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屬地主場成功經營的要素?

level | | 人氣 1302

A- A+

對於台灣職棒的屬地主義經營,一直都是相當熱門的話題,但是昨天在運動視界刊登了犀牛票房成長牛步 到底是不是高雄無情一文後,更是引發了讀者「非常熱烈」的反應,只是跟過去同類議題的文章不同,大部分的讀者不怎麼認同作者的觀點,這是怎麼回事?

 

在仔細看完整篇文章後,發現作者把原因歸為兩大方面,第一是澄清湖球場因遲遲無法完成認養,在設備損壞嚴重的狀況下,作者認為義大球團所開出的門票價格並沒有那樣的「價值」;第二點作者認為義大的加油應援與活動規劃仍然「了無新意」,因此無法吸引球迷進場(看留言反映讀者批鬥最兇的主要原因是第二點),其實該文作者在去年就曾對義大經營展開批評(點此連結),但讀者反應落差如此之大。筆者認為主要的癥結在於該文作者的分析過度集中在「技術層面」,而忽略了這兩年義大所面臨的「狀況本質」有所差異:

2014球季的義大,面對的是在達到顛峰後如何「維持水準」並伺機「乘勝追擊」

2015年的義大,面對的卻是一片殘破,必須「砍掉重練」的艱困。

 

話說從頭,在2013年義大接手興農後,進行一連串積極動作,不但重金禮聘曼尼來台獻技,行銷宣傳上更是主動:與悍創建立合作關係、從聯盟挖角優秀人才(李家梵),先後推出多種有創意的活動,最代表性的應該就是外野明星球員專屬席。在「曼尼效應」以及宣推單位順勢推送下,2013球季義大輕鬆的以主場平均6864人成為年度票房第一。

 

但不知是否義大高層就此認為「原來職棒經營這麼容易」,結果在13-14的休季期間,至少就筆者的觀點來看,球團董事長與領隊在這段最重要的「行銷準備期」唯一做的就是「什麼都沒做」,甚至連年度的球場活動行事曆都完全沒有規劃。會這麼推測筆者是有根據的,在去年四月份的這則報導最後一段,義大謝領隊如此表示「謝秉育表示,球團正在努力開會討論該如何救票房,除了積極安排球員走進校園,把學生球迷拉進來,並且跟義大世界合作,用配套措施挽救。」這就奇怪了,「前進校園」以及「與集團相關企業(義大世界)合作」這不是應該都在「球季開打前」就應該進行協調,怎麼會在球季開打後才臨時開會進行規劃與橫向協調?當然很快我們就知道,在當年謝領隊之所以在開季前沒有做任何事情,是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任務」要進行,而且時間長達將近半年(關鍵字:「鬥」「轉播」,嗯……就是這些啦),而在之後推出的「全犀主場」、「紫海應援」等等,看操作過程就知道完全是急就章且毫無章法,球團如此盲目的操作,票房當然開始下滑(據統計,14球季前14場主場票房義大比前年同期衰退3.96%)實際上衰退幅度並不大,可這時謝領隊使出了最終絕招--引進MLB大牌球星,所以賈西亞來了,但謝領隊搞不清楚前一年引進曼尼的成功因素,天真的以為只要引進大牌球星就能挽救票房,卻對更基本的球迷服務與行銷視而不見(當然,那時謝領隊滿腦子想到的只有「鬥死某人」),雖然球團方面十分努力,但狀況一直沒有回來,甚至導致宣推部門的大將李家梵在六月提出離職(還好因為謝領隊去年的昏庸,讓李小姐與徐裴翊相遇並開始合作,開創台灣少有的體育優質媒體,在這裡還是要為兩位美女鼓鼓掌),在這樣毫無目標策略的瞎搞的結果,14年義大的主場票房重挫37.46%,僅有4293人在四隊居末。

 

也因為去年義大高層完全放給謝領隊操作後的結果太過慘烈,今年義大重新與悍創恢復合作,並且削去了謝領隊相當程度的權限(所以今年的謝領隊非常的「乖」),但去年一年造成的傷害太大,幾乎等於全部要從頭開始扎根,這並非今年重新宣告徹底以高雄為屬地,並且把球場加油應援搞好就能輕易恢復。

 

寫到這裡,應該會有人提出疑問:不是說屬地主義是職棒經營的主流,那麼台灣要作好屬地主義經營,必須要具備哪些要件呢?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果子
  • 果子
  • 一個老球迷的碎碎念

一個血液裡有著棒球基因的老球迷 心中永遠的主場,是已經不可能再現的老台北球場 以及永遠消失的味全龍,試著以一個老球迷的回憶 來回顧這些年的棒球歷史

slice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目前共有 8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6球員異動觀測站

棒球入冬,依舊暗潮洶湧,自由市場各隊角力,無約大咖落腳何處?球星交易何時啟動?戰力分析全看這裡!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