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泰國隊訪台看台灣人的歧視與自卑心態

泰國的熱情客場球迷被台灣人稱為泰勞 台灣難得踢進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在小組賽中抽到了三支來自東南亞的隊伍,其中印尼在台灣的僑民超過21萬,越南僑民有17萬,泰國僑民則有大約...

作者:左岸沉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Gilmour David

泰國職業足球場 vs 台灣職棒球場 台灣被完敗
棒球會是台灣國球並不是台灣人很熱衷棒球,而是台灣職業運動只剩下職棒

櫂櫂

中職除了老球場以外桃園和台中都已經不錯,有明亮的商店街,完整的規劃,桃園還有哺乳室,近年來已經進步不少,敢問你說"完敗"的泰國足球場是多好到台灣"完敗"還是你根本是為酸而酸,如果不熱衷棒球棒球,哪來球員打職棒,打三級棒球,就是因為棒球是台灣運動中數一數二樂門的才有職棒,只有棒球才能有夠多球迷基數發展成職業運動,所以才有職棒,如果台灣人不熱衷棒球,那根本不會有職棒!!

棒球火

重點是CPBL又回到草創時期...

Melody Huang

不是一直都是草創期嗎?

Lightworker

有一天,佛印禪師和蘇東坡在禪堂打坐。
蘇東坡忽然問禪師說:「禪師!你看一看,我坐在這裡像什麼?」
佛印禪師仔細端詳說:「好莊嚴!學士眉眼慈柔含笑,身相端嚴,就像一尊佛祖。」
蘇東坡很滿意禪師的答覆。

過了一會兒,佛印禪師對蘇東坡說:「學士!你看看我,坐在這裡像什麼?」
蘇東坡心裡想,平時被這老和尚佔盡上風,弄得灰頭土臉,
今天逮到這個機會,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蘇東坡回答:「禪師!我老實告訴你,你就像一堆牛糞。」
佛印禪師聽了毫不介意,只是呵呵一笑。

蘇東坡以為勝過佛印禪師一回,洋洋得意,逢人誇口自己的聰明,讓佛印禪師啞口無語。
蘇東坡的妹妹聽完哥哥勝利的經過,嘆了一口氣說:「哥哥,你輸了!」
蘇東坡不明白問:「我怎麼會輸呢?明明是禪師反駁不了我的回答,怎麼是我輸了呢?」
蘇小妹說:「哥哥,人家禪師心中是佛,他看你就是佛,你的心中是牛糞,所以你看到禪師就是牛糞呀!」
修行不是逞口舌之能,更不是在語言上針鋒相對。
修行品質的好壞,決定在心地工夫上,減少比較分別的染習,離卻凡夫心,入如來行。
一個人心中的汙穢,就是那勝負得失,愛比較與分別他人的妄想,
就像佛印與蘇東坡,以佛心看人看萬物,一切是佛的莊嚴顯現,
一個以糞屎心觀人觀萬物,一切都充滿臭穢污濁。

NOT GREEN

高人!!!

台灣人的自卑而自大的表徵,
不只展現在對東南亞民族,
對中國大陸亦然。

德瑞克徐

希望你的文章能讓更多人看到

阿東/sgdyang

目前這篇人氣七萬多,已經很多人看到了 XD 當然,希望能更多人看到。

李振昌

台灣最美的是人心,這句話要思考,台灣人只對西方國家比較友善,對一些自己認為比我們爛的國家一樣有種族歧視

謝俊達

個人遇到一個例子:
倒垃圾時常遇到的一個清潔隊員,年紀約30出頭,有時候會跟他閒聊,覺得他人還不錯,對人蠻客氣的。
有一次我沒趕上垃圾車跑到下一條街去倒,剛好遇到一位"外籍女士",要丟一支壞掉的拖把到資源回收車上,結果被他兇,說那要丟垃圾不能回收,口氣非常差,當時我心裡覺得,有必要氣成這樣嗎?重點是,換我給他倒廚餘時他又變成平常的樣子。
回家後我跟我老婆討論:真看不出來之前會聊天的那個年輕人,原來是這樣的人。

Przemyśl

寫的真好 尤其是最後一句

fb - 烏隆率

這說明臺灣人不只歧視還勢力,要看到最美風景不能生錯國家。

Issac Lee

謝謝,值得讓人三省吾身的好文...

泰國的熱情客場球迷被台灣人稱為泰勞

 

台灣難得踢進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在小組賽中抽到了三支來自東南亞的隊伍,其中印尼在台灣的僑民超過21萬,越南僑民有17萬,泰國僑民則有大約5萬8000人,在台灣的外籍人士中,這三個國家都佔有相當大的數量。

 

在賽前的各種報導中,不論是網友、媒體、選手、教練,其實都在不同的發言及場合中,不經意的洩露了台灣人根深柢固的種族歧視,不管是媒體報導「大批泰勞湧入機場接機」,或是有人呼籲「別讓外勞把我們的主場變客場」,都深植這種「來自東南亞的都是低下的勞工」的心態。

 

「泰勞、印傭、越配、賓妹」,好像每個東南亞國家的人在台灣,都被冠上一定的身份地位,事實上每個不同的民族跟工作都應該受到尊重,台灣人到紐、澳工作,就被美稱為「打工渡假」,用稱謂來貶低別人、抬高自己,其實是一種民族自卑感的表現,因為在實際上根本沒有太大的差異,只好用名稱來顯示自己的不同。

台灣能給客隊最好的練習場地只是公園等級

 

台灣過去幾年發生過東南亞穆斯林在火車站公共空間聚會遭到驅逐,或是有社區公告「外勞不得進入」的種族歧視事件,甚至當西門町發生東南亞人士鬥毆事件時,媒體並不是用「外籍人士發生鬥毆」,而是用「外勞」兩個字,試問我們會對兩個在街頭打架的白人英語教師,說他們是「外勞鬥毆」嗎?事實上,這些來自東南亞的勞工朋友,在過去二十年為台灣帶來多大的貢獻,我們現在享受的許多公共建設都仰賴他們的辛苦付出,而我們的回饋卻是歧視而非感激。

 

其實來台的東南亞人士,也有相當多的白領階級,但我們先不談勞不勞工的問題,光就足球運動的發展而言,台灣才是真正名符其實的落後國家,以本次的售票風波為例,當台灣還在用落後的索票方式,搞得球迷一團亂的時候,泰國是以線上刷卡付費的高科技來售票,同時還可以搭配交通、住宿等全面性的規劃,只要滑鼠一點,所有的流程都為你安排妥當,台灣自稱科技之島,還在用親友團爭相走告,在菜市場排隊領取的方式,怎麼還有勇氣歧視別人?

泰國武里南的球場具有專業水準

 

泰國不能算是亞洲的一級足球強國,但是他們的職業聯賽發展得相當完整,在亞洲冠軍聯賽有相當不錯的競爭力,各種訓練及比賽的軟硬體更是台灣望塵莫及,球是圓的,比賽的結果我們得在場上分勝負,可是場外的專業度與對選手、比賽的尊重,台灣實在應該感到汗顏,許多人對於泰國的評論卻依然停留在「啊不就是個東南亞國家」,井底之蛙的悲哀並不在以管窺天,在於對自己的無知不自知。

 

一個國家的進步必須源自於深切的反省,而反省必須來自對自己與別人的正確認識,知道自己的不足究竟在那裡,知道別人的強項究竟在那裡,而這樣的認識必須來自於基本的尊重,如果我們連稱呼泰國球迷一聲「泰國在台僑民」或「來自客隊的球迷」的尊重都沒有,又怎麼可能有深切的自省呢?除了足球領域之外,其實東南亞各國也有很多地方比台灣進步,只是我們的民族自卑感讓我們沒有勇氣承認而已。

 

自古以來,視人為奴才者有兩種,一種是高高在上、囂張跋扈的主子,另一種是自己只是個奴才,所以眼裡看到的別人也都是奴才,台灣人是那一種?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