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9

陳建安傷勢未癒,里約奧運之路浮現隱憂

正當台灣桌壇沈浸在我國黃金男雙在2015光州世大運勇奪金牌的喜悅,但卻有一片低壓籠罩其中的一名隊員,相較於黃聖盛與江宏傑的輝煌,陳建安的成績只能用慘淡來形容,而且與他的世界排名遠不相符。...

請繼續往下閱讀

turtlestu

不知到台灣的選手為什麼這麼看重世大運 日本中國都沒有排強者出來 都是新生代出來練兵 台灣卻把最好的選手派出來 是因為獎金嗎?打這個也沒積分 榮譽度也遠不如奧運亞運 受傷應該要休息才對 身體好了實力回升排名就回來了 反倒是帶傷繼續拼 傷勢加重的話 實力的天際線也下降 下降後就很難再上去了

正當台灣桌壇沈浸在我國黃金男雙在2015光州世大運勇奪金牌的喜悅,但卻有一片低壓籠罩其中的一名隊員,相較於黃聖盛與江宏傑的輝煌,陳建安的成績只能用慘淡來形容,而且與他的世界排名遠不相符。

 

這次台灣的男子桌球代表隊,單打排名最高的是陳建安,但如果調出近半年的記錄來看,他從二月的19名開始一路滑落,掉到近兩年半的新低的44 名(2015年7月),讓不少球迷擔憂,陳建安究竟怎麼了?

 

 


 

其實陳建安從一月份的世界團體賽時候,腰部就已經受了傷,他形容,當下雖然有點不舒服,隔天對上韓國選手的時候感覺有好一點,以為只是單純的肌肉拉傷,但傷勢卻在回台灣之後反覆發作,嚴重時甚至連走路都非常不舒服。


經過一連串的吃藥以及打消炎針,但傷勢始終沒有好轉,直到去照了核磁共振,才發現大事不妙,醫生診斷後發現,陳建安的薦骨有了一公分裂痕。


腰部薦骨的運動傷害其實好發於運動選手,有些長跑選手是累積大量的疲勞,或是籃球員碰撞後,都曾經發生過類似的傷勢,醫生普遍認為得多休息,讓骨頭慢慢復元。

 

只是一般人可以透過少活動來讓骨頭不要二度傷害,但對一個職業的桌球選手來說相當矛盾,一邊希望傷勢趕快好轉,但又背負著世界排名直直落的壓力,如果決定打公開賽,卻又輸給一個排名低的選手的話,積分會掉得更快,打或不打,都是一個艱困的選擇,回顧這半年陳建安且戰且走的方式,其實並沒有讓他得到比較好的結果。

 

四月底的蘇州世錦賽,零比四輸給香港選手江天一。

日本公開賽,一比四輸給松平賢二。


 


輸給這些平時對戰起來還算較有勝算的選手,看得出傷勢的確嚴重困擾著陳建安,這時除了謹記醫生囑咐的多休息,陳建安也嘗試打了目前棒球選手常用的高濃度血清,打了第一次後情況一度好轉,但兩個禮拜以後疼痛的感覺再度回來。薦骨傷勢依舊時好時壞,某次檢查還發現裂痕又多了兩公分。


直到世大運來臨,陳建安忍著痛上去打了混雙,但表現不佳,左手執拍的他,以往正手是他的拿手武器,但在光州球場上,卻看到他拉過去的球質量偏低,常常連對方女選手都可以輕鬆反拉。畢竟薦骨位在人體的骨盆區位,選手的一舉一動,都深受影響,最後連單打都只能無奈棄賽。

目前陳建安已經先放棄中國公開賽,因為對桌球選手來說,放鬆微蹲彎腰是啓動的基本元素,但現在他形容他一彎腰就會痛,基礎日常訓練全面停擺,如今對於傷勢的反覆,陳建安無能為力,僅能做做上肢訓練,稍微減緩因傷急速下滑的體能。


 


桌壇人士分析,這次的受傷對陳建安的未來等於投下一顆不定時炸彈,陳建安向來打球風格豪邁,正手攻擊殺傷力驚人,不論是前三板或是中台相持,左撇子的他都佔了一些優勢,以前薄弱的反手近年來提升很多,台內接發更細膩,最新技術的擰球比例也大幅上升,中國大陸也把陳建安放入獵殺雷達,放話要仔細研究他的戰術,所以正當他要逐漸邁向成熟選手的關鍵期卻碰上如此大傷,屆時不止體能退步,未來還得要重新彌補這幾個月消失的球感及自信,不要說明年里約奧運,如果退到世界排名五十名以外,年底陳建安就得回頭重新打國手選拔賽,增取對外比賽資格,傷後復原的速度,都增加許多不確定因素。


對此,陳建安無奈表示,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真的得回來打,還是得平常心去面對,現在只能保持平靜,希望傷勢能快好休養好,但如果最糟的情況是,恢復不如預期就得開刀,陳建安自己預估,至少會有一年以上的缺賽,也就是說,刀一開,里約奧運確定無望。


 


 

從桌壇嶄露頭角開始,陳建安雖然不像中國大陸的超新星樊振東等人一出來就穩居世界前十,但一路走來成績還算穩健,世界排名從百名外持續上升,更在2013年贏過大滿貫得主張繼科之後一口氣大躍進,對戰不少世界名將也互有勝負,只是這場傷來得實在不湊巧,能否跟時間賽跑,搶搭里約奧運的順風車,陳建安自己也摸不準,只能靜待骨頭儘速癒合,回到藍色球桌前,拉出一顆顆令人心驚膽跳的恐怖弧線。

(內文圖片來自國際桌協網站以及Youtube)

漢堡不夾蛋

新人聯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