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1
作者:西門思

獅子雄心 — Terry Rozier

在三月中的一場比賽之後,記者湧入路易維爾大學籃球隊的休息室,他們剛剛打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那是他們在2015年NCAA巡迴賽的第一場勝利。電台或報紙媒體記者在球隊主力控衛Terry 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三月中的一場比賽之後,記者湧入路易維爾大學籃球隊的休息室,他們剛剛打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那是他們在2015年NCAA巡迴賽的第一場勝利。電台或報紙媒體記者在球隊主力控衛Terry Rozier身邊來來去去,突然間有人向Rozier問到他的隊友—6呎8吋的前鋒Montrezl Harrell,他似乎對於是否要參加NBA選秀會有些猶豫不決。

 

或許是休息室太過吵雜,或許是Rozier心有所感,總之,他的答覆比較像是在述說他自己的心境,那時候他也還沒決定是否要投入NBA選秀會。Rozier說:「那都在於那個人想要什麼。我不覺得那只是因為他的家庭。沒錯,他的家庭環境並不好,但是很多人的家庭環境也都不好。我覺得尤其是那個要做決定的人—你想要回來或是離開—你得要看看鏡子裡的自己,然後問說:『你準備好要挑戰下一個層級,去真的拼命競爭嗎?或者你想要在發展聯盟?』」

 

「當球季結束,不管我們贏了、輸了或是差不多,我都得看看鏡子裡的自己,問我自己。」Rozier說:「你有很多好的人際資源,像是Pitino—他就像是我的父親。所以我看看鏡子裡的自己,問我自己說:『你準備好要挑戰下一個層級了嗎?』」

 

當Terry Rozier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時,最先映入眼簾的,或許是他滿身的刺青。

 

14歲那年,Rozier在媽媽的允許下,有了第一個刺青,那是一顆戴著皇冠的籃球,之後Rozier又在右肩膀刺上父親的肖像,肖像上方還刺了「motivation」這個字,在右胸口刺上妹妹的名字,左胸心臟附近則是弟弟的名字,他的母親和外婆的名字分別刺在左右前臂,左邊肩膀上是一首詩,那是他媽媽為他所寫的,右臂二頭肌則是叔叔的肖像。Rozier不斷地在身上添加更多圖案,以致於他妹妹Tre’Dasia說他已經愛上刺青了,但是Rozier始終遵守媽媽唯一的要求:每一個刺青都要得要有一定意義。

 

Rozier的父親正在監獄服刑,但是Rozier依然將他看作生命中最親近的人,Rozier患有腦性麻痺的妹妹是他要照顧的對象,Rozier的弟弟是他的忠實仰慕者,Rozier的母親和外婆是他最大的支持者,而Rozier的叔叔Brock則是他用來時時告誡自己的例子,他因為沾染上幫派,已經命喪黃泉。

 

Brock叔叔不是Rozier身邊唯一一個不幸殞命的,當他在高四登上俄亥俄州ESPN高中刊物封面的同一天,他的親戚,23歲的Shannell Jackson和朋友,20歲的R’amel Hayes分別被槍擊身亡。Rozier出生在緊鄰賓州邊界的俄亥俄州小鎮Youngstown,這裡在1990年代擁有全俄亥俄州最高的謀殺率—每一年在平均每10萬人中有20人會被謀殺,其中黑人的死亡率是最高的。在Rozier出生的1994年,54人被謀殺創下了歷史新高紀錄,但是這記錄只保有一年,隔年又有67人命喪黃泉。

 

「住在Youngstown,暴力就像是第二天性。」Rozier的母親Gina Tucker說:「你沒有辦法逃離。你得要面對它,並且祈禱不會發生在你身上。」

 

 

「那裡總是有很多事。」Rozier說:「我從沒親眼看到謀殺案件,但是你可以感覺發生什麼事。我失去了一些親戚,很多朋友和叔叔。你會很快地成長,因為你有一些街頭智慧,你知道發生什麼事。」

 

Rozier出生沒幾個月,他父親就因為加重搶劫罪入監服刑,當Rozier八個月大時,他已經學會走路,兩歲時他會爬到櫥櫃和冰箱上頭,醫生診斷認為他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那時候他總是會在家裡的櫃子中翻找出槍枝。

 

「我會爬進櫥櫃,好幾次我會找到槍。」Rozier說:「有一次我在沙發底下找到一把槍。他們會試著把槍放得高高的,讓我拿不到,但是我就是會找到。」

 

Rozier一直到七歲那年,才有機會看到服刑期滿出獄的爸爸,那時候他爸爸給他一件加重背心(weight vest),並且帶他去健行。當Rozier在跑步時,爸爸開著車慢慢跟在旁邊。他會和爸爸及其他朋友打全場五打五籃球,他們還會一起練拳。在晚上則是就著車燈,在車道前頭玩傳接棒球,如果找不到籃球,就把襪子捲成球狀,把牛奶桶立起來當作籃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