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颱風對臺灣足球運動的影響

灌溉支持

名人堂 久保 | 2015/10/02

A- A+

 河川高灘地足球場設施表

  姑且不論這些河灘地足球場的過往,2015927日(日)中央氣象局發布杜鵑颱風陸上警報前一日,中華足協主辦我國男足最高層級的城市聯賽,第三輪賽事即於百齡河濱公園舉行。此後數月之內的百齡河濱公園足球場,預料將有城市聯賽、上班族聯賽、大專足球聯賽等賽事。其中前述兩聯賽的比賽期間,與颱風侵襲臺灣頻率較高的七至九月略有重疊,因此河灘地足球場的災損,連帶影響這些聯賽的進行。

  耐人尋味的是,教育部體育署的全國運動場館資訊網,登記足球場雖有311處之多,卻只有新竹縣竹東鎮的竹東河濱運動公園是頭前溪河灘地。反倒上表所見百齡河濱公園、大佳河濱公園、朝馬足球場等,維繫著臺灣長年足球運動,甚至是多項重要球賽舉辦場地,教育部體育署官方網站皆未見登記。畢竟河川高灘地由經濟部水利署掌管,教育部體育署未必慮及此處,只須盡速補足資料即可。

  以足球場的基本設施便是球門,然而球門高度絕對超過50公分。為了符合2004年經濟部訂定「河川區域內申請施設休閒遊憩使用審核要點」,第七點休閒遊憩及其附屬設施,固定式須能拆卸後吊離,組合式則要在時限內撤離河灘地,倘若申請人未如期撤離便自負損害。這說明河川高灘地足球場,若因颱風造成輕重不一的損害,都得由申請人或單位自行承受。

 

四、災後復原進度不一

 

  就學校與運動場而言,災後復原只需巡視足球場,確認球門結構安全與否,即可於無雨時恢復使用。河灘地足球場則視颱風期間,總降水量與河川流量,是否溢出常態河道,浸漫河川高灘地而有損及球場之虞。因此全國各足球場的災後復原進度,運動場與學校附屬足球場能在颱風遠颺,即刻復原足球場及其設施;河川高灘地足球場的受損程度,全憑颱風路徑與降雨分布來決定。

  201589日(日)蘇迪勒颱風遠離,大量泥沙、漂流木與垃圾,堆積在淡水河流域高灘地。根據筆者於蘇迪勒颱風過後,812日(三)晚間至福和橋河濱公園,親睹淤泥墊高該兩座5人制天然草足球場,已逾30公分的高度。當晚踩在尚屬濕潤的淤泥,確認這些淤泥夾雜漂流木與各類垃圾,清淤工作需要工具、人力與時日。所以蘇迪勒颱風過後半個月內,新店溪畔各足球場的活動,幾乎多半是被迫停止狀態。

  這情形在2004年員山子分洪道啟用前,基隆河畔的百齡河濱公園與大佳河濱公園足球場,也時常歷經類似蘇迪勒颱風,災後動用人力花些時日清理的窘況。即便員山子分洪道分擔上游河川流量,基隆河中游的降雨仍足以淹沒河灘地。舉凡201310月菲特颱風到20158月蘇迪勒颱風,百齡河濱公園仍難倖免淹沒。唯一慶幸的是基隆河岸無坍方,河水沒有夾雜大量泥沙,雖有垃圾與漂流木等要清理,至少天然草皮影響有限。

百齡河濱公園足球場於2013年菲特颱風襲臺期間造到淹沒

  反觀20158月蘇迪勒颱風,上游南勢溪土石崩落,造成新店溪水黃濁不堪。溪水夾帶大量淤泥傾瀉而下,影響遠及華中河濱公園的足球場。此處正是萬華晨光足球會,眾多會員辛苦經營的11人制足球場。他們在災後動員清理球場,將活動式球門恢復至原先位置,仍需耗費一段時日才整理完畢。畢竟河濱公園的清淤工作繁重,雇員所費不貲且需時日,市府清潔時程往往排在市容整潔之後。加上新店溪沿岸淤泥實在太大量,臺北市與新北市府即便動員所有人力,仍無法立刻清除完畢。

萬華區體育會足球委員會[晨光]成員整理華中河濱公園足球場(林政憲攝)

  即便沿溪多處足球場進行清淤,天然草先是遭到淤泥疊壓多日,接著又在刨除淤泥過程一併受損。即便清淤完畢之後的足球場,要恢復到颱風侵襲前的樣貌,也都是颱風過後一個月的事。當筆者於923日晚間至福和河濱公園,觀察原先天然草量相對豐厚的球場,也在淤泥刨除過程大量減少,甚至晴天有足球員穿釘鞋跑動,便會揚起大量沙塵襲面。這正是蘇迪勒颱風消失一個多月,足球場仍未能完全復原的實證。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久保

我這二十年來的筆名叫「久保」,先在TOKKA偶發閒文。四處探訪球場而不主動報上名號,也被取了許多綽號。台灣足球界不會有比我更高的學歷,也不多見一日臺北往返宜、中、南等,只為了踢球的足球義工。我親身體驗從北到南的不同球場,曾參與學校到社會組球...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歐洲足球 烽火連天

舉凡歐洲各大聯賽、各聯賽俱樂部之間頂尖對決的歐洲冠軍聯賽、或是歐洲各大國家對抗盡在運動視界,喜歡歐陸足球的朋友千萬不要錯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