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8

中華男足9月3日德黑蘭對伊拉克賽前簡析

中華男足即將抵達伊朗首都德黑蘭,面對6天後的第三國客場賽,伊朗民眾因為較容易前往,仍將擁有絕對主場優勢。近一年內伊拉克男足在國際賽,由於總教練頻頻更換,年輕球員逐步接替過去主力,成績或許不夠亮眼。然而...

作者:久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華男足自高雄小港機場啟程

  此次中華男足的23人名單,或因與U23有區隔,或藉此高強度賽事培訓新人,使得朱恩樂、陳昭安、柯昱廷、陳威全都沒能入選。其中朱恩樂未列入出賽球員名單,係因他須較遲接受徵召集訓,連同教練團安排名單的考量,而非朱恩樂有傷在身。畢竟從6月與泰國主場賽後,國內僅有8月14日(五)往後三日,有城市聯賽第二輪的數場賽事。即便是練習賽的激烈程度,也不致於像李茂於全運會賽事,遭到踢傷而嚴重骨裂的程度。

  朱恩樂因賽受傷而不克參加,從教練團宣布理由時間,乃是城市聯賽第二輪之前,期間國內亦無「激烈」的練習賽。反倒讓原先所述理由過於牽強,又不符合他目前無傷的事實。當然教練團後來提出練習參與程度,考量「形式公平」有其道理。只不過這種齊頭式的「公平」,是否令表現較為出色的球員,出賽意願降低,或缺乏接應攻勢的球員,值得教練團多加留意。

  目前已知旅外球員陳昌源,可能從中國逕行搭機前往德黑蘭。陳柏良則是提前返回高雄,隨隊搭機先至曼谷、再轉往德黑蘭。因此面對伊拉克的出賽陣容,是否還是二陳作中路,確保中後場不會大門敞開?還是派年輕球員上場接受磨練?全憑教練團賽前規劃。不過真正攸關中華男足失分多寡,重擔將落在守門員身上!即使邱育宏與楊力蘅年輕力盛,身手也相當地靈活;然而調度更加資深的後防球員,恐怕是他們力有未逮之處。因此陳貴人總教練應當會交由呂昆錡繼續坐鎮。

 

三、中華隊啟程德黑蘭,伊拉克作客黎巴嫩

 

  姑且不論兩隊的實力差距,伊拉克在德黑蘭這不是主場的主場,仍較中華男足擁有主場優勢。這是因為眾多國民旅居伊朗,伊拉克前往伊朗的距離比臺灣近,加上伊朗氣候也是大陸型氣候,伊拉克隊較中華隊球員,熟悉且適應該場地的一切。

  反觀中華男足近期集訓或移訓地點,皆選擇悶熱的東亞至東南亞,而且是海拔皆在100公尺以下的平原城市。恐難預料前往德黑蘭時,能否迅速適應海拔一千公尺以上的氣候。面對中華男足首場客場賽,德黑蘭正值夏季大陸型氣候,八至九月幾乎不下雨,比賽日預料球場將是乾燥無雨。

  該月白天平均高溫達31℃,夜晚平均低溫達19℃,平均濕度在20%以下。該城市有八百餘萬人口,空氣品質與臺北或高雄都會區相近,因此比賽時段選擇於何時,影響中華男足球員較大。畢竟德黑蘭相對於臺灣動輒午後雷陣雨,全年平均濕度在70%以上。兩地之間的氣候差異,是中華男足首要適應的課題。

  中華男足若在白天出賽,得先適應乾熱的氣候;如果是晚間出賽則較為乾爽,近乎臺灣秋季的氣溫。所幸目前已知比賽時間,將是當地下午5時的傍晚時分,因此氣溫將滑落至25度左右。於是隱憂僅在於,無論是臺北或高雄的大氣壓力,大約在1011百帕左右,然而伊朗高原大氣壓力僅660百帕。中華男足球員能否在大氣壓力僅剩六成,卻得應付強度大的競賽,順暢地換氧達到正常表現呢?

  目前中華男足的因應之道,即是8月27日(四)提前出發、隔日至德黑蘭,利用賽前一週與當地職業球隊友誼賽。只要球員在賽前這段期間,順利適應環境同時提高強度,中華男足後勢仍值得期待。

  與此同時,8月26日(三)伊拉克作客黎巴嫩,客場友誼賽到了40分鐘之後,伊拉克男足球員從左路切入禁區後橫傳,Ahmed Ibrahim Khalaf旋即射門遭擋出。豈料Mohanad Abed Al Rahim補位射門,使得伊拉克客場率先得分。然而伊拉克的好景不常,下半場被兩度追平,形成2:2的僵局。直到傷停補時才以關鍵進球,取勝黎巴嫩然後準備前往德黑蘭。

8月26日(三)黎巴嫩2:3伊拉克賽事影像

 

  伊拉克男足從上世紀一度擠進世界盃決賽圈,二十年來始終維持於亞洲八強。儘管沒有日本或韓國男足顯赫,卻也是亞洲足球第一檔次的國家隊之一。在德黑蘭客場賽結束後,伊拉克男足也會前來臺灣,進行中華男足對伊拉克的主場賽。除非雙方足協在賽前因故遭到停權,否則民眾遲早得在臺灣主場,看到伊拉克男足的強勢進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