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7/09

對於曹錦輝,是寬容還是鄉愿?

《孟子·盡心下》萬章曰:『何如?斯可謂之鄉愿矣?』曰﹕『何為踽踽涼涼?生斯世也,為斯世也,善斯可矣。』閹然媚於世也者,是鄉愿也。 (感謝讀者Victor Chung指正出處,已...

作者:康士坦丁

JohnnyY

很棒的一篇文章,從不起訴書內可以看到很多關鍵,小曹有接受招待,有答應放水,我反串一下,台灣的司法不可信,法官都會貪污栽贓了,更何況區區一名檢察官,對了,打假球怎麼可以跟殺人放火相提並論呢,我只能說在社會上打滾越久的人,越能夠知道,縫要怎麼鑽,話要怎麼圓

康士坦丁

呵呵,這位大大應該遇過不少曹粉吧

Han Hung

有吃過河粉冬粉沒吃過曹粉ㄟ

其他的個人意見我是沒特別的意見
但是就是對於檢察官這種石破天驚的不起訴書非常有意見

佳偉

很抱歉,我直接看結論!
不過,結論我超欣賞的!

康士坦丁

呵呵,謝謝!
內文的確冗長了點,不好意思!

佳偉

內文冗長? 不會啊! 要詳盡就一定要有一定的長度!
只是,我不想看某選手的訊息(包含過去),但是,我想了解每位運動視界的作者的想法,所以,我都只看結論。

康士坦丁

謝謝您的不嫌棄。
真的每次看到這些人的訊息,心裏都會隱隱抽痛幾下!

Roy69

完全沒辦法理解曹粉的邏輯,
看來他們是康師傅泡麵和味全罐頭吃多了

康士坦丁

是啊,其實真的沒那麼複雜。有時候甚至也不是法律、更無關道德問題,而是很單純的邏輯問題。

例如,某些曹粉總會說:請尊重法律,不起訴就是無罪!
但是提到不起訴說明書中的內容,他們卻又說:台灣法律不可信啊!
..................XD

莊千儀

謝謝你。
這篇說的太棒了。

但當初傷害中職也是事實。
潔身自愛的球員何其無辜?
進場力挺的球迷又何其無辜?
現在中職努力進步中,還是被說打x球。
難道因為多年後,他又能站上大聯盟
所以風向就變了?
傷害就不見了?
他,不重要了。
我只知道大聯盟還有其他努力的台灣球員
中職也還有一群自愛的球員以及未來新星值得我們期待,值得我們吶喊和加油。

康士坦丁

是啊!一起為未來加油吧!

王章曦

拜讀了這麼多文章…
您的文章讓我感動與感慨不已…
多少人天南地北的瞎扯…就為了替他圓謊
我們不是聖人…不能原諒曾經重重的傷害台灣棒球的人…誠如您的文章所言…
真的環境那麼險惡…
依然有屹立不搖的球星值得我們尊敬…
以前有…現在有…我相信未來還是有…
不需要為了一個與組頭勾三搭四的人
消磨我們熱愛的棒球的心…

康士坦丁

台灣有你這種球迷,真好!
一起為潔身自愛、努力堅持的好球員加油吧!

Play ball~~~


來取暖了~

康士坦丁

呵呵,各種意見都予以尊重。
只能說…或許價值觀不同吧!

Play ball~~~


寫得很好

旁人多言 即為蛇足

道德迷版主你好

INFINITI

在假球風聲鶴唳的時代 , 明知對方是組頭卻多次見面拿錢白嫖 , 漬漬漬

康士坦丁

顯然又是鬼打牆的開始,不斷重覆說過的話。

是沒錯,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曹錦輝「打假球完成」,但是這主要只是因為:打假球根本就無法「積極證明」(內文已經說過了)
雖然無法證明他「打假球完成」,但是…
他主動洽談打假球的價碼,這樣還不夠?這樣叫道德標準太高?
他還要求組頭代為額外下注,這樣還不夠?這樣叫道德標準太高?
他還要求先付部份賄款,這樣還不夠?這樣叫道德標準太高?
他還(非常)多次接受組頭的性招待,這樣還不夠?這樣叫道德標準太高?
他(非常)多次接觸組頭後,就突然不明原因大爆炸導致球隊輸球,這樣還不夠?這樣叫道德標準太高?
(上述這些也是同樣鬼打牆的又再重覆,內文也寫過了)

我覺得我寫這篇已經把道德標準降到最低了,低到我自己都感到有點羞愧了。
你認為這種低標叫「道德迷」?
不過,無論道德標準再怎麼無下限,每個人的意見還是都值得被尊重的。也謝謝你的指教。

康士坦丁

其實關鍵問題根本也不是能不能證明「打假球成功」,而是他做了那些事……

他主動洽談打假球的價碼,這樣還不夠?一定要證實打假球成功?
他還要求先付部份賄款,這樣還不夠?一定要證實打假球成功?
他還(非常)多次接受組頭的性招待,這樣還不夠?一定要證實打假球成功?

(上述這些也是同樣鬼打牆的又再重覆,內文也寫過了)

Chang Eason

說這麼多,簡單說就是:

1目前沒有100%判別是否打假球的工具。

2既然沒有,所以只能要求球員"不能接近不該接觸的人"(即道德規範),因為瓜田李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旦接觸是有口都說不清。

3如果接觸了,縱使法院判決無罪,也很難讓球團及球迷相信其清白!因為這一切在簽約前及日常中,都有開課告誡球員!既然知道,那冒險去接觸組頭的目的是啥?

4球團票房流失,球員擔心失業,球迷信任搖擺,對手懷疑放水,請問曹再上場投球,這場比賽還能看嗎?

當世界沒有判定打假球的科學儀器前,球員只能"迴避"不該接觸的人,這是義務!就像法官判決前不能私下接觸當事人,有血緣及利害關係也要迴避,以免影響判決!同理,球員接觸組頭,如何能期待表演出精采的球賽?

康士坦丁

Chang Eason兄真是精簡扼要,我還要多學習學習!

tulo02

照上面的標準,那對於被法院直接認定是放水共犯的洪一中、吳復連,以及白手套的陳義信,看法如何呢???(花蓮高分院92年再字第1號判決)

另外日本黑霧事件接觸黑道賭徒的球員,也沒被終身禁賽,中職可以有中職自己的標準,但追殺到國外,自己門戶還清理不乾淨,讓法院認證的放水共犯變成國家隊首席教練,我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

康士坦丁

自己找到了,看了一下…請問tulo02仁兄有看過該判決書嗎?
該判決書中只是針對被告甲OO做出判決說明。針對您提到的其他相關人等(洪一中、吳復連、陳義信)並未做查證,後續也是移送地檢署調查偵辦而已,根本沒有所謂的「判決」。

tulo02

康兄你可能看錯判決了,我指的判決是這個:

事實:
85年10月 4日甲○○自國外聯絡國內不詳姓名成年手下指
示江泰權、鄭百勝,及透過兄弟象球員陳義信連絡其他球
員陳逸松、洪一中、李文傳、林易增、吳復連等人,又透
過興農牛隊球員陳威成連絡其他球員黃忠義、張文宗、王
傳家、張耀騰等人,分別於85年10月 6日統一獅隊對兄弟
象隊,85年10月10日統一獅隊與興農牛隊比賽打放水球,
即要統一獅隊全力贏該 2場球賽,兄弟象隊及興農牛隊應
輸各該場球賽,以利其詐賭贏錢,並指示江泰權、鄭百勝
於其手下送罐裝可樂至現場時即表示伊等務必全力贏該場
球賽。比賽結果,果因上開各球員配合打放水球而使統一
獅隊分別以10比 1勝兄弟象隊,及以5比1勝興農牛隊而放
水得逞,甲○○因而獲得鉅額賭金。

罪名認定:
被告與江泰權、鄭百勝、郭尚豪、陳義信、陳逸松、洪一中
、李文傳、林易增、吳復連、黃忠義、陳威成、張文宗、王
傳家、張耀騰就事實欄二部分;各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皆為共同正犯。

該判決因為檢察官沒起訴到洪一中、吳復連、陳義信,只能就這樣認定,沒有辦法對他們判刑,但一個判決對放水事實寫這麼明白,中職可以不處理嗎?

tulo02

剛剛回錯篇
真的要說,法院調查後,認為沒起訴到的人是共犯,跟一個不起訴書比起來,你覺得哪個可信,我想是不證自明,你說沒對洪一中等人認定,基本上是不正確的,在一般刑事案件中,因為社按的人未必是起訴的人,在調查過程中,因為共犯關係,如果法院心證成立,還是會寫進去,當然對沒被起訴到的人是沒效力的,他們也沒來法庭上辯證過,對他們有效也不公平,但同等來說,不起訴書一樣啊,你只看到檢察官片面擷取的證據,沒經過公開所有卷證,沒經過被告到法庭辯論,如果不起訴書你可以採信,我想不出道理你不採信一個經過好幾個法官,前後兩三審都到再審了的判決耶

康士坦丁

tulo02仁兄:沒錯,我看的就是這一篇,您這一部份只是截錄判決書中的其中一小段而已。

這中間的確有模糊空間,因為畢竟真的完全沒經過任何查證。您說這和不起訴書哪個可信度高?我無法簡單一接回應,我只能說:曹錦輝的不起訴書事證明確(是指和組頭交涉及曹錦輝本人的意圖而言,不是「打假球成立」)。而您提出的這份判決書中,完全沒有任何查證。(法官判決只能說是針對「甲OO有共犯…」,至於該共犯的明確事證並無交待。至少我們一般人完全看不到)

不過您提到中職在這方面的「無視」…,這點我也同意。所以我一直認為(文中也有提到),中職現行的標準根本稱不上什麼「最高標準」,像這種類似的情形,就算檢察系統失職(後續應該另案偵辦),中職應該自己要發動調查(MLB就是這麼做的),至少要有個回應(講難聽一點,做個表面、找個藉口也好吧?)

所以其實我也強調過,並沒有人說中職沒責任,更不是說要曹錦輝一個人擔所有假球的責任。只是檢討中職和請敘述曹錦輝的錯,並不衝突啊!中職一直都很爛、現在還在爛…並不代表他就可以主動去找組頭談價碼、接受組頭性招待…。要檢討中職,可以另外專題討論,可以罵的比曹錦輝可能多上十倍不只吧…

tulo02

判決書沒經過查證寫在判決書裡,那基本上是大大大大大的違反了很多法官倫理,我不知道你認為沒查證的理由是什麼???????這件固然起訴的是蕭登獅,問題是法院要認定蕭登獅有沒有犯案,犯案到什麼程度,詐欺是既遂還未遂,請原PO稍微思考一下,如果你是法官,你該不該調查蕭登獅怎麼犯案的過程、有沒有放水成功、共犯是誰?基本上,如果法官在這種非得認定犯罪事實,因為事關詐欺有沒有既遂的情況,他無法確認共犯是誰,是可以直接在判決書寫不知名球員的,但顯然法官沒這樣做,你要質疑法官沒查證就認定蕭登獅共同詐欺既遂,這可是枉法裁判喔...。也許你可以質疑法官判決書沒交代清楚,但要說法官都沒查證,我認為是沒道理的。

更何況,你完全接受了不起訴書所認定的事實,那同樣標準,我是想不出為什麼可以說法院在蕭登獅這件沒查證,卻全盤接受不起訴書認定,仔細看不起訴書內容就知道,完全既沒有曹錦輝答辯,連組頭也是片面引用,也許你不知道,但從同案另件起訴書附錄有組頭白手套說詞,基本上,是前後不一的,檢察官有交代為什麼只採對曹錦輝最不利的說詞嗎?這才是令人質疑的主因。

最後,我很同意康士坦丁大所說的,中職自己應該調查並對任何涉案球員給個交代,而不是毫無標準,表面上是看司法調查,但實質上有太多太多特例,有些連列被告都沒有,還通過測謊,卻被默契封殺(郭銘仁、許竹見),而很多人在批評曹錦輝同時,都說,中職也該檢討,但實質上,我們看到的是不停的不停的有很多箭往曹錦輝身上射,而對於吳復連還能當國家隊首席教練,卻幾乎沒任何質疑(我可能是唯一的幾個發表見解質疑的),撇去對曹錦輝的任何情感,他已經被國家隊除名、被中職終身禁賽,他不是沒受到任何處罰,然而吳復連、洪一中、陳義信,有任何說明或懲處?完全沒有,結果箭還是往曹錦輝身上射,恕我不贊同這種把過錯往一個人身上倒,獵殺女巫的行為。

康士坦丁

我明明就針對所謂的「沒查證」解釋得很清楚了:
(法官判決只能說是針對「甲OO有共犯…」,至於該共犯的明確事證並無交待。至少我們一般人完全看不到)
為什麼要忽視扭曲?

前面也認同過:
「不過您提到中職在這方面的「無視」…,這點我也同意。……」
為什麼還是一直要堅持在這些方向上打轉?【本文是針對曹錦輝事件…】就這麼簡單!但不代表中職沒有任何責任!
難道檢討鄭捷事件時,也要先把社會上所有的犯罪全部抓光光才能談嗎?不必這樣模糊焦點吧?

Thomas Kao

光看小標還以為是在幫曹護航...:P 

對曹這個人、所做的事,我個人態度是「我欲無言」。

就讓那些眼中只有MLB、自以為的「贏球迷」,繼續嘲笑我們這些「道德迷」吧,他們永遠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棒球之所以會讓人愛入心魂深處,是因為它的公平和純粹。

康士坦丁

【棒球之所以會讓人愛入心魂深處,是因為它的公平和純粹。】
這句真是值得收藏!

Thomas Kao

對呀,我們空虛寂寞覺得冷,取暖應該不犯法吧,你如果覺得很熱,何苦還湊過來喊燙呢?

康士坦丁

樓上所謂的「錯誤」,我在內文、回應裏已經又再重覆很多次了。

這不叫鬼打牆,什麼才叫鬼打牆?

Han Hung

很鳥的一個文章
如果你知道台灣很多檢察官怎麼辦案的
就不會把一個如此荒誕的不起訴書拿來說書

Chang Eason

那就有請你這位超級鍵盤檢察官來辦案!相信你一定更明察秋毫!

康士坦丁

呵呵,對對對!我漏掉了這個藉口。
不過我是以為這麼偏頗的藉口應該不太有人好意思直接說出來…

一、如果檢察官寫的不起訴書「如此荒誕」,曹先生為什麼要認錯?不起訴中提到的所有事證,所有當事人全都承認的!

二、如果要簡單的用一句「檢察官不可信」隨便帶過,那其實就沒什麼好討論的了。也請還雨刷一個清白吧!

JohnnyY

因為家裡有人跟人有金錢上的紛爭,也跑過好幾次的法院,我個人是感覺,檢察官調查的很詳盡,不管在證詞上的確認與調查,對了,剛好也是詐欺這個罪名

選手村

這篇文章真的很棒
但是有個小建議
起訴書的文章內容好長XDDD
可以附上連結跟留下重點文字即可!!!!

謝謝 =)

康士坦丁

感謝選手村前輩指教,立即修正!

Victor Chung

開頭的一段話
是出自《孟子》的《盡心下》而非《萬章》
但版主精闢言論振聾發聵
不過就像有人覺得道德是舊時代的產物一樣
跟他們費唇舌根本浪費力氣

康士坦丁

非常感謝指正,慚愧慚愧,已修正,謝謝您!

Kuangjian Ju

第3大點的舉例那些每個行業的底線...
還是有經濟犯從事經融業而且還被邀請當董座
一堆貪汙的政客還是繼續從政
只能說...底線這種東西...是看你有沒有權利(或實力)
哀....

康士坦丁

公務人員任用法裏有明文規定:公務人員之任用必須依法考試及格,經過考試具備公務人員資格者,不得任意取消其職位。而有貪污前科即不得參加考試。
您說的情形應該是指「政務官」的職位,是隨時可以聘任或解聘的(例如新聞上常看到的一些常替換的「官員」),或是經過選舉出來的民意類公職(例如地方首長、民意代表)。
不過您說的社會現實面的確也是如此。包括曹錦輝現在的狀況,不也正是這樣嗎?只要有「實力」,就是有人不問是非的挺到底…

Kuangjian Ju

覺得時間久 很多事都會被淡忘
想想當初黑鷹
現在對廖他們還有甚麼看法?

康士坦丁

唉…心痛

魏銘良

補充一下 打臉應該不必然有「自我矛盾」這樣的意涵在內

"自信滿滿認為很有道理,有時後就會有其他鄉民回文,拿出一些有力的根據或更專業的知識,直指出那個人的重大事實錯誤或推論謬誤等等,讓那個人很丟臉。大家一般就會稱這種文叫打臉文,"

http://zh.pttpedia.wikia.com..

大概就是 原本要踢館 結果被真正專業的反踢館 這樣的意思

康士坦丁

嗯嗯,有理!「自我矛盾」應該算是「其中之一」而已!
想必是資深鄉民!感謝指教!

康士坦丁

唉…感慨

tulo02

不起訴書重要的不只是事實,還有檢察官認定這些適時的根據,整份不起訴書,證據都是組頭和白手套,連酒店媽媽桑和小姐的證詞都沒有,你自己去看清楚,那些號稱日期、場次很明確的放水約定,根據是什麼?我告訴你,檢察官居然完全沒有寫根據是什麼!!!!!!!!!!!蔡政宜既然稱曹錦輝答應放水,那我問你,蔡政宜和曹錦輝約定的放水價碼是多少???前金多少???你找不到的,因為根本就沒寫,一份好的判決書,都還會寫被告怎麼答辯,不能採的理由是啥,請問你這份不起訴書有寫到任何一句曹錦輝怎麼回應嗎??

如果這樣也是封殺的理由,那請你去看一下台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92年再字第一號判決,裡面認定吳復連和洪一中是蕭登獅放水的共同正犯,陳義信是白手套,結果他們現在還在當總教練,當國家隊首席教練,還可以向傳奇致敬,一個被法院不起訴的人,要被追殺、被不停寫文章批判,這些直接被法院認證的放水共犯,該輕易放過???


康士坦丁

請問tulo02仁兄有看過該判決書嗎?
該判決書中只是針對被告甲OO做出判決說明。針對您提到的其他相關人等(洪一中、吳復連、陳義信)並未做查證,後續也是移送地檢署調查偵辦而已,根本沒有所謂的「判決」。
聯盟的標準和作法都有檢討的空間,但是其實我在內文不是也說過了嗎?這和球員的個人行為並不相關吧?把所有人都拖下水,中職全部解散倒閉,還是改變不了曹錦輝接受性招待的事實!
不起訴書沒看到曹錦輝的回應?您都沒看電視嗎?他自己本人親在在電視上都回應過了耶!

tulo02

這個是判決啊,針對甲OO,也就是蕭登獅的放水事實調查,因為一定有人配合啊,所以調查到配合的人有陳義信、洪一中、吳復連,所以寫進判決,這當然是判決。
其他回應如前面,另外曹錦輝回應是什麼?他說很多次他沒越過紅線,沒答應放水啊,坦承交友不慎,這是他的回應,不起訴書寫得只有他交友不慎嗎?可不只,檢視不起訴書,不是只看他內容,還要看他引用的證據是什麼,他中間有一大段完全沒寫根據是什麼,這能信嗎?還有花蓮高分院的判決書,是直接寫洪一中、吳復連、陳義信是共同正犯,不是什麼完全沒認定,頂多只能說檢察官沒起訴到他們,法院判決對他們無法律上效力,跟不起訴書一樣啊,不起訴書也沒法律上效力,如果不起訴書可以封殺曹錦輝,這些人還繼續當總教練、國家教練,你不覺得更嚴重?

康士坦丁

tulo02仁兄:沒錯,我看的就是這一篇,您這一部份只是截錄判決書中的其中一小段而已。

這中間的確有模糊空間,因為畢竟真的完全沒經過任何查證。您說這和不起訴書哪個可信度高?我無法簡單一接回應,我只能說:曹錦輝的不起訴書事證明確(是指和組頭交涉及曹錦輝本人的意圖而言,不是「打假球成立」)。而您提出的這份判決書中,完全沒有任何查證。(法官判決只能說是針對「甲OO有共犯…」,至於該共犯的明確事證並無交待。至少我們一般人完全看不到)

不過您提到中職在這方面的「無視」…,這點我也同意。所以我一直認為(文中也有提到),中職現行的標準根本稱不上什麼「最高標準」,像這種類似的情形,就算檢察系統失職(後續應該另案偵辦),中職應該自己要發動調查(MLB就是這麼做的),至少要有個回應(講難聽一點,做個表面、找個藉口也好吧?)

所以其實我也強調過,並沒有人說中職沒責任,更不是說要曹錦輝一個人擔所有假球的責任。只是檢討中職和請敘述曹錦輝的錯,並不衝突啊!中職一直都很爛、現在還在爛…並不代表他就可以主動去找組頭談價碼、接受組頭性招待…。要檢討中職,可以另外專題討論,可以罵的比曹錦輝可能多上十倍不只吧…

tulo02

判決書沒經過查證寫在判決書裡,那基本上是大大大大大的違反了很多法官倫理,我不知道你認為沒查證的理由是什麼???????這件固然起訴的是蕭登獅,問題是法院要認定蕭登獅有沒有犯案,犯案到什麼程度,詐欺是既遂還未遂,請原PO稍微思考一下,如果你是法官,你該不該調查蕭登獅怎麼犯案的過程、有沒有放水成功、共犯是誰?基本上,如果法官在這種非得認定犯罪事實,因為事關詐欺有沒有既遂的情況,他無法確認共犯是誰,是可以直接在判決書寫不知名球員的,但顯然法官沒這樣做,你要質疑法官沒查證就認定蕭登獅共同詐欺既遂,這可是枉法裁判喔...。也許你可以質疑法官判決書沒交代清楚,但要說法官都沒查證,我認為是沒道理的。

更何況,你完全接受了不起訴書所認定的事實,那同樣標準,我是想不出為什麼可以說法院在蕭登獅這件沒查證,卻全盤接受不起訴書認定,仔細看不起訴書內容就知道,完全既沒有曹錦輝答辯,連組頭也是片面引用,也許你不知道,但從同案另件起訴書附錄有組頭白手套說詞,基本上,是前後不一的,檢察官有交代為什麼只採對曹錦輝最不利的說詞嗎?這才是令人質疑的主因。

最後,我很同意康士坦丁大所說的,中職自己應該調查並對任何涉案球員給個交代,而不是毫無標準,表面上是看司法調查,但實質上有太多太多特例,有些連列被告都沒有,還通過測謊,卻被默契封殺(郭銘仁、許竹見),而很多人在批評曹錦輝同時,都說,中職也該檢討,但實質上,我們看到的是不停的不停的有很多箭往曹錦輝身上射,而對於吳復連還能當國家隊首席教練,卻幾乎沒任何質疑(我可能是唯一的幾個發表見解質疑的),撇去對曹錦輝的任何情感,他已經被國家隊除名、被中職終身禁賽,他不是沒受到任何處罰,然而吳復連、洪一中、陳義信,有任何說明或懲處?完全沒有,結果箭還是往曹錦輝身上射,恕我不贊同這種把過錯往一個人身上倒,獵殺女巫的行為。

tulo02

還有對我而言,始終最大的質疑是,既然大家要認定不起訴書內容為真,不管這份不起訴書只片面引了組頭說到最不利曹錦輝的證詞,而不管組頭前後說法不一,也完全沒有引到曹錦輝怎麼回應,而且在事實認定完全不符合常理,一個不起訴書所稱回國就談價碼、前金的球員,居然完全沒任蔡政宜達成任何價碼共識,也沒拿前金,就答應打放水球,只是因為下雨沒打成,這種事實是多不合理,多讓人感覺曹錦輝是不是智商下降很多的離譜認定,稍微想一下就知道,真的要打,還會因為各種理由一場都打不成?這顯然完全違反一般人認知。不起訴書對號稱放水嫌疑的場次更是離譜至極,整段事實認定唯一引到的根據是郭一峰說曹錦輝狀況起伏很大,這份書狀專業度到底在哪???雖然這樣說很不客氣,但如果這份不起訴書你都能信,花蓮高分院這份再審判決歷經兩個審級、三個不同刑事庭、九個法官開庭調查認定,真的會比這份不起訴書還不可信??還是你們覺得法官寫判決書可以亂寫共犯是誰???

康士坦丁

如果組頭有心害曹,而編了一大堆細節非常清楚的交往過程,還把所有人全部仔細串證好,但是最後卻又說曹沒有放水成功,這才叫不合理!
如果覺得不起訴書不可信,卻又覺得曹被不起訴就是無罪,這才叫不合理!
如果事證羅列交待明確,所有當事人全部承認的不起訴不可言,卻說他案判決書中完全沒有交待任何事證提到的人名,就是定罪鐵證,這才叫不合理!

tulo02

全部串證好?跟誰串證好?就連他們自己陳述都前後不一,先聲稱曹有答應,後來又說曹不置可否,再來還說,那場合就是喝酒,不談那個,你怎麼知道他們有串好?就說不起訴書有一大段場次那邊,完全沒交代根據,無從判斷合不合理啊

tulo02

照我原文,我是質疑雙重標準,不起訴書這種書類可以信,判決書有什麼不能信的,可信度還更高哩。你曹錦輝都被中職禁賽,國家隊除名,還要追殺到國外,判決書提到的卻沒任何說明處置,哪邊嚴重,不言可喻

康士坦丁

哪裏不同了?不起訴書中人、事、時、地、物全都說明過,每個人的證詞全都一樣,而且包括【曹錦輝本人也都承認】(所有的交流過程),唯一不承認的是「完成打假球」這件事。這好像說過非常多次了,我們可以不必這樣一直重覆的浪費時間嗎?

您說的「先聲稱曹有答應,後來又說曹不置可否,再來還說,那場合就是喝酒,不談那個」…這些根本是不同事啊,怎麼能全擺在一起,然後說這叫「前後不一」?

tulo02

所有交流過程都承認?? 所有人供詞都一致???請問你根據在哪?不起訴書只有片面引述幾句話而已耶,曹錦輝更沒有承認所有交流過程,到底你根據在哪???你這已經是造謠了,我發現你根本沒把不起訴書看完,如果你要評論,最基本的是把你要評論的東西看熟,等你看熟,再來討論好嗎??然後你先看清楚,不起訴書每一段認定事實的根據是什麼?就說了明明有一大段完全沒有引到認定的根據是什麼,然後再去找同案被告被起訴的附錄來看,再來寫評論,好嗎?

康士坦丁

呵呵!
不好意思浪費您的時間了。
祝福您有個愉快的一天!

洪松昇

您說的都很對,
我對職棒了解不深,所以想請問一下。
曹的事件過後,中職做了那些改革和應對。
可以防止這類的事情再發生?

康士坦丁

大哉問…

Play ball~~~


四處奔走

希冀提高刑度 增加恫嚇力

或許成為之後運彩條例的養分

https://www.ptt.cc/man/Baseb..


tulo02

真的要說,法院調查後,認為沒起訴到的人是共犯,跟一個不起訴書比起來,你覺得哪個可信,我想是不證自明,你說沒對洪一中等人認定,基本上是不正確的,在一般刑事案件中,因為社按的人未必是起訴的人,在調查過程中,因為共犯關係,如果法院心證成立,還是會寫進去,當然對沒被起訴到的人是沒效力的,他們也沒來法庭上辯證過,對他們有效也不公平,但同等來說,不起訴書一樣啊,你只看到檢察官片面擷取的證據,沒經過公開所有卷證,沒經過被告到法庭辯論,如果不起訴書你可以採信,我想不出道理你不採信一個經過好幾個法官,前後兩三審都到再審了的判決耶

JohnnyY

法官並不會調查,這部分是檢察官的權責,法官是依照檢察官的調查內容作判決

tulo02

這件起訴是民國85、86年,當年刑事訴訟法還沒修正為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你知道當時開庭是怎樣嗎?案子進到法院,檢察官基本上只有九字真言,其他都是法官在做、在調查,的確,我們不能說檢察官都沒調查,但要說法官只依照檢察官調查內容作判決,顯然你對臺灣司法實務並不是那麼熟悉,更別說,就算90年初修正所謂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後,法官也不是完全不調查,不管怎樣,你認為法官只對檢察官調查內容判決,是不符合臺灣司法實務,尤其不符合民國85、86年前後的司法實務。

Play ball~~~


t大

有牽扯到法律見解的部分我就不多言了

畢竟那是連 提起評鑑 都不被受理的一塊

有一個問題單純請教一下

"謹如起訴書上所載"

我怎麼算都是八個字

九字真言是哪一個版本...?

tulo02

好像是,如起訴書,請依法判決,這樣是九字,哈哈,也可能十字十一字啦,例如如起訴書所載,請依法判決

adamwang

當年就是看了起訴書之後, 對於曹錦輝的動機大大地遙了遙頭, 這樣地步入邪惡的深淵。即使要彌補, 也不知要付出多大代價才補得回來.
但看到批打假球的人這麼多, 台灣的棒球環境依舊這麼惡劣, 還是請各位賢達多鞭一鞭中華職棒, 學學MLB的公信力和防詐的決心; 還有改善勞資制度、不要再佔盡球員便宜了; 督促政府對運動人員和環境的實質支持; 多關注司法執法單位一直無法有效偵辦及懲處犯罪集團的背後原因; 棒協的腐敗及無限上綱對球員的徵召及對比賽人員的照顧忽略; 對優秀人員的獎勵制度 (放寬兵役限制或其他)... 等等, 有太多事要做了. 大家一起努力吧! 作者若願發聲, 我們這些微小的讀者和球迷一定支持.
否則光盯死幾個球員, 只是出出氣, 卻對造成犯罪的大環境視而不見, 也是鄉愿的!
光批球員, 就如同

康士坦丁

嗯嗯,擲地鏗鏘,的確如此!慚愧慚愧!

不過說實在的,很多制度面的問題,牽涉太廣,或許無法全面深入了解、或許無暇整理資料、也或許是墮性使然…沒問題時就懶得特別說什麼。但是像這次12強徵召問題,許多人也沒放過批判制度和主事單位的機會。

不過說再多也不能否認,您提到的這些方向的確值得思考加強。感謝指教。

Timothy Liang

你這篇太扯了。



哪有直接說破的?

JohnnyY

tulo02兄,判決書是針對被告,高等法院是在被告提起上訴而再審,所有事實部分也是以上一審來陳述,上一審法官是認定其他球員也應該是有加入,所以才把這幾位球員寫入,這幾位球員有跟組頭接觸嗎,以判決書看,是沒有,是透過江泰權、鄭百勝、郭尚豪,這幾位判決確定的球員,其他被陳述球員也因為檢察官另案調查查無事證而不起訴,簡單說承審法官是依照檢察官的調查內容來寫判決,第一審法官是在判決書中認定洪一中等球員應該有涉入放水,這部分是要另案調查的,檢察官調查的結果是不起訴,之後被告在提起上訴,高等法院是依照被告的權力再審,判決書的內容是依照第一審法官的判決陳述,並不會在上事實做變更,只對判決結果去變更,罪名是否成立

tulo02

基本上,這份高院判決是有針對不起訴部分做說明的,他直接說不起訴的部分沒調查到該判決認定的場次,所以不足作為有利認定的理由,另外,台灣再審通過,依刑事訴訟法規定是依原本審級更為裁判,是全部重審,並不是像你說的不會在事實上做變更,只能說再審法官跟原審法官看法一致,不然無需在判決書交代不起訴書不包含這一件。另外你的說法很詭異,蕭登獅依報導曾說過在兄弟他只認識陳義信,判決書事實也是說是透過陳義信邀集洪一中、吳復連打假球,這判決書事實欄寫得很清楚啊,為什麼你會說以判決書看沒有?更別說,既然如你說原一審法官都認定是有洪一中等人了,再審法官也交代不起訴書沒認定到這一件,那表示法院還是認為洪一中、吳復連有啊。最後,再強調一次,檢察官為什麼不起訴陳義信等人不得而知,但依司法實務沒有什麼法官只依照檢察官調查內容寫判決這種事,法院也是要調查、確認檢察官起訴事實,我不知道法官只依照檢察官調查內容寫判決這樣見解哪裡來的,更別說本件原一審、二審是在民國85、86年間,檢察官起訴丟給法官去調查的情況更是普遍!如果不起訴書這種內容大家可以採信,我是不懂認為這件判決沒查證的理由在哪啦

tulo02

還有對我而言,始終最大的質疑是,既然大家要認定不起訴書內容為真,不管這份不起訴書只片面引了組頭說到最不利曹錦輝的證詞,而不管組頭前後說法不一,也完全沒有引到曹錦輝怎麼回應,而且在事實認定完全不符合常理,一個不起訴書所稱回國就談價碼、前金的球員,居然完全沒任蔡政宜達成任何價碼共識,也沒拿前金,就答應打放水球,只是因為下雨沒打成,這種事實是多不合理,多讓人感覺曹錦輝是不是智商下降很多的離譜認定,稍微想一下就知道,真的要打,還會因為各種理由一場都打不成?這顯然完全違反一般人認知。不起訴書對號稱放水嫌疑的場次更是離譜至極,整段事實認定唯一引到的根據是郭一峰說曹錦輝狀況起伏很大,這份書狀專業度到底在哪???雖然這樣說很不客氣,但如果這份不起訴書你都能信,花蓮高分院這份再審判決歷經兩個審級、三個不同刑事庭、九個法官開庭調查認定,真的會比這份不起訴書還不可信??還是你們覺得法官寫判決書可以亂寫共犯是誰???

JohnnyY

我並沒有不相信小曹的不起訴書,上面也很清楚寫出小曹有去會見組頭,接受招待,這部分我想大家都沒異議,至於是否答應打假球,這部分就不得而知了,因為不起訴書上寫的是沒放水成功,組頭說的話可不可信,你都說不信了,那蕭登獅這個大組頭說的話你確信,我是沒辦法判斷,我信小曹律師說的,「曹錦輝確實曾經和一些不適合的人,去一些年輕人常去的地方,但是曹並未承諾任何事情。」那比較一下大聯盟規章21條,「任何球員只要有意圖、同意要打假球,或沒有向MLB通報被人要求放水的訊息,都是可以構成被宣判終身禁賽的理由。」你覺得呢

JohnnyY

在民國85.86年,刑法尚未修改無罪推定,雖然不起訴書沒寫到該場次,但是未經任何審判,是不是已經是未審先判了,判決書內也沒寫到其他人是如何收取酬金,按目前法律是會這樣寫判決書的嗎?我想時空對調,蔡政宜是不是會就小曹沒放到水而被寫進詐欺取財未遂罪呢,我想強調的是我們看不到當時不起訴書的內容,根本無從去比較,以目前的法律看當時的起訴書,是不能把這些人當做犯罪事實來陳述,小曹是因為不起訴書被公布,大家才知道事情始末,第2審法官是會調查,但是是就第一審檢察官與證詞內容調查,除非有新的事證,臺灣板橋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9年度矚訴字第1號與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0年度矚上易字第6號,你可看一下,都是以第一審檢察官偵察內容與證人證詞來做審判

tulo02

無罪推定法律規定一直都有..........,實務上有沒有是另一回事啦,你的問題是你相信不起訴書上所引的組頭話,不管他有沒有前後不一,卻不相信蕭登獅的話,這太詭異了,質疑的重點一直都在雙重標準。至於你引99年板院判決是沒有意義的,你從判決根本也看不出法院有沒有調查什麼,除非你有看卷宗。另外我不知道你所引的MLB規則是哪一條,原文在哪,懲罰是什麼,暫時先不予置評,然而就算MLB在這邊沒真的照規章作,仍然不代表中職可以到處追殺,要照你所稱的MLB規章認定,中職還有球員可以打球嗎?而且一直追殺早已被封殺的曹錦輝,卻不去質疑判決書寫到的洪一中、吳復連,聯盟有沒有給交代,真的不覺得是哪邊比較嚴重嗎?

康士坦丁

JohnnyY仁兄明明白白的寫出來了啊:【大聯盟規章21條】

至於您一直堅持的「他案判決書中提及的球員…」,我前面不是也回覆過了,這個的確應該深入追查……。再退一萬步來說,不管怎麼樣,這些都和曹錦輝無關。中職超級爛、標準不一,所以曹就可以和組頭勾勾搭搭接受性招待嗎?這些是兩回事吧?您要檢討中職我也沒反對過,只是「本文」是針對曹錦輝事件,就是如此而已。

這些不是全都一再重覆的嗎?其實應該沒那麼難理解吧?大家可以不要一直浪費彼此的時間嗎?

JohnnyY

1.是你說組頭的話前後不一不可信,但是不起訴書上並沒這個問題?
2.我並不是在說蕭登獅的話可以可信,而是無罪推定是民國92年刑法才修改的,85.86年的判決部分是有爭議的,不起訴這些人但是未經法院審判就被寫進判決書
3.判決書內寫得很詳盡,法官對於檢察官與證人證詞內容都有調查,請你看一遍就知道,我有把案號詳盡寫出很好查
4.小曹承認有接受性招待,其他證人也稱小曹有答應打假球,證人包括其他涉賭球員,只是沒成功
5.不起訴就是沒罪,但是答應放水在任何職業運動都會被處最嚴厲的懲罰

tulo02

1. 一邊講無罪推定原則,一邊把不起訴內容直接認定為真,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一邊說法官只依檢察官調查的斷案,一邊又講法官對於檢察官和證人證詞都有調查,這是什麼樣的錯亂邏輯??????

2. 你說說看不起訴書有哪些證人的證詞??????從頭到尾只有組頭和白手套,到底要說幾次呢,共同被告證詞都要經過補強證據補強,你的補強在哪??就說有一大段完全沒有引用任何根據,我不知道要講幾次。

3. 不起訴書根本只有引部分的證詞,你們就看得很高興了,但是還有其他被告起訴書有附錄,可以自己去找來看。已經一再說了,不起訴完全沒經過對質詰問,沒完整引用證人證詞,連曹錦輝怎麼說,第三人怎麼說都沒有,到底要說幾次啦。

4. 浪費時間是誰啊,一直說中職要檢討,是到底檢討了沒啊,要不要去算一下有幾篇在獵巫,幾篇在檢討中職???????不起訴書寫這麼爛,你們還是照單全收,把箭往曹錦輝身上射,曹錦輝被永久禁賽、沒球打至少五年,到現在還被國家隊除名,我是不懂不去追查一個現在還沒受到任何處罰的嫌疑犯,追殺一個被趕到國外的球員意義何在?顯示道德高尚是嗎?

5. 我真的不懂啦,一個被法院寫進判決書的有爭議,不起訴書就沒爭議,我寫了這麼多不起訴書爭議點,拜託你們回一下好嗎??????跟我講一下根據在哪好嗎???監聽半天只監聽到曹錦輝跟媽媽桑很熟,那媽媽桑證詞咧??妮妮證詞咧???從頭到尾都是蔡政宜和莊宏亮說法,這也能信,周思齊應該要被禁賽,陳峰民絕對不是無辜的,哈

JohnnyY

不起訴書內容證人有蔡正宜,莊侑霖,王勁力
業經證人蔡政宜於偵查中證述甚詳,核與證人莊侑霖證述情節相符,並
經證人王勁力於偵查中到庭結證屬實,足認曹錦輝確實曾答應蔡政宜要打放水球,本來是說好有兩場要打放水球,1 場是因為颱風天取消,另 1 場是以配合的球員不足為由而臨時拒絕配合。
我查不到附錄,請你把附錄的網址給我

康士坦丁

唉……那大家一起上街頭抗議,請把鄭捷放了吧!
劉邦友血案都還沒破,誰有資格抓鄭捷?簡直是獵巫心態嘛?

JohnnyY

那我們就已可認定的事實去推斷,小曹是不是有接受組頭的邀約,接受組頭的招待會,也知道有球員打球,大聯盟自己的規章也寫得很清處,有意圖或是知道有人要打假球而不做為,中職有一直追殺嗎,中職目前就是冷處理,大聯盟規章
http://www.bizofbaseball.com..
第111頁有寫
曹錦輝確實沒有犯詐欺罪,他卻是接受組頭招待與打放水球球員一起,依大聯盟規範,他會被處終身禁賽

Jeffrey C

不知版主是否看過104.4.18中國時報記者"龔邦華"所寫的報導
請搜尋"小曹在異地找到的救贖"
平心而論,龔邦華的見解較能說服我.
不管文中"善意的謊言"是否存在?
再拜讀您與"tulo02"大的留言後,
我到是也認為中職"道德標準不一"
另外,執著於未經言辭辨論審判的"不起訴書",實在意義不大.
每個人心中皆有一把尺,長短不一,即使有著公序良俗的基本"長度",
中職的尺仍然是伸縮自如.更何況法官還有"自由心證"呢~

康士坦丁

大聯盟的標準,完全不是您推薦的文中所寫的那樣。您可以參考Pete Rose事件,或是黑襪事件!
說穿了,大聯盟的雙重標準,是台灣司法和國際地位的失敗,人家就是擺明了瞧不起你們的國家,如此而已。

至於中職的問題,我說過不只 次了,包括我和其他許多人,都沒有否認過,但這和曹先生的行為是兩回事。

康士坦丁

喔,對了!再提供您一個更直接的關鍵詞:
大聯盟規章第21條a款

最後還是非常感謝您的分享與指教!

tulo02

大聯盟標準不一這點非常同意,從禁藥來看就知道,但拿Pete Rose完全不對了,原本大聯盟有意要破冰,今年明星賽也讓他登場受歡呼,不過最近有新事證顯示,Rose不只當教練的時候賭球,連在自己當球員的時候也賭,賭其他隊,賭自己隊,連自己有上場的比賽也下注,然後跟組頭債務牽扯不清,怎麼看Rose都遠比曹錦輝還嚴重,結果縱使Rose因此不能破冰,MLB還是讓他在明星賽出現。再來,沒有什麼標準是舉世通行,日本黑霧事件,江夏豐直接受收黑道餽贈100萬元手錶,這事實被確認,結果是禁賽一個月,有球員與賭徒過從甚密,也是禁賽一個月,既沒有舉世通行的標準,人家都被你禁賽、國家隊除名了,追殺到國際,卻不處理國內一堆問題,道理何在????

tulo02

要拿MLB規章來看,更是無俚頭啦,也許你可以嘲笑MLB標準不一(事實上有什麼其他關鍵理由先不管),但照這規矩,知情不報終身禁賽,中職還有球員能打嗎????

JohnnyY

你自己都說中職歸中職,MLB歸MLB,今天去MLB是誰,照MLB的標準不對嗎

康士坦丁

拜託大哥,不要這樣雞同鴨講好嗎?

您看過這位原PO推的那篇文了嗎?我是針對那篇文中提到「以大聯盟的標準認為曹錦輝沒有打假球的鐵證…所以就可以接受他」
我是針對這點提醒一下:大聯盟的標準可是不需要有什麼打假球的鐵證的,【大聯盟規章第21條a款】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是在「用大聯盟的標準來談中職」!拜託不要這樣亂槍炮轟,斷章取義,雞同鴨講…這是在浪費您保貴的時間啊!

Paul

本來,這個世界有人挺曹就有人罵曹,本無恴攪和,大家互相尊重就好,偏偏有人要要獻寶自己的"正義感"和見識啥的,順便秀自己的文化基本教材,那就大可不必了吧,俗話說,一根指頭指別人,四根指自己,一天到晚上網罵戰,真以為自己是號人物?
當年黑象抓的人,好多都是月薪不到"十萬"的好手,君不見把中職搞成這樣的,除了這些可憐的小人物,那些一天到晚"共體時姦"的老闆們,負過一毛責任?您老大要罵曹,請便,要罵人鄉愿,你還不夠格。你這麼寛容那些堅人們,說過一個字?你又算鄉什麼?專挑落水狗打,算啥好漢?一天到晚抱著起訴書,烙什麼法律用語,起訴書=判決書=事實,要法院幹啥?假球難證,那張誌,陳致哪個不是一顆星,他們咋又被起訴?又被判了?與組頭接觸後就輸球,腳軟了口貝。沒聽過賊咬一口,入骨三分嗎?光憑組頭的證詞,就要入人罪,光羅列數據,就可"證明假球",您老大跟人侈談什麼法律?每次假球案,大老闆們都全身而退,熱心招呼鄉民施壓境戶追殺球員,只把國球當家球,國手當家奴,興起或濫殺無辜,檢查官在壓力下,起訴了多少好手,就獨放曹,你以為他有多大膽多大權來著?您老大連雨制都幫,就為了證明自己多英明神武,要替天行道,省省吧。
儒家思想是要求雙方要互相,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不君,那就不能怪臣不臣。父不父,那就不怪子不子。孟子說: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有些人吃人不吐骨頭在先,沒人討伐,光熱心討伐些連"自由"都要錢贖的可憐奴隷,您就明顯一個欺善怕惡,甭假道學了。如果要說就算一方不仁,另一方也不義的話,那不是儒家,那是基督教的盟約,誓約的思想了,若用高標準,曹自是有道德瑕疵,自是要背負罵名。但想想大聯盟的標準並不低,智商和見識也不可能比你差,他們都能接納曹,這事不值得再次琢磨嗎?

康士坦丁

呵呵,全部已回覆。
果然還是一樣那幾個藉口,鬼打牆式的無限迴旋。

我就不一再copy了,請見諒,謝謝您了!

Paul

我發現您老大表面謙虛裡頭傲慢的不得了,別人挺曹全是藉口,你謗曹全是正義。你看人鬼打牆,反過來其實是你的論述站不住腳,你自己卻反反覆覆說,好像強調幾次就變真理似的,對於無法反駁的觀點就直接忽視,完全就一在網上灑潑皮罵戰為樂的小朋友,我給你翻譯一下,上面的意思是說,鄉愿的人其實是你自己,跟挺不挺曹無關。

康士坦丁

嗯嗯!
不好意思浪費了您的時間。
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
謝謝!

JohnnyY

在大聯盟草創之初,球員薪水更低,更不用談什麼自由球員,每個國家職業運動發展歷史不一樣,但是都是在持續追求進步,這點無庸置疑

Paul

如此說來,我們北捷,高捷,甚至將來中捷,出什麼問題,是不是都可以跟百多年前"倫敦"地鐵比?來合理化說你看一兩百年前倫敦地鐵"草創"的時候也出這問題?不要把"發展歷史"不一樣當成緩慢進步的藉口,否則所有台灣的問題都可以推托,緃不與大聯盟相比,也該與日韓看齊(韓職與我們"草創"相當),假自由球員制度,早可以改掉了。

JohnnyY

我只是舉例,日職發展64年跟我國也有差距,韓職沒轉播也沒多少中文新聞可以追,我無法比較,那我反問你,球團老闆要負什麼責任,球員涉賭是老闆要去負責嗎,你用君臣相比,不就更封建了,美國大聯盟的規章清清楚楚寫在那,依大聯盟規章小曹確實是會永不錄用,我唯一可以想到小曹可以到大聯盟打球原因,他沒與道奇簽約前他不是大聯盟球員也不用依照大聯盟規章,中職環境差,大家都知道,但是球員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進中職,林瀚不就是選擇在業餘合庫隊打球,不要把一切歸咎在大環境

Paul

首先回答您問題,老闆要負什麼責任:1膁錢數鈔票,2榨取,(有時兼販賣人口),3照顧員工,發展及健全組織或制度,回饋社會,提升國家競爭力。選擇題,請您選選吧。台灣的問題之一是,老闆們到底想負又負了哪種責任?比如有個老闆趨使員工死命工作,只給

少少一點錢,員工跳樓了,老闆要負什麼責任?比如有個老闆剝削員工,員工缺錢去偷去搶,作奸犯科,老闆要負什麼責任?再比如有個老闆也剝削員工,結果員工背著他賣假貨,摻假料,使顧客蒙受損失,這老闆又該負什麼責任?法律上或許無法追究這老闆半毛

責任,但您內心真的認為這老闆一點責任都沒有?倘若有些老闆好處盡往自己口袋裡放,又只給員工一點點工錢,又不許員工提加薪,表現好只加一點意思意思,表現差大扣薪,全老闆一人說了算,員工只能逆來順受,不但不能跳槽,不爽起來還可以聯合封殺,讓

你這輩子沒工作,好多前輩退休了苦哈哈,有去賣麵,有去修馬路,從來不知道什麼社會責任,什麼提升競爭力,只知道出事的時候拿來當口號要脅政府給他們補貼減稅,修改法律,殺幾個替死鬼祭旗。這樣的老闆,你說要負什麼責任?你這麼聰明有正義感,你教我

吧!?當然,我說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大約是清朝末年吧。
這一點我真的比較喜歡美國人的做事方式,比如X航有一架飛機出事,他們不是關心說,喔,判定主因是機師人為操作不當,這樣就算了,反正整個社會去怪那個倒霉鬼就好了,他們會說,事件不是由單一原因造成,另外還有很多原因,可能公司訓練不足,管理缺失

,讓機師過勞,造成判斷力下降,還有XXXX原因,各方面都要檢討,都要改進,才能避免下次。光是怪法律不夠重,沒聽過古話說殺頭生意有人做嗎?
其次我要澄清,我根本不是儒家信徒,提儒家學說,是因為上面有一個人拿儒家的東西在教訓人,不信翻上去看一下標題,我告訴他,要拿儒家教訓人,先把儒家學說研究清楚,儒家是教人與人要互相(你不喜歡君臣兩字,要說境戶跟百姓也可以,要說個人跟社會也

可以),看到有個行業的體制黑暗到只有在非法的不良行業中才能相比,卻默不作聲,卻幫老闆扛轎去追殺員工,倒底誰才是鄉愿?
最後,很多事,因著你的前設(assumption)不同,你會得到不同的結論。所謂真理,是指鐵證如山,顛撲不破,萬古常新的叫真理。所謂前設,是你沒法證明它是真理,但因著某些原因,你相信它是真的,並以它為你推論的基礎,所以凡是推論,仔細檢查你的

前設是很重要的。比如說這麼複雜有序的世界如何形成?熱力學第二定律說若無外力,系統中只會往能量更加散亂的方向前進。假如你相信的前設是世上有位全能的創造者,或神,那麼你推論是神創造了如此複雜有序的世界;假如你相信世上沒有神,那你可能想出

來的推論就只能是一切都是隨機巧合,無數個巧合同時的,連續的,不斷的發生,從無序變有序。Sorry,回到曹身上,我相信你的前設必是:曹"有意放水"這件事是鐵打的事實,美國人也知道並相信這一點。從這裡做為推論的起點,要達到結果美國人還讓他上

大聯盟,中開的推論只能是,所以老美雙重標準,不尊重"全部台灣人"也不尊重中職,或者因為他當時不是大聯盟球員,所以不適用。但,我們客觀一點來檢視另一個完全互斥的前設,那就是美國人並不相信曹"有意放水"這個"全部台灣人"都相信的"事實

",那麼推論就比較簡單,他們知道,但他們不相信,大聯盟不會不知道放水有多嚴重,如果有疑慮,他們何必把大聯盟的招牌賭在一個賣麵的身上?為了欺負人?推論不能證明事實,但透過推論可以讓我們更看清事實。
至於選擇這事,不要把重擔放在別人和整個社會和國家競爭力上,只為了維護少數人不肯吐出到口的利益。我們可以對大學生說,不要怪企業低薪,你可以選擇一輩子打零工啊;可以對年輕人說,不要怪少數人投機炒房,你可以選擇一輩子租屋,像那個誰就選擇一

輩子打零工租屋,你沒看到嗎?看到某些少數人以鄰為壑,把搜刮利益建立在搾取別人的血汗上而不吭聲,反而幫他扛轎,才是最大的鄉愿。

康士坦丁

沒人說中職不該檢討,到底要說幾次?沒有罵中職,就不能檢討球員不該和組頭勾勾搭搭、接受性招待?

所以,沒讓頂新垮台以前,所有食安問題通通不能管?
劉邦友血案還沒破,誰有資格抓鄭捷?
然後我們再反過來說,要檢討中職時,是不是又要說:曹去打MLB都不檢討,憑什麼檢討中職?
呵呵,然後就一片和樂,大家都不必檢討好了,


喔,對了!文頭只是對「鄉愿」的語詞說明,這只是一個單純的中文名詞,雖然出自儒家典籍,但是和什麼儒家一點關係都沒有。

Paul

你才鬼打牆吧,再給你翻譯一遍,要檢討曹,請便,但你才是鄉愿!

康士坦丁

是啊,您也發現了?

解釋過無數次的,還是有人一直重覆,要再解釋一次,只有跟著鬼打牆囉!

呵呵,真不好意思!

JohnnyY

創業哪一個不是為了賺錢,賺黑心錢是不對,不用扯到國家,社會責任,扯太遠了,職棒成立至今25年,有球團賺錢嗎,每個球團都虧損,都由母企業挹注,當公司不賺錢,老闆還一直掏錢出來支付員工薪水,公司開銷,讓員工不置於去挖馬路,賣麵,貼補家用,雖然我並不喜歡兄弟,但是洪瑞河真的都沒有盡到照顧員工的責任嗎,任何人並不是只有一種職業可以選擇,當你選擇了哪樣職業,請尊重該項職業,簡單講,小曹知道招待到他的是組頭,也知道黃俊中與莊侑霖是白手套,王勁力是打假球,依照大聯盟規章,該處哪種懲罰,回答我

Paul

有沒有賺黑心錢,甚至有沒有賺錢,看你怎麼相信,怎樣叫照顧,也看你怎麼定義,這種怎麼相信的事情,辯不出結果的。至於與不良人士交往,這個無論誰都不該,原不原諒也是個人選擇。我不知道大聯盟怎麼處罰與不良人士交往,你告訴我吧?至於討論問題避重就輕,躲重點專批末節,還要假道學,動機就讓人不解了。

Paul

有沒有賺黑心錢,甚至有沒有賺錢,看你怎麼相信,怎樣叫照顧,也看你怎麼定義,這種怎麼相信的事情,辯不出結果的。至於與不良人士交往,這個無論誰都不該,原不原諒也是個人選擇。我不知道大聯盟怎麼處罰與不良人士交往,你告訴我吧?至於討論問題避重就輕,躲重點專批末節,還要假道學,動機就讓人不解了。

Paul

有沒有賺黑心錢,甚至有沒有賺錢,看你怎麼相信,怎樣叫照顧,也看你怎麼定義,這種怎麼相信的事情,辯不出結果的。至於與不良人士交往,這個無論誰都不該,原不原諒也是個人選擇。我不知道大聯盟怎麼處罰與不良人士交往,你告訴我吧?至於討論問題避重就輕,躲重點專批末節,還要假道學,動機就讓人不解了。

Paul

有沒有賺黑心錢,甚至有沒有賺錢,看你怎麼相信,怎樣叫照顧,也看你怎麼定義,這種怎麼相信的事情,辯不出結果的。至於與不良人士交往,這個無論誰都不該,原不原諒也是個人選擇。我不知道大聯盟怎麼處罰與不良人士交往,你告訴我吧?至於討論問題避重就輕,躲重點專批末節,還要假道學,動機就讓人不解了。

Paul

sorry IE出問題

康士坦丁

沒關係的,不必放在心上!

JohnnyY

重點在於,依照大聯盟規章,曹錦輝真的有資格在大聯盟打嗎,不要一直迴避問題
大聯盟規章原文
http://www.bizofbaseball.com..
請看111頁21項條文a
主題---曹錦輝

Paul

哎,這位大大,我問你的你一題沒答,結果你說我迴避問題。
你講的21條a說的是意圖放水耶,這件事我上面寫了落落長,你還要我重覆幾遍?基本上,你把你的假設當成我和所有人都必須要同意的真理,那你希望得到什麼答案?你樓上問我給不良人士招待,明知道他們是壞人大聯盟怎麼處罰?我不知道這條哇。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社會責任,不然人家打球就是為名,為利,為女人,你沒有要球員盡他的社會責任,那你追殺他個毛?你才雙重標準吧?大部分的人都是自私的,道德規範提醒大家要負起該負的責任,倘若每個人都只追求自己的好處,結果對大家都沒有好處,我想X職的歷史完美詮釋了這個理論。
我得澄清一下,我自己卻是一個象迷,情感上,我希望台灣最後一個倒的球隊是兄弟象。我也並不認為一個暗黑體制存在二十幾年可以怪一人一家,大家都是幫凶!今天的情況卻像是,有人張著食安的大旗在討伐一個小廠,一提到幾個大廠大案卻要嘛噤口要嘛維護(我真不知道劉邦友跟鄭捷有什麼關聯能apply到這邊),那我就不得其解了,誰才鄉愿?

Paul

哎,這位大大,我問你的你一題沒答,結果你說我迴避問題。
你講的21條a說的是意圖放水耶,這件事我上面寫了落落長,你還要我重覆幾遍?基本上,你把你的假設當成我和所有人都必須要同意的真理,那你希望得到什麼答案?你樓上問我給不良人士招待,明知道他們是壞人大聯盟怎麼處罰?我不知道這條哇。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社會責任,不然人家打球就是為名,為利,為女人,你沒有要球員盡他的社會責任,那你追殺他個毛?你才雙重標準吧?大部分的人都是自私的,道德規範提醒大家要負起該負的責任,倘若每個人都只追求自己的好處,結果對大家都沒有好處,我想X職的歷史完美詮釋了這個理論。
我得澄清一下,我自己卻是一個象迷,情感上,我希望台灣最後一個倒的球隊是兄弟象。我也並不認為一個暗黑體制存在二十幾年可以怪一人一家,大家都是幫凶!今天的情況卻像是,有人張著食安的大旗在討伐一個小廠,一提到幾個大廠大案卻要嘛噤口要嘛維護(我真不知道劉邦友跟鄭捷有什麼關聯能apply到這邊),那我就不得其解了,誰才鄉愿?

康士坦丁

哪個噤口?誰在維護?完全不相關的什麼儒家也能拗,現在還來給人戴個無中生有的大帽子?

本文主題是:曹錦輝!
本文主題是:曹錦輝!
本文主題是:曹錦輝!

寫曹錦輝要順便把中職所有的問題全部檢討一遍?
那檢討中職要不要順便把棒協的問題也檢討一篇?
檢討棒協不檢討少棒的環境,想必又要說沒資格罵誰了吧?
檢討少棒環境難道能漏掉整個教育體系的問題?
嗯…所以想要檢討曹錦輝的問題要寫個幾年?

沒人說中職不該檢討,到底要說幾次?沒有罵中職,就不能檢討球員不該和組頭勾勾搭搭、接受性招待?

所以,沒讓頂新垮台以前,所有食安問題通通不能管?
劉邦友血案還沒破,誰有資格抓鄭捷?
然後我們再反過來說,要檢討中職時,是不是又要說:曹去打MLB都不檢討,憑什麼檢討中職?
呵呵,然後就一片和樂,大家都不必檢討好了,


是啊!上面的確是copy的,因為問題一樣是一直重覆的,所以請容許我小小的偷懶一下了,反正還是會一再重覆嘛!呵呵

JohnnyY

越扯越遠,一直模糊掉主題,你要塑造的不就是小曹是大環境底下的犧牲者,既然你是象迷,那我們找一個跟小曹在象隊可以比擬的選手來看,彭政閔,以恰恰的標準不為過吧

康士坦丁

JohnnyY仁兄,您可能會踢到鐵板喔!
確實有人為了挺曹,特別把恰恰多年前上夜店的新聞挖出來模糊焦點。
沒錯,只為了挺曹自己都承認道歉的行為,不惜拖這些好球員下水羞辱!真是讓人心寒!

JohnnyY

其實我標準很低,去夜店,去酒店,自己花錢問題不大,只是太多人覺得不妥,深怕球員會因此與黑道接觸,偏偏有人知道對方是組頭,還願意跟對方見面,甚至接受對方的招待,第一次可以說無心,那第2次,第3次呢,難道會不知到對方意圖,相信當年小曹在美國,球團一定也會教育球員不能跟這些人接觸,這些問題曹粉有想過嗎

JohnnyY

大聯盟規章21條a項 任何球員只要有意圖、同意要打假球,或沒有向聯盟通報被人要求放水的訊息,應被宣布終身禁賽。

《孟子·盡心下》萬章曰:『何如?斯可謂之鄉愿矣?』曰﹕『何為踽踽涼涼?生斯世也,為斯世也,善斯可矣。』閹然媚於世也者,是鄉愿也。

(感謝讀者 Victor Chung 指正出處,已修正!)

孟子解釋,什麼叫鄉愿?就是嘲笑別人道德標準太高,自以為是寬容又合群,毫無風骨的屈意奉承人,這就叫做「鄉愿」!

 

請繼續往下閱讀

別急著轉台,你沒走錯,這裏是運動視界中職版面。不是要上中文課,只是為了聊聊曹錦輝,不得不先介紹一下,這兩天你走遍台灣各大棒球版面,可能會遇到最多的人。對不起!講話似乎有點重,有點不順耳,但是這真的是就是現實的狀況。我也知道,這將會是一篇極富爭議的文章。從昨天晚上就有很多想法隱忍在心中,掙扎了一晚上,今天決定整理一下,不吐不快。關於曹錦輝的二三事,已經有無數篇相關論述了,這一篇我只想針對大多數的「藉口」,予以整合回應: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法院根本就不起訴,無罪就是無罪?

這一大類是為曹錦輝辯護的論點中最常出現的,似乎也是最強而有力的。但是說到法律,就不能只憑個人觀點。我真的很好奇,為曹錦輝辯護的人之中,有幾個人真正看過法院的不起訴說明書?好吧,雖然已經無數次了,我們再一起重溫一下這篇充滿腥羶色,讓人心碎的不起訴說明書。

有鑑於不起訴說明書原文太過冗長,請容我直接整理出有關曹錦輝部份的簡略重點(有興趣看全文的,文末有法院新聞稿及原文下載網址):

  1. 曹錦輝主動詢問林秉文打假球可拿多少謝款。
  2. 曹錦輝要求先收取部份賄款(明確金額:100萬)。
  3. 曹錦輝要求林秉文在其放水打假球之場次,額外代其下注200萬(額外贏取自己輸球的賭金)。
  4. 曹錦輝多次帶小姐出場過夜,由蔡政宜付款(每次約三、四萬)。
  5. 曹錦輝明確答應放水場次共二場,但後都因故取消。
  6. 曹錦輝多次與相關組頭接觸後,即不明原因「狀況不佳」導致球隊輸球。有明確記載所有會面人、事、時、地,及其後輸球之場次及投球內容,共計五場。
  7. 上述事項各方相關人士皆承認,且說辭吻合,足證皆為事實。
  8. 無其他積極事證足以證明,難以認定「打假球」(法律上必須之對價關係)已成立。

他真正不起訴的主要原因,並不是有沒有證據的問題,而是:打假球根本就無法「積極佐證」(請問投四壞球是不是打假球?被打安打是對手強,還是投手故意投紅中?要怎麼證明是不小心失誤,還是故意打假球漏接?真的不要再說他是「清白的」了)。至於他「打假球」到底有沒有成立,那是法律上能不能定罪的問題,而對一個棒球員來說,真正的重點是:他已經做了的那些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摸著你自認愛棒球的心捫心自問:球員主動去洽談打假球的價碼,這樣還不夠?要求先收事前金,這樣還不夠?要求額外代為下注賭自己輸球,這樣還不夠?接受組頭性招待,這樣還不夠?這些行為通通都不算什麼嗎?真的還需要證明「打假球」是否成立嗎?

 

 

二、不起訴書沒有公信力,檢察官/法官也一堆亂搞的?

嗯,沒錯,看完不起訴書裏令人難以啟齒的種種行為之後,通常辯護者的第一反應就是攻擊司法的公信力,藉此反證曹錦輝有多無辜。這點還真的有點難以反駁,台灣司法的確充滿許多令人無法苟同的現象,眾所皆知的各種恐龍法官亦屢見不鮮。但是如果真的要用這麼偷懶的方式,一竿子直接全部打翻不論,那還真的沒什麼好討論的。對了,只是至少要能做到「公平」吧,請順便幫雨刷集團一併平反一下,還人家一個清白吧(反正檢察官都亂寫、法官都亂判、所有人都是無辜的嘛?)。

再回過頭來說,從第一點到第二點之間,還有一個嚴重的邏輯矛盾:如果法律是不可信的,為什麼「不起訴」就是可信的?既然服膺「不起訴」的結果,為何「不起訴書」的內容卻變成不可信?決定「不起訴」和寫「不起訴書」的人根本是同一個啊!到底可信還是不可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