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蛋、球場、1994我的「丹」戀(完)

level | | 人氣 893

A- A+

在裁判走進球場內野的同時,一片黃色的三壘看台發出撕裂般的鼓譟聲,在烈日下可以看到若干形成亂數般的白點,以拋物線的路徑落入內野紅土與界外區草皮後形成一陣小煙霧,創下球迷抗議世界首例(?)的「蛋洗球場」就此展開。

 

 

 

 

看著這個場面,我在內心暗罵帝波:你X的要回本壘拿下追平分,就穩穩的滑壘就好啦(這球如果滑壘應該九成會得分),結果帝波你竟然學芭蕾舞者來個「凌波微步」,出局只是活該剛好,但為啥偏偏要選昨天!!害我好不容易約到丹來看球,卻開始要擔心丹與她朋友的人身安全。(因為在前不久,對年輕夫婦在看球時念了前排擋住視線的象迷兩句,象迷竟然把丈夫圍毆入院的事情才上了報紙)

 

 

 

 

恩……自從那次摔車後,雖然還是繼續維持通信、定期打電話,也繼續分享彼此在棒球與生活上的點滴,但不知是我太敏感還是什麼因素,就覺得跟「事件」發生前相比,我跟丹之間好像少了些什麼、說不上來的東西。到「破百」之後(意思是離退伍剩下不到百日),某次閱讀丹的來信,才驚覺丹在開頭的稱呼,不知從何時開始從「名字」變成直接稱「姓」,而且丹能講電話的時段愈來愈少,她開始忙家教、打工、考試。連我想去東部找她都用前面講的事由推掉,就連這次約看棒球,也是用「當象迷一生至少要看一次台北球場的龍象戰」的理由才勉強說服-而且丹也直說會帶朋友一起去……。本來想用這次看球製造一個單純的快樂回憶來彌補一年前的遺憾,現在反而更加緊繃了。

 

「叭………」氣笛喇叭聲再次鼓譟,原來是象迷在工作人員才剛清理過,又發起第二波的蛋洗攻勢,這時我內心咒罵的對象從球員變成象迷:X!輸不起嗎?還是判決一定要偏袒象隊才叫做正義?其實昨天TVIS的立即實況已經把最後那個PLAY重放不下數十次,錢定遠和袁定文雖然說的保守(因為以當時的球場暴戾程度,他們也不敢得罪象迷),但去掉球迷因素來看,裁判的判斷與作為都是正確的,那麼象迷後援會有何立場要求聯盟必須「給一個交代」?難道要聯盟宣布隔天從九局下重賽?還是要把裁判交給象迷後援會千刀萬剮?這已經不叫「秉公處理」,而是標準的「仗勢欺人」,看著場內辛苦收拾殘局的工讀生,我深深嘆息隨著職棒的熱度增高,看球的品質與樂趣卻逐年下降。(當時怎會知道三年後會有「那個事件」發生,也讓我一度成為棒球逃兵)

 

 

 

經過半個小時的整理球場,比賽總算開始,但我和丹的互動卻更加尷尬,似乎是對同為象迷的作為代為抱歉般,象隊有好表現時,丹很明顯壓抑著只做小小的慶賀動作;當龍隊取得領先時,因為「身處敵營」我也不敢冒著被象迷圍毆的風險高聲歡呼,整場比賽就在兩人彼此壓抑,她朋友卻不知所以然的奇怪氣氛中度過。直到九局上葛雷諾那發驚天動地的逆轉三分彈。

 

當球落入右外野看台的那一瞬間,丹忘情的從座位上站起來高舉雙手,但隨即察覺到旁邊的我又立刻坐下,還輕拍我的肩膀;我在看到即將煮熟的勝利就此離去,似乎意識到雖然還有九局下半,但龍隊敗局已定,只淡淡的對丹說「走吧!如果等比賽結束才離開,交通會塞到妳們趕不上火車。」丹頓了一下,點了點頭,便示意她朋友收拾一下,在九局下半開始前,我們便離開台北球場準備搭車。

 

前往公車站的途中,我們三人都默不作聲的走著,除了球賽給人的壓迫感,我更有許多話想親口問丹:為什麼妳一直說自己很忙,連空下一個時段讓我去台東見妳的空檔都不給我?為什麼我在講述軍中的趣事還有種種喜怒哀樂時?妳的回應似乎愈來愈平淡,還有(當時我不願意承認的)不耐?還有……最直接也最難開口的……妳喜歡我嗎?但這一切的一切,有妳朋友在旁,我根本無法開口。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果子
  • 果子
  • 一個老球迷的碎碎念

一個血液裡有著棒球基因的老球迷 心中永遠的主場,是已經不可能再現的老台北球場 以及永遠消失的味全龍,試著以一個老球迷的回憶 來回顧這些年的棒球歷史

slice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目前共有 1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平凡中的非凡 天才少女戴資穎

「我要讓對手摸不清每一顆球 我享受在場上揮灑的每一秒 我相信自己 我永不放棄」帶您認識台灣羽球的天才少女-戴資穎。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