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這是最壞的時代 也是最好的時代」談台灣棒球黃金世代

灌溉支持

名人堂 活力熊/卓子傑 | 2015/07/08

A- A+

那是最好的時代,那是最壞的時代;那是智慧的時代,那是愚昧的時代;那是信仰的時代,那是懷疑的時代;那是光明的時節,那是黑暗的時節;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絕望的冬天;我們的前途富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也一無所有;我們全都在直奔天堂,我們全都在直奔相反方向...

--《雙城記 Tale of Two Cities》

 

引用英國大文豪狄更斯名作《雙城記》開卷首章序言,這不朽名句,已被古今中外各種文學作品、演講、論文引用過無數次,跨時代、跨領域、跨產業的萬用句,可以談論時政、也可以討論運動,當然更適用於棒球,尤其是台灣的棒球。

 

雖然不喜歡體育和政治沾上邊,但台灣棒球發展和政治似乎很難切開來看,70 年代晚期,台灣在外交開始逐漸處於弱勢,那種不安的氛圍深植在台灣人心中,為了排解這種不安感,台灣人漸漸習慣透過運動賽事轉移注意力、尋求慰藉,尤其,是藉由棒球比賽,挑能贏的才有慰藉,不是嗎? 「贏球才是國球」這種觀念,從那時起就已經在台灣萌芽、生根。

 

1969-96 年這 27 年間,台灣在美國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拿下 17 次冠軍、三級棒球六度奪下三冠王,台灣政界、球界,在看待這些比賽時的心態和國外賽事舉辦的初衷大相逕庭,但中華隊畢竟是常勝軍,也因此台灣對於棒球國際賽事的,不論政府、民間,都投入相對多的資源和情感,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培育出一批影響台灣近代棒壇至深的超級巨星,這個世代,姑且稱為黃金世代吧。黃金世代的成員正是在台灣社會萌生「贏球才是國球」的氛圍下長大的。

 

 

陳金鋒:旅美先鋒、國際戰神、台灣巨砲

 

1990 年 3 月17 日,在兄弟象老董事長洪騰勝和成棒之父嚴孝章的催生下,以獅象龍虎為創始四隊的中華職棒,開幕戰於老台北球場火熱開打,成為世界上第六個擁有職業棒球的國家,自此,台灣三級棒球人才終於有了一個產業金字塔頂端的追求目標。

 

同年八月,台南縣善化國小少棒隊,在日本以三戰全勝、只失一分的成績,打敗德國、加拿大和美國,拿下台灣第 14 次威廉波特少棒賽冠軍,同年,美和青少棒和青棒同步奪冠, 1990 年台灣三級棒球第五度達成世界棒球三冠王的榮耀。這年奪冠的少棒代表善化國小,陣中有一名瘦小的六年級生,他的名字叫陳金鋒,這是他穿上中華隊藍白戰袍的起點。

 

 

 

鋒砲國際賽履歷有太多的偉業,過去 20 年中的一級國際賽事 (二屆奧運、二屆亞運、四屆亞錦賽),他代表台灣出征的戰功如下:打擊率 0.368 、 24 支全壘打、 75 分打點,他在國際賽中擊出的全壘打保守估計應該超過 50 支,名符其實的台灣巨砲,台灣棒球史上無人能出其右;同時他還是挑戰大聯盟的先驅、首位旅外大物回歸中職,最終又在中職完成百轟大業,毫無疑問是黃金世代領銜的扛霸子。

 

 

 

 

 

彭政閔: 永遠的台灣隊長

 

如果陳金鋒是台灣的不動四棒,那彭政閔就是屹立不搖的第三棒,名符其實的台灣隊長,雖然恰恰不像鋒砲那樣頻繁的在國際賽上以全壘打重擊對手,但他穩定的安打率和高上壘率,安定軍心的能力,在國際賽上絕對是台灣不可或缺的擎天巨柱。

 

兄弟象球衣贊助商logo很多,穿起來很重,中華隊球衣沒有贊助商,但是穿起來更重。

 -- 彭政閔

 

 

台灣棒球迷印象深刻的 2003 年札幌亞錦賽,大家無法忘懷的當然是台韓戰中"又是高志綱"的再見安打,但這場比賽九局時台灣仍然落後,是彭政閔率先選球上壘才開啟追平的契機,比賽殺入延長賽十局下,彭政閔在張泰山被保送後,打出右外野反方向的標準恰式安打,形成一、三壘有人的局面,最終才給高志綱用高彈跳再見安打結束比賽的契機,從逆勢追平到逆轉勝,恰恰以他十數年來不變的沉穩風格為團隊作出貢獻。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活力熊/卓子傑

筆名活力熊,作家、廣告人,東海大學中文系畢業, 經歷:派諾廣告公司文案、La new/Lamigo行銷部副主任、《運動視界》主編、《麥卡貝Sports》總編輯、《TSNA》總編輯,著有《四百英尺外的王者:高國輝 》(天下文化出版)。...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14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新編熊猿行銷史

La new 熊和 Lamigo Monkeys 已然是兩支完全不同的球隊,但桃猿如今的商業模式,許多成功與失敗的經驗,早在熊隊隊史 7 年中就已經打下基礎,要談桃猿的現在,就得從過去的 La new 熊隊說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