來服務,為表演加強效果,當表達精神的句子和動作彼此加乘,將灑出更加明亮的力量給觀眾們。

  與此反例的,如泰國隊,花俏性感的風格將啦啦隊的氣氛掌握得很好,技巧高竿,使用的歌都很動感很嗨,可是會誤用一些不太正面的歌詞內容,「比如說夜店歌啦,意思都圍繞在喝酒、喝醉、醉倒…」,彥銘教練覺得實在不恰當,如果能好好掌握英文,「相對應的編創會比較有想法。」

  除了研究主流的美國啦啦隊音樂,「我聽音樂聽很雜」,彥銘教練說,從流行歌到古典樂,不管芭樂的、嚴肅的,甚至電玩的音樂、台語歌、泰文歌、印度歌,他通通都聽,「就會有更多更多的靈感」,他如此相信,這也是混搭(Mash up)的必要功力。

 美夢成真

  聊音樂聊舞蹈,彥銘教練提到最喜歡的日本樂團是「美夢成真」,尤其該團在1995年的演唱會「是我看過有史以來最棒的演唱會!」他興奮地描述圓形舞台及其延伸出去的造型,主唱的靈魂派歌唱實力令人如癡如醉,對如此大型表演的迷人編制讚嘆不已,充滿熱忱。而他的實力也堅強,不只粉絲多,朋友也超愛找他作活動企劃,去年幫高中死黨排求婚流程,前年則是幫同為Monster隊員的學姊編排婚禮舞蹈、剪音樂,效果都大好。

  身為Monster的隊員,彥銘教練和他的啦啦隊好友們都是這一代啦啦界的耀眼偶像群。有「台灣國寶級黃金中層」之稱的小炤教練是和他同一年進入Monster的好友,特別愛開他玩笑,「她一直跟人家講說我苦追她」彥銘教練又好氣又好笑,但關於小炤教練口中的「最愛搭檔」之稱,他卻謙虛了起來,說自己真不是技巧掛的:「我都是當小炤的後保。其實多底層只要知道正確的操作方式,有默契,就可以搭得很好」。

  因為知道自己體型屬隊上比較小隻的、肌力不算好,技巧練得慢,彥銘教練和大部分的乙組選手生命相似,大學一畢業,運動員的身分也宣告結束。彥銘教練說,退伍之後便沒有再練習了,除了專注在自己接的教練工作上,偶爾會回Monster協助較大型的表演、全國賽等音樂剪輯,與部分編排。

  政大啦啦隊因其社團性質,在大專盃中報名乙組,和招收體保生的甲組隊伍有所區別(若體保生佔報名人數不到四分之一,方可報名乙組)。彥銘教練身在乙組,看過一屆屆一隊隊遇過的經營困難,也想了很多,「競技啦啦隊這麼專業的運動,對一個大學才開始接觸的人來說是很大的挑戰」,沒有運動底子的人佔社團多數,選手「身體會受不了,心裡也會受不了。」

  但意想不到的花多逢難處而生。甲組選手會從學校接收到比較多的支持,加上身體素質優秀、精神專注,可以讓自己集中在專業上,不斷吸收,不斷進步,在動作上突破;乙組便是「橫向發展,去研究更多週邊的細節,往不一樣的領域去發展。」彥銘教練說,像他的例子一樣,在音樂與創意編排上可以發揮不同的「價值」

  回顧自己投入競技啦啦隊運動時,台灣啦啦隊的圈子都還不大,彥銘教練說:「認識的每個前輩身上,都可以看見這個運動吸引我的特質。」譬如,阿親教練非常有趣,讓人感受到啦啦隊員所能具備的無限熱情,而小羽教練每每讓他了解「啦啦隊是一件有深度的運動」,小君教練讓他欣賞到一位啦啦隊員正向的態度,小毛教練則告訴你「啦啦隊應該要有好玩」。啦啦隊應該要帶給所有人的好處,台灣都不缺了。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安娜羊

來自東海大學獵人競技啦啦隊,曾為四年大專乙組競技啦啦隊員,現為Club Team Luce團員。 固定觀賽,不固定隊練。 東華大學創作碩士,曾任臺灣師範大學體育研究助理。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