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7

【F1】夜戰、濱海灣與安全車:Rd.15新加坡GP簡介

在義大利結束2019年F1賽季的歐洲系列賽後,本季將在接下來的四周時間於亞洲與俄羅斯舉行三場大賽,本週的賽季第15站來到的是位於東南亞的重要交通樞紐——「獅城」新加坡。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新加坡GP的舉辦地點為該國近幾年急速發展且有賭場進駐而聞名全球的濱海灣地區封街賽道「濱海灣市街賽道」(Marina Bay Street Circuit),濱海灣賽道不僅為目前F1中少數的封街賽道,同時也是F1史上第一個在夜間舉行大賽的賽道,賽道共有本季21座賽道中最多的23個彎道,單圈長度為5.065公里,決賽賽程為61圈。

雖然自2015年起夜戰已經不是新加坡的專利,不過新加坡夜戰與巴林夜戰不同的是氣候上的挑戰:新加坡因為是位處潮濕的熱帶雨林氣候帶,因此車手整體的體力消耗速度會比位於沙漠氣候帶的巴林來的快上許多,而且比賽時間偏長的狀況使車手在賽程中的體力調節更加重要。

賽道簡介

濱海灣賽道雖然是由英國KBR公司設計,不過這條賽道的原型構思者是現今F1賽道的御用設計大師Hermann Tilke先生,因此這條賽道我們依舊能看到「Tilke流」設定:直線道加減速複合彎,以及賽道尾端的中低速複合彎道。

賽道起點位於可使用DRS的共和國大道(Republic Boulevard),通過起跑線後面對的是第1-2號左-右複合彎,由於彎道非常狹窄,因此在這段常會發生事故。

經過180度的3號彎後加速離開共和國大道,接著重腳煞車來到的是直角彎5號彎與第二個DRS使用區「萊佛士大道」(Raffles Boulevard)路段,這裡除了是本賽道的最高路段外,路面的起伏也常讓賽車底盤與路面接觸產生火花,因此懸吊系統的設定相當重要。

通過萊佛士大道後迎接的是第7-9號三個直角彎,這裡是賽道的重點超車位置。

離開九號彎後來到的是原先被稱為「新加坡司令彎」(Singapore Sling chicane)的第10-12號彎,雖然讓車手傷透腦筋且造成不少意外的「魚板」路緣石已遭移除且路線有小幅修改,不過要進入安德森橋(Anderson Bridge)的路線反倒更加困難,仍是條難度相當高的複合彎道。

通過安德森橋和13號彎後來到與八號彎交錯的14號彎,此段為本年新增的第三個DRS路段。

接著是賽道的最低速路段:第15-21號彎,這一段巧妙的運用濱海灣浮動舞台(Pentas Terapung Teluk Marina)的路線與阿布達比GP舉辦地亞斯碼頭賽道(Yas Marina Circuit)的最終路段有異曲同工之妙:狹窄、難以超車,一不小心就會產生碰撞。

這一段其中的第17號彎有「Piquet彎」的別名,原因為2008年效力Renault車隊的Nelson Piquet Jr.在2008年的首屆大賽中在此發生了無法解釋的撞牆意外,事後的調查發現這是Renault車隊為了讓Fernando Alonso於比賽中獲勝而下的車隊指令,這一撞也成為了決定2008年年度冠軍的關鍵時刻之一。

最後來的的是位於新加坡摩天觀景輪(Singapore Flyer)區的加速彎22-23號彎,穩定加速後回到共和國大道完成一圈賽程。

雖然濱海灣賽道在啟用後年年都會進行小幅度的路線修改,但單圈時間卻與比利時GP使用的斯帕–法蘭科爾尚賽道(Circuit de Spa-Francorchamps)大致相同:落在1分45秒左右,造成意外頻繁的新加坡GP常面臨比賽時間過長的問題,2017年的比賽更是首次突破了兩小時的比賽規定時間關卡。

整體來說,濱海灣賽道與其他封街賽道相同,為一重視下壓力設定的賽道,因此Mercedes、Red Bull兩隊被視為本場大賽的奪冠熱門,Ferrari車隊如要取勝就得花費更多心思。

上一站回顧

經過9年的等待後,紅軍終於在義大利主場高奏凱旋曲:以竿位起跑的「少主」Charles Leclerc在53圈的賽程裡力抗兩位Mercedes車手接連不斷的攻勢,並以1秒左右的差距取得個人二連勝。

不過這並未影響到積分榜榜首Lewis Hamilton的優勢,比賽過後這位英國車王仍舊有著63分的領先,取勝的Leclerc則是因Sebastian Vettel以積分圈外完賽的關係而成為第四名,並與Max Verstappen僅有3分的差距,而在中間集團方面,Daniel Ricciardo靠著本季最佳表現來到前十名。

車隊積分方面:銀箭軍團靠著兩位車手站上頒獎台的表現將總積分突破500大關,並再次拉開與紅軍間的差距;而在中間集團裡,Renault車隊靠著本季最佳成績獲得大進補,讓他們超越Toro Rosso車隊來到第五名位置,並開始威脅McLaren車隊的第四名席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