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9/12

談九月主、客場賽的優缺得失

中華男足主場賽結束後,國內各方紓發場邊觀察,已隨賽事漸遠開始沉澱。因此本文在賽事記錄之餘,就球場周邊與客場事務,說明中華足協與中華隊於九月雙賽的優缺得失。尤其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中華男足在9月3...

作者:久保

TOKKA 苦樂部

為什麼不迎合足協、一起喊爆滿2萬啊?大家一起推展足球、同心協力、壞的不講、只往前衝,不是很美好嘛???

久保

眾人斯為善,斯不善矣!中華足協找媒體一起過度美化的虛假,比較像是詐欺廣告而非維持真相的行銷。同心協力推展足球,只是手段跟途徑不盡相同。但是中華足協不代表整個足球運動,中華足協更不該喜歡一言堂的環境。那只是難以進步的起點,更是上世紀80年代之後逐年萎縮的主因!

Leon Wu

關於如何計算進場人數,有二種方式:
1、以往沒售票,自然以實際進場為準
2、這此有售票,以實際售票數不為過
所以,如果真的賣出20000票,即便實際進場人數沒這麼多,應該還是可以認定有20000人進場。
只是,我懷疑真正收到錢的票數應該低於20000張(可能只有15000),足協應該有送票(可能5000),但拿到免費票的人沒有全部進場。
另外,為何公告的進場人數會有超過20000人的狀況,應該是實際售票數+招待入場數。但既然以實際售票為準,就不該再計算免費進場的人數才對。
也就是說,真正賣多少,就該算多少進場人數。送票、招待進場的人數都不應該進來。
只能說,足協的邏輯不同於一般人

久保

您以售票有無區分計算方式,就我探知四年來的計算方式,不太正確!2011年的15335是入口回收票數、工讀生逐排清點等多重驗證,然後取最小值公布。2015年3-6月各場,只是以入口回收票數加上高層帶進場人數,與此次的差異只在於入口回收票數換成售票數、客場票、公關票數等。
你懷疑售票張數沒有兩萬,這則肯定是事實了!我在文中說明了臺北田徑場的20000座位,客場票3000、北側都是公關票、西側中段是VIp席、西側南段中南是記者席。中華足協那裡賣得了20000張,莫非喝著孟婆湯賣去枉死城@@?

Leon Wu

我這樣說好了:
如果真的賣了20000張票,但只有15000人進場,我會認為有20000人進場,因為我的實際收入就是這樣。
但如果我賣了15000張票,送了5000張免費票,就不能對外宣稱有20000人進場,而是得要在15000人與實際入場數取高者為準。

久保

是啊!進場觀眾數怎麼認定,足協標準可以說無標準,而你的標準對他們現階段來說太嚴謹,足協計算進場人數大概要崩潰了XD

Weak貓

只能說中華足協的水準不怎麼樣
但台灣各層不重視足球
也是讓足球發展困難的原因
但還是想說
足協到底在幹嘛?
連行銷都有夠爛...........

Allan Kuo

足協已經爛到根了,有些問題從年初罵到現在還是一樣,不想說了...

馬凱

這就是台灣足協和媒體的亂象,台灣目前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和這些球隊抗衡,但媒體總是宣傳得好像這些國家都很弱,就算是越南,人家可是有自己的職業聯賽,經營的也不錯,反觀我國呢?職業聯賽根本影子都沒有,足球要強盛,不是靠嘴巴說說就能變強的,我還是相信除了扎根以外,職業聯賽也是很重要的一環,然後有友誼賽的機會,就多出去跟強隊交手,增加比賽經驗

  多數闖入球場的越南國民,短暫慶賀並撿拾東西,旋即走回東南隅尋求離開球場的出口。此時主審已然察覺有觀眾闖入會場,原訂傷停補時遂往後拖延。中華足協同步從西側辦公區,動員人力前往處理闖入球場的越南國民。擅入比賽場地的越南國民,受到自己國民從觀眾席,要求他們返回觀眾席,讓傷停補時盡早結束。顯示多數闖入球場的越南國民,多數為了讓越南隊確定獲勝,趕緊折返至東南角。

  其中有一位越南國民,一路往北走到中華隊觀眾席,遭到我國國民扔擲物品。由於該位越南國民遲遲不離開賽場,干擾陳昌源擲邊線球進場,於是陳昌源作勢想要打這位干擾賽事進行的越南國民,逼得主審趕緊趨前處理。同時場內保警已然出動,也趕緊架離這位越南國民。這些越南國民干擾球賽秩序,傷停補時遂又延長六分鐘,使得整場比賽長達一百分鐘,雙方球員體能早已瀕臨極限……。

  中華足協近年未曾有觀眾躍入賽場,因此維安重點都放在觀眾進出場,及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周遭。發生此事令中華足協得慎思,比賽過程中的球員安危,也是維安不可疏忽的一環!畢竟這不是單純我國內部的賽事,而是有著其他國度觀眾進場的國際賽,倘若遭遇恐怖攻擊的人肉炸彈客,中華與越南隊球員豈不深陷險境?至於雙方國民素質,乃是見仁見智的認知,不妨參考鄭先萌〈足球中的非足球-2015台越戰賽後雜感〉,讓雙方國民在賽後不傷和睦。

  此外,東森新聞報導越南國民,在臺北田徑場東側入口,攀爬鐵柵試圖無票入場觀賽。這事說明中華足協管制門禁,在球賽開始後變得相對鬆散,使得無票的越南國民有機可趁。為了杜絕逃票觀賽的行為,不妨於賽後調閱場邊監視器,檢索攀爬鐵柵的影像,提供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夥同越南駐臺辦事處,循法律途徑處理這幾位無票擅闖觀眾席的越南國民即可。

 

七、媒體片面報導與評論

 

  從五月份撰寫印度尼西亞男足,到九月初寫就越南男足的簡析,讀者在覽讀這些萬言書時,實乃筆者花費數月進行。從蒐集球員資料、閱讀賽事影像、統計分析數據到草擬讀者所見文稿,任何一篇簡析文都得以至少一個月的時間,方才完全掌握與中華男足競賽隊伍的資訊。國內媒體報導著墨中華男足居多,卻鮮少有記者做到介紹對方球隊的「知彼」!

  我國男足的國際足球賽事,評論完整或客觀與否,得視評論者掌握雙方資料的程度。然而九月賽前出現不少網路評論家,多以中華男足視野的認知,而缺乏伊拉克或越南視野的觀察,導致國內賽事的評論方向,大多缺乏兼具主、客隊的客觀。這令國內關心我國男子足球代表隊的民眾,難以認識中華隊與其他國家隊,實是六場實力不對稱的資格賽。連帶影響我國不熟悉足球的民眾,容易在中華隊輸球後,難以接受而流於激情,甚至失望不再踏入觀眾席。

  再者,「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國內的體育記者與球評,極少數維持著足球運動習慣。因此多數運動記者誇談足球,卻不曉得劃分主、客場至今的緣由與意義,只想胡謅一通地吸引群眾目光。建議讀者不妨無視這類記者的文章,讓他們的文章無人點閱,自然淘汰這類水準低落的記者。

  此外,國內尚有少數記者報導足球,殘存著不尊重智慧財產權的抄襲歪風。筆者既非媒體相關從業人員,自然無懼於揭發此事的後果。況且在蒐集各國家隊資料時,意外發現我國有知名足球記者,將他人文章移花接木,充當自身觀點以累積專業聲望。筆者深覺必須遏止這類抄襲歪風,所以近日也將另外行文,公開長期默默蒐證的資料,提供國外受害作者跨海求償。

 

 

  最後,國內足球風氣逐漸興盛,從三月、六月到九月雙賽,中華男足都能吸引一萬名觀眾進場。顯見教育部體育署與中華足協,已緩步推動有利於臺灣足球發展的實業,只是實務尚有若干缺失。然而中華足協從9月3日客場賽轉播一事,寧願說謊也不願講真話地愚弄國民;再到9月8日主場賽浮報進場人數,甚至超過臺北田徑場規劃的20000人座席。國內無國民資格篩選的售票系統,差點讓中華主場變越南主場,即便突破進場觀眾數的紀錄也無喜可賀!畢竟行銷絕非過度美化與包裝,更不該頻繁欺瞞、自毀誠信。

  中華足協只要主動公開實情,賽後自主檢討場務的各項缺失,且不可請託特定記者讚揚足協或轉移焦點,或掩藏國內民眾不吝針貶的意見。筆者相信中華足協再辦幾次國際賽,售票與場務皆能駕輕就熟,批評賽務工作的意見自會減少。展望11月17日(二)高雄龍騰體育場的主場賽,中華足協應於此時妥善規劃,避免重蹈九月雙賽諸項缺失的覆轍!至於中華足協重啟售票的獲利,若能取之於我國關愛足球的國民,用之於中華男足的組訓,未來中華男足的國際賽成績,才有更上層樓的期待。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