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下被遺忘的爭議判決:外野的高飛必死球

8月15日Lamigo在桃園球場迎戰義大。一場砲聲隆隆、爭議不斷的比賽,大多數球迷關注的焦點都在幾個和林哲瑄相關的Play上。例如:首安滿貫全壘打、連續兩次觸身球…。 其實,在該場...

作者:康士坦丁

請繼續往下閱讀

bibby

影片中挺明顯可以發現二壘手沒有就定位~~
雖說實在是看不到二壘審是何時宣告必死球的~~
但這球完全不像有判必死球的條件阿!!!
讓我想起第一次國聯季後賽外卡賽勇士跟紅雀也曾經發生過類似的情況~~~
當下紅雀游擊手跟左外野手也都都沒就定位~~
球一掉下來也是判定必死球!!!
勇士反撲氣燄當然終結.......
如果義大這球是發生在下半季的關鍵賽事中~~
相信大家都不樂見阿!!!

康士坦丁

我也很好奇,實在看不出來哪裏有合理認定「已就定位」的時機?硬要說的話,大概就是22秒處,裁判剛掉出鏡頭外時,二壘手的腳步有「稍微緩一點」…,但是這個時候他的腳步也只是「稍微緩一點」而已,完全沒有「站定位」的感覺,而且球在空中也還太高太遠,可能落點也不至於威脅到進攻方的權益,從任何角度來說,都不該在這個時機做出判決才是!

就像文中提到國外確實有的判例,就算真的已落地之後,防守員有刻意漏接製造雙殺之嫌,裁判再來補判其實也可以。重點還是一再強調的「規則精神:保護進攻方」!

用誇張一點的陰謀論來舉例好了:如果我買通裁判,對手打出任何飛球,都叫內野手退個幾步就站定位不動,裝裝樣子做準備接球的動作…。接不接得到不重要,就算對手打全壘打也沒關係!裁判可不可以也直接判「高飛必死球出局」?如果引用這次判例的方式:「野手已就位,就可以直接判決OUT,後來可能是風吹的…!」似乎是可行的?全壘打也可以判OUT啦!XD

bibby

就像文中提到國外確實有的判例,就算真的已落地之後,防守員有刻意漏接製造雙殺之嫌,裁判再來補判其實也可以。重點還是一再強調的「規則精神:保護進攻方」!

康士坦丁大所說的這一段小弟完全認同阿!!!
規則的精髓很明顯的是:保護進攻方
也就是說假使飛球落地後裁判明顯可以斷定是防守員故意使其飛球落下
在來判定內野必死飛球相信也是沒有爭議的!!
(話說.......這不就是裁判展現專業的所在嘛!!!!!!)

如果裁判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來保護進攻方的話~~
其實守備員以後只要找不到飛球就假裝已經站定位(演技派.....?!!)
不就每球都可以判為必死球XDDDDD

康士坦丁

全壘打也可以演一下…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穫! XD

8月15日Lamigo在桃園球場迎戰義大。一場砲聲隆隆、爭議不斷的比賽,大多數球迷關注的焦點都在幾個和林哲瑄相關的Play上。例如:首安滿貫全壘打、連續兩次觸身球…。

其實,在該場比賽中還有一個更具爭議的判決,只是林哲瑄的光環太耀眼,洪一中對觸身球事件寬以待己,嚴以律人的雙重標準太有爭議性,而且最後得利方(Lamigo)也以大比分輸球,也就沒那麼多討論的聲音。但是筆者認為這個判決非常值得關注,所以今天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

 

圖片截取自CPBL TV

 

過程簡述

四局上半義大進攻,接連兩支安打進佔一、二壘,無人出局。

輪到第三棒高國輝,擊出二壘後方靠近右外野的超級高飛球。

二壘手向後退的情況下,加上風勢較強,最後沒能順利接殺。

原本大家都以為是無人出局進佔滿壘的局面,突然發現二壘審判定為內野高飛必死球,打者出局。

 

直接看影片:

 

了解過程之後,我們接下來就從棒球規則的角度來看。規則原文又臭又長,請恕我摘錄重點(有興趣者請見文末附註【※註1】)。

 

先來看看最明顯的爭議:這球很明白的跑到「外野」去了,怎麼還會適用「內野」高飛必死球呢?這點在規則中倒是有特別界定:

 

擊球員擊出一界內高飛球(平飛球及企圖觸擊而致成飛球者除外),內野手以普通守備行為即可接獲者。…(恕略)…

裁判員引用內野高飛球規則時,應以內野手普通守備行為下是否能容易接捕做為基準,不可擅自設定境界線(以草地或壘線為界)。…(恕略)…

 

也就是說,該條規則雖是訂定在「內野高飛球」的條例之內,但是並不僅限於內野區域的飛球,而是由裁判自由心證的認定:只要是普通守備行為之下,能被內野手接殺者都算。

什麼算「普通守備行為」恐怕太過主觀判定,我們就不討論。但是這個Play的確算是「能被內野手接殺」,事實上若沒有風勢問題,確實也應該會被二壘手接殺。

 

較具爭議的部份則是在二壘審判決的時間點。請球迷朋友們再次打開影片:從18秒處打擊出去開始,因為剛好在二壘後方偏右外野,所以鏡頭也有照到二壘審,一直到21秒處二壘審才掉出鏡頭之外。這段時間之內二壘審完全沒有做任何的判決動作。而規則中則是兩次特別明確的強調,必須「立即宣告」:

 

擊出之球裁判員已能明確地判定為內野高飛球時,為使跑壘員易於採取行動,應立即宣告「內野高飛球」…(恕略)…

內野高飛球不具申訴之要素,裁判員之判斷優於一切,並須立刻決定之…(恕略)…

 

而現場球評的說法是:「最主要(這個球)一打上來,其實二壘審他手就已經高舉,他判定這個球是內野高飛必死球了…」這個說法是比較符合規則中「立即宣告」的要求,顯然球評也認為應該如此。但是影片中已經證實了,事實上二壘審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立即宣告。

 

 

無獨有偶的,今年4月5日中信對戰統一也發生過極相似的案例,我們一起順便回顧一下(影片38秒處開始,潘武雄擊出二壘後方高飛球):

 

 

該場賽後,賽務部主任張文雄向媒體表示:那一球是二壘審看見游擊手陳偉漢站定位了,才宣告內野高飛必死球,那知道被風往後帶掉下來,但還是內野高飛必死球。影片中1分40秒時,的確也可以明確的看到裁判已舉手宣判為內野高飛球,擊球員OUT!

 

顯然這個判決的處理方式和規則條文中的「立即宣告」似乎有些落差。但必須注意的是條文中提到的:「已能明確地判定為內野高飛球時…」,這就符合張文雄先生說的判決狀況了。而且看起來也是裁判組的統一作法,只要作法一致,原則上就是可被接受的。而且,其實在實務上許多裁判的作法,確實也並不是在第一時間「立即宣告」,這就要提到更關鍵的重點:規則精神

 

 

棒球規則中非常明確的註記了「內野高飛(必死)球」適用的情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