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5
作者:凱文

Max Scherzer和永遠與他相伴的弟弟

擁有穩定的球技及打擊出色的隊友,今年球季成績虎虎生風的薛澤(Max Scherzer)羨煞不少投手,謙虛的他始終把功勞歸給隊友,但今年球季對薛澤來說將會很不一樣,因為少了他摯愛的弟弟與他相伴。...

請繼續往下閱讀

 

  擁有穩定的球技及打擊出色的隊友,今年球季成績虎虎生風的薛澤(Max Scherzer)羨煞不少投手,謙虛的他始終把功勞歸給隊友,但今年球季對薛澤來說將會很不一樣,因為少了他摯愛的弟弟與他相伴。

    在夜深人靜時,無論是焦慮還是樂觀,薛澤始終握著手機想打給弟弟Alex,他可能剛代表老虎隊投完一場客場,正累得癱在飯店裡,想著Alex對那場比賽會有甚麼看法;或著他可能在位於亞利桑那的公寓裡,邊看著電視邊想著一些他認為只有Alex能回答的問題。即使過了好幾個月,薛澤依稀能看見那帶著傻笑、高大帥氣的身影。

     薛澤沒有刪除任何他與弟弟的通聯記錄,也還留著弟弟的手機號碼。在那些紀錄裡有他們兄弟倆無可取代的相處時光。薛澤很少在公開場合談論弟弟,次數少得連他的父母也很擔心,但薛澤只是淡淡的說他現在只想專注在比賽上,好讓他的父母在悲傷中短暫獲得緩解。但在夜晚薛澤不得不放下緊繃的心情,在那麼需要支持的一瞬間,他緊握手機,欺騙自己他摯愛的弟弟將再次聯繫他,他們將再次促膝長談。

 

   來自亞利桑那州,父親口中典型的「美國小孩」,雖然從小罹患虹膜異色症使得薛澤兩眼顏色不一樣,但極高的棒球天分讓他從小便立志要成為一個職業棒球選手,而弟弟Alex相較之下個性顯得謹慎沉穩,從小兩人感情便相當好。有一次兩兄弟的媽媽在家中聽到樓上兩兄弟的嬉鬧聲與東西砸破聲,她急忙奔上樓,在發現珍藏的花瓶變成碎片後,沒等媽媽質問,兩兄弟便一起指向家裡的狗。薛澤媽媽的花瓶破了,但她知道她這對寶貝兒子的感情永遠無堅不摧。

 

    從大學時期到被響尾蛇選中,一直到被交易到老虎,薛澤始終都會跟弟弟Alex討論他的投球。每場比賽結束後,Alex總會跟哥哥討論比賽裡遇到的任何情況。剛加入響尾蛇小聯盟時,薛澤的球速與大學時期相較變慢了一些,Alex觀察了他的投球影片,並建議薛澤投球抬腳時力量必須再大一點,欣然採納建議的薛澤球速果然又回來了。在老虎隊投球陷入低潮,甚至一度被下放小聯盟時,也是弟弟Alex的鼓勵才讓薛澤再站起來。薛澤兄弟倆感情好,Alex為哥哥的投球生涯貢獻許多,哥哥成績好壞就好像是他自己的一樣,甚至Alex還常常開玩笑說要當薛澤的經紀人,而事實上,有了弟弟的技術及心靈上的支持及建議,薛澤的生涯的確是越投越好。

  

    但是這樣一個值得信賴的Alex卻在考取律師執照失利時飽受憂鬱症困擾,儘管接受醫生治療後仍返校繼續攻讀學位,也順利控制病情並在摩根史坦利公司取得經濟分析助理的職位,但Alex仍然在去年(2012年)因為憂鬱症在家中自殺身亡。遺書中Alex說他仍然時常感到空虛,且心中的無力感始終揮之不去。

     聽到這個消息,薛澤放聲大哭。他難過且憤怒,他自責自己怎麼沒有早點發現弟弟有任何傷害自己的徵兆。Alex自殺後的隔天,薛澤與家人坐在家中客廳,沉默的氣氛使人受不了,突然有人開口問了:「薛澤你隔天還要先發嗎?」隔天上場跨聯盟比賽,在客場要面對海盜隊。薛澤回答說他不想錯過比賽,但也不想離開家人。老虎隊為薛澤設想周到,要他等到忙完告別式等行程、沉澱完自己情緒後再自行決定何時歸隊。但薛澤堅定的對父母說:「現在棒球是我唯一可以給你們的。」薛澤媽媽事後回憶:「這聽起來有點瘋狂,但他確實知道,當時我們的確需要一些事情來鼓舞我們。」

    隔天,薛澤像往常一樣趕到客場進行賽前熱身,但賽前全隊在討論會議時薛澤不發一語,也沒有人願意開口對他提起些甚麼,「還是希望可以回歸正常就好。」薛澤想,但他清楚這場比賽已經不是一般的比賽了。「我以為我能暫時忘記這些,但實在是不可能。」薛澤說,但在老虎總教練李蘭的辦公室大哭後,薛澤也無法專心聽取賽前的球探報告,他沒有一刻不想著弟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