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4

失分後穩住戰局 陳偉殷兩戰美聯龍頭奪兩勝

因為公差出國,不知道陳偉殷上一場對紐約洋基的比賽,問題出在哪裡?回國後看到今天這場比賽,靠著堪薩斯皇家王牌投手奎托(Johnny Cueto)的持續低潮,以及隊友好幾次的精彩守備,再加上陳偉殷本身投得...

作者:趙大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公差出國,不知道陳偉殷上一場對紐約洋基的比賽,問題出在哪裡?回國後看到今天這場比賽,靠著堪薩斯皇家王牌投手奎托(Johnny Cueto)的持續低潮,以及隊友好幾次的精彩守備,再加上陳偉殷本身投得也還算OK,結果前兩場總共丟了22分的金鶯投手群,今天陳偉殷7局只掉2分,投出了他個人單季最多的第18場優質先發(Quality Start),也拿下了本季的第9勝。

 

而對上去年美國聯盟冠軍,也是今年美國聯盟戰績最佳的皇家(都是對決奎托),陳偉殷2場先發,20敗,3.29 ERA2場優質先發。對比於其他巴爾的摩金鶯先發投手,對上皇家的一勝難求:03敗,7.52 ERA。而且陳偉殷是唯一的先發投手,ERA4以內的。所以為什麼金鶯今年無法重返季後賽?答案其實很明顯了。

 

但陳偉殷今天在帳面上的成績,雖然相當不錯,可是有看轉播的球迷朋友,應該也可以看到,有好幾次皇家打者打得很紮實的球,硬是被金鶯的防守給攔了下來。換言之,就是陳偉殷今天並不能算是投的「得心應手」,即使面對最後17個皇家打席,陳偉殷讓15個打者出局。

 

原因?陳偉殷今天的變化球種,因為控球不太理想的關係,基本上不太能讓皇家打者,因為他的變化球種,而無法鎖定他的速球來攻擊。

 

陳偉殷今天的變化球種,除了滑球之外,變速球及曲球(今天大聯盟官網的Gameday,還是有一些球種記錄錯誤)都是壞球多過好球,等於是讓皇家打者,可以放掉這兩顆球種。而滑球雖然154壞,但很多滑球都壓不太下來。所以雖然製造了一次揮棒落空,但沒有抓到三振(Gameday記錄的那個三振,其實是他的「hard curve」),還被敲了兩支安打。如果不是因為金鶯幾個精彩守備,滑球被敲的安打,可能至少三支。

 

也因為如此,皇家打者可以鎖定陳偉殷的速球攻擊,導致今天他的速球(59%的用球數使用比例),只製造了2次揮棒落空,抓到1次三振,但被敲了3支安打。而且也是一樣,如果不是隊友的守備,可能也不只3支。

 

至於配球,陳偉殷兩場對皇家的先發,都是搭配威特斯(Matt Wieters)。如果要說我有什麼意見,我只有一個問題:面對皇家捕手,去年轉播被我們戲稱為「三揮哥」(什麼球都揮)的培瑞茲(Salvador Perez),為什麼兩場比賽,威特斯的第一球都要配速球搶好球數?

 

我對搶第一好球數,完全沒有意見!但是現在有越來越多人,開始鼓吹搶到兩好一壞,比搶第一好球數還更重要!包括名人堂投手葛拉文(Tom Glavine)。葛拉文的論點很簡單:他說搶第一好球數固然很重要,但有時候不一定第一球要投好球,尤其是面對什麼球都愛揮的打者。葛拉文覺得搶到兩好一壞,反而是投手最重要的工作。

 

而培瑞茲就是什麼球都揮的打者。陳偉殷上一場對皇家,第一次面對他,也是第一球,速球,搶好球,差點被他轟出全壘打,但還是一支二壘安打而掉分。今天在第二局,兩出局後面對他,又是連續兩顆速球,他連揮兩棒,第一球界外,第二球又是一支深遠的二壘安打,也導致了第二局,唯一一局的失分。

 

去年轉播,會開玩笑叫培瑞茲「三揮哥」,不是沒有原因的(他第二打席也是打第一球,是一顆變速球)。搶第一好球數當然很重要!但面對這種類型,你丟壞球他也可能揮棒的打者,真的有必要硬碰硬嗎?而這兩場比賽,培瑞茲都對陳偉殷造成了傷害,而且都是攻擊他的速球。

 

但至少在第二局掉了兩分之後,陳偉殷算是穩定下來,接下來17個打席,讓15個出局,包括還一度1010下。雖然隊友的守備有幫大忙,但投手自己還是得穩住。陳偉殷今天做到了這點,也因此讓他投出了破個人單季最多的第18場優質先發,拿下了第9勝,也讓金鶯今年在面對去年季後賽四連勝橫掃,淘汰他們的皇家,至少有一個先發投手能撐住,能拿下勝投(而且是2勝)。

 

這場優質先發,也讓陳偉殷的ERA,微微下修到3.44截至914日為止,在美國聯盟排名第12,全大聯盟排名第28。至於1.23 WHIP值,則是在美國聯盟排名第18,全大聯盟排名第38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