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獵殺女巫還是究責?

灌溉支持

level | | 人氣 1922

A- A+

最近兩天,青少年撐竿跳國手葉耀文前往南美洲參加世界青少年田徑錦標賽,卻因「無竿可用」被迫棄賽的消息,橫掃了多數媒體版面,就連一向關注度不高的田徑記者會,都見到各家媒體湧入體育署禮堂,關注度迅速飆高。

 

網路訊息傳播快速,這次事件又是由目前最廣泛使用的臉書傳遞而起,加上選手「明明狀況很好,卻被迫棄賽」的情感因素,更讓網友大加撻伐。

 

也就引發了這場「獵殺女巫還是究責?」的大戰。

 

先說結論,我對於田協第一次受訪時「若不提前一兩個月報關行,很難人、竿同時抵達」「有請國際田總轉告哥倫比亞田協代為尋找適合的竿子型號,對方回覆沒問題,沒想到人到了以後卻無竿可用」的回應非常不滿意,因為現在就是台灣派出去的選手權益受損,田協本就責無旁貸,怎可出現這種意指「都是they的錯」的回應?

 

再加上葉耀文5月在卡達已有過一次「人到竿不到」的經驗,當時還可靠借來的竿子漂亮奪金,這次卻連場地都踏不進去,同樣情況發生兩次,田協絕對不會沒有責任。

 

但是輿論一面倒批評田徑協會,甚至有物流公司跳出來說送貨絕對沒問題的「打臉」說法,其實都沒有太大意義,不論是那些平常沒在關心體育的媒體,或是閱聽人都得注意,要做的事情是究責,而不是獵殺女巫。

 


田徑協會秘書長王景成(中)
 

 

DHL表示,哥倫比亞是快遞可送達的地點,連貓熊等大型動物都送過,送一支竿子當然不是問題。既然飛航難以運送,那走海運也未嘗不是出路。更大的問題是,5月葉耀文已經得靠借來的竿子比賽,等於最近兩次田協都沒辦法成功運送選手的竿子,種種因素加起來,田協必然責無旁貸。

 

然而,從沒關心過體育的媒體、也許這幾天前從沒聽過葉耀文的網友,就真的應該把田協無止盡吊起來打嗎?

 

我甚至有時會想,這個事件是因為某電視台(顯然是平常沒在關心體育的電視台)而起,當他們接到爆料時,為什麼不能秉持媒體追根究柢的精神,去了解全貌以後再報導,而是顯然為了求快、求聳動,在尚不了解全貌的情況下就引爆,導致後續偏頗的風向?

 

若田協無法如同其他國家,向固定的物流公司達成托運協議,那每次要運送這支15呎6至16呎的竿子,的確需要走報關行的路,這一下去費時就是一個月起跳,也就是說田協所謂5月名額才出爐,造成的困擾其來有自,名額出爐後若未能立刻處理托運,海運的時間點就過了。再拖一下,DHL也沒辦法送了,當然就只能如田協表示,詢問當地協會是否有竿子可借,借的成,就像5月一樣爭光,借不成,就只能像7月這樣棄賽。

 

列出執行面上的問題,並非要替田協脫罪,只是想表示,執行面上絕非許多物流公司說的「完全沒問題」,如果沒有和物流公司維持合作關係,那每次運送都是一次特例,申請的流程必然繁瑣。

 

當然,顯而易見的問題在於,5月的比賽已經送不出竿子,代表在更早的時間點就意識到撐竿跳參與國際賽事的額外難度,體育署和田協不應不知道7月還有比賽,那麼再次發生問題,絕對該接受譴責。為何這些高層都想不出辦法解決呢?

 

但是,我個人以為,某些媒體在第一時間抓準了「有物流公司透露運送不成問題」這種想要「打臉」的心態,造成新聞價值的偏差,只是增加民眾對體育高層的仇恨(雖然不能說他們絕對錯誤),試想,就連這些回應中,都表明必須提前兩個月申請,那不就更說明了,只要協會和物流公司在5月的任何一刻未能達成共識,就注定讓合作破局、竿子無法運送,而絕對不構成「打臉」效果嗎?

 

那些從沒關心過體育的媒體,只在有事件發生時才打算落井下石的媒體,我打從心底瞧不起你們。

 

要討論為何台灣的運動員總是會發生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會是一個篇幅很長的故事,但簡而言之,台灣無論從人民到政府,始終沒有給體育足夠的關愛與重視,政府單位始終只看選手的成績為導向,甚至在很多項目都有「既然奪牌希望渺茫,不如阻止參賽」這類為人詬病的利益至上思維,而台灣人民也時常一窩蜂,總在大事發生時才批評不斷,平時對於基層關注度低落,都是不爭的事實。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小鐵

Nothing but the Madness of Ball Games. 什麼都不要想,只要為了球賽高聲吶喊,為了精采的表現用力鼓掌。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2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跳出最完美的弧線 跳高男孩向俊賢

執著於躍出最完美的弧線,32年來再度代表台灣進軍世界最高運動殿堂的奧運跳高選手,他是向俊賢。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