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9

舊收藏 新回憶 三商虎/聲寶太陽 林琨瀚 百次盜壘紀念

中華職棒的明星賽已經過去好幾天,鐵牛腦海裡卻仍在溫習那些令人感動的畫面,許多往日熟悉的臉孔,讓老球迷們想起了曾經擁有的感動,今天趁著這股餘溫還沒有隨時間冷卻,與大家分享一個幾乎被台灣棒球歷史遺...

作者:李逵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華職棒的明星賽已經過去好幾天,鐵牛腦海裡卻仍在溫習那些令人感動的畫面,許多往日熟悉的臉孔,讓老球迷們想起了曾經擁有的感動,今天趁著這股餘溫還沒有隨時間冷卻,與大家分享一個幾乎被台灣棒球歷史遺忘的收藏。

故事的主角,是這次在傳奇球星對抗賽中擔任傳奇白隊的先發第7棒,過去曾效力過三商虎隊的游擊手林琨瀚,這顆簽名球是他十五年前效力於台灣大聯盟聲寶太陽隊時,在台北縣新莊棒球場完成個人職棒生涯一百次盜壘成功,賽後在球員休息室外留下的簽名,當天等待簽名的球迷不多不少剛好就鐵牛一個,所以林琨瀚選手有非常充裕的時間幫鐵牛簽上當天的日期(民國)89年5月27日,還很有耐心地應鐵牛加碼請求寫上「百次盜壘成功紀念」。

鐵牛不是虎迷,一開始僅只知道林琨瀚選手是味全龍隊下勾投手林琨瑋的胞弟,1992年曾經入選巴塞隆納奧運中華成棒隊國手,但當時的中華隊的二、游防線有黃忠義與羅國璋,三壘有吳思賢,林琨瀚雖然上場空間有限未能成為先發主力,不過也因為這個原因吸引了鐵牛對他的好奇,在成棒甲組聯賽中特別去觀察了他在聲寶巨人隊的攻守表現。職棒五年,林琨瀚加盟中華職棒三商虎隊,立即被教練團規劃為未來內野藍圖中的一員,甚至將明星游擊手鷹俠調往三壘防區,足以證明虎隊對他的高度期待,儘管在守備方面獲得了肯定,但從「鋁棒」換「木棒」的前兩個球季,林琨瀚一度遭遇打擊低潮,在摸索與調整的過程中,他一度模仿過日本職棒歐力士隊球星鈴木一朗的「鐘擺式打法」,終於在職棒七年球季突破過去的瓶頸,以細膩的選球與準確的揮擊提升擊出安打的機率,成為一位稱職「安打型」的打者,1998年球季因為鷹俠離隊而轉守三壘,也讓林琨瀚生涯首度獲得年度最佳十人三壘手及金手套獎的肯定。

 

照片上看到的這顆紀念球是發行台灣大聯盟職棒四年球季,也就是林琨瀚投效台灣大聯盟的第二個球季,過去在三商虎隊已經累計達75次盜壘成功的他,前一個球季在太陽隊也跑出了20次盜壘成功紀錄,我必須承認這段時間才是我開始認真欣賞與觀察,從心重新評價林琨瀚這位選手的時候,這個時候的他已經能夠掌握屬於自己的打擊模式與定位,擔任的棒次也從過去在虎隊十的第二棒,進階成為前端中心棒次的第三棒,而內野守備對他而言不在只是熟練的接傳球動作,豐富的經驗讓他內野布陣作戰的指揮官,但讓我至今無法遺忘的是在台灣大聯盟的後期,太陽隊受到傷兵困擾,人氣與戰績都處於一股低靡的狀態,而身為球隊攻守中樞的林琨瀚強忍腿傷上場比賽,堅持到底的鬥志與拚戰精神,是我棒球記憶中為之動容,而且印象深刻的畫面。

2003年中華職棒盟宣布與台灣大聯盟合併,原本隸屬於那魯灣公司的四支球隊整合成為太陽與金剛兩支球隊加入中華職棒聯盟,但「叛將條款」來封殺那些當初跳槽到台灣大聯盟的中職選手,而曾經在台灣大聯盟三度拿下最佳九人游擊手,三座游擊金手套獎的林琨瀚就是在這名單中被犧牲掉的一個,可能只要再一到兩個球季就能夠達成職棒生涯千安的里程碑不但無法達成(中華職棒476支,台灣大聯盟336合計812),九年的棒球生涯就這樣無聲無息劃下句點,而「林琨瀚」這個名字也從此消失在台灣職棒舞台。

十二年後的2015年,林琨瀚穿上了象徵三商虎隊的球衣,以「球員」的身分再次站上這個屬於他的舞台,在這場遲來的「引退賽」完成他最後的打席,在兩聯盟的惡鬥早已事過境遷之後,台灣的棒球或許無力補償他什麼,但至少在歷史上還給他一個公道,林琨瀚也在台灣棒球史上的這一天,以「球員」的身分贏回他過去曾經擁有,球迷的歡呼與掌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