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4
作者:西門思

被永久放逐的安打王 — Pete Rose

對於Barry Larkin來說,2012年7月22日可能是他棒球生涯最重要的一天。在辛辛那提出生的他,從1986年到2004年球季始終待在紅人隊,入選過12次明星賽,1995年得到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Barry Larkin來說,2012年7月22日可能是他棒球生涯最重要的一天。在辛辛那提出生的他,從1986年到2004年球季始終待在紅人隊,入選過12次明星賽,1995年得到國聯最有價值球員,並且在1990年得到總冠軍(那是紅人隊至今最後一次得到總冠軍),在2012年初,他終於以超過86%的選票獲選進入名人堂。

 

那是一個天氣晴朗的午後,許多球迷穿著紅人隊球衣坐在綠油油的草坪上,聆聽Larkin的感言。當Larkin的女兒唱著國歌時,他不禁掉下眼淚。當穿著西裝打著紅色領帶的Larkin終於開口時,他花了許多時間一一感謝曾經幫助他的人,他說:「我曾經和棒球界裡一些不朽的人物一起打球,我想要特別肯定幾位傢伙。」

 

然後Larkin停頓了一下。

 

「你知道的,Pete Rose,4,256支安打,沒錯。」他說。

 

你可以隱約感覺到坐在台下,時任大聯盟理事長的Bud Selig有些許不自在,但是他沒有露出任何表情,而在場的紅人隊球迷卻很興奮,他們用力地鼓掌,並且歡呼著,好像突破了某種禁忌。Larkin說了一個他剛登上大聯盟時的故事,那時擔任總教練的Rose把釘鞋和球棒借給他,讓Larkin能夠打出好成績—然後Rose再把器材要回來。

 

「我只想要感謝Pete給的機會。如果他沒有給我那個機會,我就不會在大聯盟。我想要藉此感謝他。他在那天替我預先設想好一切。他睿智的言與和支持,還有他總是不停對我說話。謝謝你,Pete Rose。我愛你,老兄。」

 

但是Pete Rose不在現場,他幾乎不曾出現在任何大聯盟舉辦的活動,他也沒有機會入選名人堂,自從1989年8月24日他自願接受大聯盟永久除名,並且繼之失去入選名人堂資格之後,Pete Rose就像是一個被棒球界永遠放逐的人。

 

對某些人來說,Rose就像是個不可饒恕的罪人,因為他針對棒球比賽下注的行為褻瀆了這項運動,但是另一方面,Rose又受到某些人的熱烈歡迎,比如說那些曾經在Rose執教下打過球,最終並且獲選進名人堂的紅人隊球員,Barry Larkin、Eric Davis、Chris Sabo、Paul O’Neill、Tracy Jones,沒有一個曾經對他口出惡言,他們只有感謝Rose幫助他們成為更好的球員。

 

「我是那種當我走了之後,你可以用九種不同方式回想我的傢伙。」Rose本人曾經這麼說:「你會想到我打出那麼多安打。或者你會想到我去坐牢,或者離婚,或者用頭朝前滑壘,或者打倒捕手。你會想到我很性急。或者你會想到我是運動史上最大的贏家。那是我所擁有最好的紀錄。」

 

「Pete Rose是如此獨特。你在千年之間也不會看到另外一個像他一樣的人。」曾任紅人隊打擊教練的Ted Kluszewski說。

 

當Kluszewski這樣說時,他形容的是那個永不放棄、總是拼盡全力的Rose。那個把勝利擺在第一位,希望他的墓誌銘上寫的數字是「1,972」的Rose—那是他曾參與的勝場紀錄,不只在大聯盟,甚至超越所有職業球員。

 

「我總是個很好的球員,但永遠不是最棒的,而且我總是太矮小。」Rose曾經這麼解釋:「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少棒階段擔任捕手。當我念高中時,我太矮了連捕手都當不成,所以他們把我擺到二壘去。」

 

「因為我太矮小,所以我總是得作些其他人不會嘗試的事,才能贏得比賽—跑壘時很冒險,用頭朝前滑壘,從頭跑到尾……那就是我打球的方式。」Rose說。

 

當他在一九六〇年代初次成為職業棒球員時,他才剛從高中畢業,頂著三分頭穿著花紋羊駝毛衣,總像發了瘋似的,隊友甚至難以相信有這樣的人,他們總是叫他「好萊塢」(”Hollywood”)或「熱狗」(”Hot Dog”),那是說他很愛現的意思。那時候的紅人隊內部分成不同派別,而總是奔放充滿衝勁的Rose一點都沒有職業球員的冷靜態度,反而是球隊裡的黑人球員比較能理解他。

 

「他們會在巴士上討論他。」紅人隊投手Jack Billingham說:「我老是聽到這個孩子在被保送時快跑上壘,而且嘴裡總是說個不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