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10/05

三分球的傳奇和傳承 – 尋找下一位Reggie Miller

全場不停歇地空手跑動,殺手般的鬥志和永無休止的海量垃圾話,一顆又一顆致命的長程砲火,米勒(Reggie Miller)雖然穿上西裝坐在主播台閒話家常也有好一陣子了,但我們還是想念那件充滿魅力的31...

作者:Kelvin Chang

 EBA088ECA780EC9C84EB8B9DEC83B7copy.jpg        
全場不停歇地空手跑動,殺手般的鬥志和永無休止的海量垃圾話,一顆又一顆致命的長程砲火,米勒(Reggie Miller)雖然穿上西裝坐在主播台閒話家常也有好一陣子了,但我們還是想念那件充滿魅力的31號球衣,以及那些驚人瘋狂的米勒時間。

 

 

 

bucks62.jpg  

 

 

以官方的紀錄來說,當然啦,不論是常規賽或季後賽的三分命中數,甚至三分球的出手數,米勒的生涯紀錄都已被另一位即將名留青史的三分球機器艾倫(Ray Allen)所打破,更不用說米勒一生幾已無緣以球員身份贏取冠軍戒指;但當我們講到NBA的最厲害的三分射手,當我們要挑一位史上最能以三分長射來一劍封喉甚至逆轉勝負的殺手人選,就好像我們喜歡野史中的蜀國劉關張勝過正史的曹魏一樣,米勒的身影硬是鮮明許多,究竟為什麼?而當昔日的米勒時間已不再上演,新生代球星們又有誰能夠繼承米勒傳奇的三分球地位呢?

 

 

reggie_miller_arhe.jpg

 

 
讓我們話說從頭,實際上,NBA一直到1980年才納入三分線的相關規則,也因此在那個年代之前,NBA是沒有三分球的,而87年畢業於UCLA的米勒,從第二年為溜馬打球並登上先發位置開始,就非常積極地使用三分球這項武器,憑藉著紮實的苦練與對球賽的理解,將三分球發揚成一套極具個人特色的進攻顯學;生涯有9季幹進超過150顆以上的三分球;96-97球季甚至以42%的高命中率投進了驚人的229顆,長年維持著高產出高命中率的三分球績效,使得與他同期的另一名優質射手艾里斯(Dale Ellis)雖然以生涯1719個三分球留下很不錯的里程碑,但和米勒生涯2560顆的產量相比,則完全不是同一個檔次;當然,米勒那有些偏80年代風格且出手後雙手還呈現交叉的詭異投籃姿勢,以及瘦骨嶙峋的排骨身材,相信不會是籃球教練們推薦你仿效的對象,然而米勒對自我的高度要求,以及對於印第安納這座城市的奉獻,則作為任何一位職業球員的表率都不為過。

 

 

regmil.jpg  

 

 


顯而易見的,要能成為米勒三分球大王的接班人,產量是基本要求,而這就不僅包含了出手準度,還得在聯盟混得夠久,夠敬業,保持著相當程度的健康和穩定的出賽才行,這就已經是一個極難達成的門檻,有太多出色的球員或許是換了肥約,也或許是季外疏於練習,更可能是場上突然發生的重大傷害,使得這些天才球員們的生涯發光的時間像流星般短暫;縱然,球員生命總是有限的,時間會帶走球星的一切天賦,但讓我們看看米勒2005年時以39歲老將之姿在最後一場球賽所打出的數據 – 上場33分鐘,三分球8投4中,總得27分,還抓了4個板子2個助攻,沒有任何失誤 – 是不是和聯盟一線球星的數據沒有兩樣? 有這等水準的身手,可以想見米勒長年對自我的要求是如何嚴謹,而這樣的典範也映射在另一位偉大射手雷槍艾倫的身上 – 講到對自身體態與手感的維持,很難有人超越這兩位傳奇射手了,也無怪乎當世只有這兩位球員能夠締造生涯2500顆三分球以上的卓越紀錄。

 

 

NBA_Finals_Spurs_Heat_Bend.jpg  

 

 


以現役球員來說,泰瑞(Jason Terry)已經累積了1950顆三分球的產量,是最接近米勒紀錄的球員,雖然已經36歲了,但若是無太大意外,新的球季是有機會締造生涯2000顆三分球的紀錄,和米勒與艾倫三人成為唯三達成此項成就的球星,但要追上米勒,不僅大概還要花上四到五個球季,且都要得取得夠多的上場時間才行,條件確實是嚴苛,泰瑞過去的年三分球產量一直穩定保持在百顆以上,但真要再打個四年五年,不僅歲月是最大敵人,是否能夠繼續獲得球隊給予合約也是關鍵,另一位即將同隊打球的名將皮爾斯(Paul Pierce)狀況也差不多,目前以1935顆排在泰瑞之後,要追上紀錄的難度自然也比泰瑞更高。

 

 

Paul-Pierce-Kevin-Garnett-and-Jason-Terry.jpg

 

 


然而,光是產量並非米勒三分球傳奇的唯一要件,有太多無數經典且令人難以忘懷的米勒時間,都是在經典大賽創下的,比如麥迪遜花園廣場季後賽傳奇的8.9秒連飆8分大逆轉,還有第四節狂飆5顆三分球豪取25分的事蹟,使得米勒紐約公敵的殺手聲名達到巔峰,而97年季後賽讓飛人喬丹(Michael Jordan)吃鱉的神來一推和再見三分球,01年季後賽第一場對上費城最後三秒鐘贏球的三分出手,以及02年季後賽對籃網槍響前那記長達39英呎,超長距離的追平三分長射(還附帶追平延長賽再次槍響時追平比分的飛身雙手扣籃),也都是傳世之作,這些令球迷瘋狂失控的三分球,令對手驚懼膽寒的恐怖演出,正是米勒”拒絕輸球”和”肩扛勝負”的強大意志力展現,也是米勒三分球傳奇最迷人的一環;這是他和雷槍艾倫相當有別的一點:米勒生涯從第二年站穩球隊地位開始,一直都是球隊主將,為了維持住這樣高強度的壓力與競爭力,事實上家教非常嚴謹且私底下個性頗為內斂的米勒,必須使自己的精神狀態無比強大,於是米勒在場上不斷噴出大量垃圾話與永無休止的罵人 – 就像是看見球場燈光就打開了某個開關一樣,上了場的米勒是什麼人都沒有在怕的,保持著無匹的鬥志與侵略性,關鍵時刻更是有著非把球投進不可的強大信心,這種領袖氣質,雷槍艾倫並不是沒有展現過,只是相對短暫了些 – 在超音速時期的艾倫是頗有這種捨我其誰的一哥氣勢,但從波士頓到邁阿密,艾倫在球隊陣中的角色不斷轉變,雖然仍保有相當的開火權,但畢竟不是肩扛球隊勝敗的第一人選。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