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黃釋緒與槓鈴 走不出來的不歸路

灌溉支持

名人堂 小鐵 | 2015/09/18

A- A+

人生的道路是自己選擇,但很多人從很年輕開始就必須走上一條難以回頭的窄路。

 

他們是運動員。

 

在台灣身為運動員,你得在求學時期就被迫放棄許多玩樂時間,跟著教練辛苦地埋頭訓練,揮灑汗水淚水甚至血水,只為那不知何時能出線的榮耀之路。如果是熱門運動也罷,可能在高度曝光之餘還有其他附加價值,但若是其他項目,除非在大型國際賽繳出亮眼佳績一炮而紅,否則就只能默默地思考後路,結束運動生涯,再尋轉職機會。

 

運動員的生涯是短暫的,然而,在舉重界卻有一位識途老馬,從年輕一路奮戰,到現在和許多相差一整個世代的選手一同練習。問道是什麼支持著她一路前進,她只笑笑地回說:「不知道,這條路,就走不出來。」

 

她是黃釋緒。

 

1975年出生的黃釋緒,今年底將滿40歲,舉重生涯邁入第25年,在他的生涯中屢見起伏,而她因此多次改名的故事也廣為人知,最起初的名字是黃喜莉,2004雅典奧運前改名黃世均,可惜當年奧運三次抓舉都失敗,後來又改成黃沛檥,直到2012年倫敦奧運前,再改為黃釋緒。

 

黃釋緒的改名之路還有插曲,根據戶政姓名條列規定,每人一生只能改兩次名字,第三次若還要改名,得找到同名同姓,為求分別才可再改。黃釋緒在改成黃沛檥之後已用完兩次改名的額度,但她竟然四處奔走,在高雄找到同名同姓的黃沛檥,才順利再度改名。

 

從改名的堅持,或許可歸類為迷信,但也證明,為了尋求在戰場上成績的進步,對黃釋緒而言,什麼努力她都願意,進了人事就交給天命,做完自身的準備再靠改名尋求心靈的平安,她說:「其實,練舉重很孤單,你就是一個人看著槓鈴,不停挑戰它也挑戰自己,當真正靜下心的時候,甚至會聽到自己的聲音,可以和自己的內心對話。」

 

談起訓練和比賽,黃釋緒的講話充滿哲理,如今她仍在左訓中心不停自我要求,和她一同訓練的,已有許多高中剛畢業、未滿20的年輕選手,這20年以上的差距,黃釋緒笑說:「說要傳承,也沒什麼突出的地方,唯一能給他們做榜樣的,就只有精神了吧。」黃釋緒總自嘲是左訓的「精神領袖」,並非無以名狀,更多的是對自己的期許,期待不要因年紀稍長就走下坡,仍要有充足的競爭意識。

 

去年仁川亞運,高齡39的黃釋緒仍以抓舉108公斤,挺舉125公斤,總和233公斤拿下女子69公斤級的銅牌,這是她生涯首面亞運獎牌,榮耀到手後卻謙虛以對,再將目標放在明年的里約奧運,但是一向大小傷不斷的她,近期又苦於右膝貝克囊腫,她仍維持一貫的堅忍精神,努力從傷勢復健,就為再度挑戰奧運舞台。

 

「其實,練舉重真的是一條不歸路。」歷經多年征戰與苦練後,黃釋緒仍不願離開槓鈴,即使一直認為很樂意在選手生涯結束後轉往教職發展,但卻始終不願給出期限。原先曾認為仁川亞運就是最後一戰,但在奪銅之後,又難掩對戰場的期待,「既然還能挑戰,就不要辜負自己。」她說。

 

人的體能在生長過程中,會隨著訓練逐漸抵達巔峰,但在過了巔峰後又會逐步下滑,這個天性始終沒人能找到可逆的方式,不論數千年前秦始皇想尋找的長生不老藥,或者現今科技不停尋求延長壽命的方式,都無法改變這個自然衰退的事實。而對於以體能為重的運動員而言,現實更是殘酷無比,各項運動的壽命長短不同,但相同的是,在過了巔峰狀態後,就是一天一天忍受衰退,並倒數著退休。

 

早已過了體能巔峰的黃釋緒也不能避免,她自己知道,近年受大小傷勢所苦,一直不願下定決心動手術是其一,面對年齡的現實是其二,不論是哪一種,都讓她從傷勢復元的過程和體能狀況的調整必須比其他人加倍努力,現況對她是兩難的,動手術的確有可能根治,但是長時間的復健,在她身上可能更需要嚴苛的恢復過程,同時也要和持續增長的年紀與不斷下滑的體能賽跑,更有可能動刀就代表就此告別生涯。

標籤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小鐵

Nothing but the Madness of Ball Games. 什麼都不要想,只要為了球賽高聲吶喊,為了精采的表現用力鼓掌。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8年印尼雅加達巨港亞運

四年一度的亞運會今年於印尼雅加達登場,本屆中華隊共計有588位選手要出戰36個正式項目、2個示範項目,跟著運動視界一起鎖定亞運戰況,為中華隊加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