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1

【講古】中華隊世界盃抗日第一勝記

□前言 這篇文章是城邦集團黃威融主編的《國家的靈魂—中華隊的33場關鍵球賽》一書,是2004年為搭雅典奧運棒球熱而出版的。找了很多作者來寫,這33場是出版社挑的。納悶的是,他們找我寫...

作者:瘦菊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cation

題外話! 松山機場跑道太短, 客機(尤其是747)在加滿油後會沒辦法起飛! 所以得在日本落地後才能加滿油......

瘦菊子

謝謝,有理~

一貫三

記得那時候KANO播完,在跑字卡的時候,打出藍德和,覺得這名字好眼熟,後來走出電影院才想到"藍德明"這三個字

□前言

這篇文章是城邦集團黃威融主編的國家的靈魂中華隊的33場關鍵球賽一書2004年為搭雅典奧運棒球熱而出版的找了很多作者來寫33場是出版社挑的納悶的是他們找我寫了33場中最早的一場19721120日世界杯對日本那年我才10連資深記者張昭雄周大友寫的都是80年代的比賽

只能照資料來寫,不過也讓我對70年代的台灣棒球和國手有點認識想起小時候聽收音機轉播成棒國手選拔賽的盛況職棒初又在球場見到譚信民陳秀雄這兩大國手眼瞳放大崇敬不敢靠近不是現代小球迷可以想像的

便翻出這篇老文章稍做修飾貼出來和新舊球迷回味舊時代的中華隊

60年代末70年代初,台灣棒球風氣盛。1968年日本和歌山少棒訪台,兩度敗給台東紅葉少棒,燃起島內沸騰的少棒狂熱,三級學校棒運蓬勃發展,相形之下成棒拓墾遲緩,只靠銀行和軍種球隊等官方資源維持一絲生機,憑藉日治時代的棒球根基,在亞洲棒球國家漸贏菲律賓,與南韓在伯仲之間,實力不及日本卻偶有佳作。1973年之前的亞洲杯曾兩度擊敗日本,勝利投手分別是豐自吉和陳秀雄,成為流芳棒史的「抗日英雄」!

70年代亞洲局勢動盪,越戰讓美國陷入困境,老美想拉攏中國抗俄,與中國建交,隨後與中華民國斷交,風吹草偃諸多邦交國棄我而去,其中以日本斷交特別引起我人民憤怒,因中日戰爭日本投降是向中華民國政府投降的,且當時統帥蔣介石並未向日本索賠,一時抵制日貨運動喧騰,也想中華棒球隊邁向國際舞台,參加有邦交的尼加拉瓜主辦的第二十屆世界盃,與日本隊交手意義非凡!

中華隊陣容

總教練:曾紀恩﹝空軍﹞。教練:高泉榮﹝合庫﹞。

投手:陳秀雄﹝合庫﹞,蔡旭峰﹝空軍﹞,譚信民﹝空軍﹞,劉國輝﹝海軍﹞,杜勝三﹝合庫﹞,莊新發﹝經濟部﹞。

捕手:何景山﹝合庫﹞,高克武﹝空軍﹞,林釗會﹝北體﹞。

內野手:陳俊德﹝空軍﹞,黃家興﹝合庫﹞,卓幸德﹝空軍﹞,蔡全欽﹝空軍﹞,林瑞徵﹝空軍﹞,林和﹝合庫﹞。

外野手:周阿海﹝合庫﹞,郭均坤﹝合庫﹞,謝明勇﹝合庫﹞,劉鐵雄﹝空軍﹞,陳榮山﹝北體﹞。

1972年10月8日選出中華成棒代表隊,第一次出國打世界賽對國際棒壇了解不多,經驗不足,打得十分辛苦。前一年五國參賽的亞洲杯中華隊只選出四名投手應戰,這次世界賽至少必須打15場也只選了6位投手,教練幾乎沒有調度空間,意味著要不是個個鐵人都可完投,就是車輪戰或投打守兼備的全能國手特多!北體王牌投手彭仲達曾在選拔賽投出11次三振,可惜沒入選國手。

□去一趟尼加拉瓜要花72小時

集訓一個月後,飛往尼加拉瓜參賽,長途飛行加轉機跨時區,國手很難適應,那年頭想出國很不容易。11月9日晚上6點05分起程先到日本(飛機加油,這個我不懂,為何不能在台北松山加油?)再飛檀香山;台北時間10日中午到洛杉磯,11日轉機到墨西哥,12日晚上點再轉機,8點10分終於抵達尼加拉瓜首都馬納瓜(Managua),住進Balmoral飯店。其間在洛杉磯到尼加拉瓜時,投手蔡旭峰、劉國輝身體不適,外野手郭均坤牙疼,還勞駐尼加拉瓜大使找醫生治療。

日本隊陣容

總教練:川島勝司(日本楽器)。教練團:渡辺久(日本楽器)

投手:池谷公二郎(日本楽器)、池田善吾(三菱自動車川崎)、石川勝正(東洋紡)、高田新次(日立製作所)、新美敏(日本楽器)、古屋英雄(日本鋼管)

捕手:大場勝(日本楽器)、中村裕二(住友金属)、古川義弘(日本楽器)

內野手:小田義人(大昭和製紙)、榊原良行(日本楽器)、鈴木博昭(三菱自動車川崎)、橋爪昭二(電電東京)、船見信幸(日本楽器)、蓑輪努(日本楽器)

外野手:植松清春(河合楽器)、辻哲也(日本楽器)、細川昌俊(西濃運輸)、山田智千(日立製作所)、山本好宏(日本楽器)

第一場以1比6輸波多黎各,兵疲將累一點都不意外;3比1贏巴西,喘了一口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