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3
作者:阿怪

回首 Popovich 的起點 (上)

回首 Popovich 的起點 (上) Poppo 的男孩們 回首 Gregg Popovich 的生涯最初起點:一個 NCAA 三級(Division III)學校波莫納-匹澤大學母...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這些流程,他簡直有強迫症。」Katsiaficas 說。這些都是繁重瑣碎的工作,每晚待在辦公桌前貼信封以及打電話。Katsiaficas 接著道:「但後續工作才更為重要,你進行這些縝密的流程,你知道這是可怕且很沒效率的,但仍得持續進行,因為別無選擇。」

然而,從這可以發現 Pop 人生中最爆炸性的秘密,這位以蔑於無聊互動而知名、並總讓那些懶惰記者感受到羞辱的教練,竟然熱愛 - "熱愛" - 進行招募。他那由藍墨水草書而寫成的招募信內容詞藻華麗,他敘述著球員的籃球目標,也聊到他們的學術興趣,並有自信波莫納-匹澤能同時符合這兩項內容。他在晚上打電話,通常是週日晚上,他還會問候被招募者的課業與家人,在聊完這些後,則努力說服他們加入他的球隊,這可是 NCAA 第三級的大學籃球,沒有獎學金可以提供的,但他推銷學校、師資、氣候的優點,以及有機會上場打球這個誘因。

不知為何,儘管 Popovich 身為球賽中最古怪的天才,但這些都是說得通的。那位勤於寫信並打電話招募的教練,與這個夏天說服 LaMarcus Aldridge 的人是同一位,也能與 Boris Diaw 討論紅酒,跟 Patty Mills 探討澳洲原住民議題,或是與 Kawhi Leonard 和 Tim Duncan 一起面無表情。在私底下於他所喜歡的環境下,他其實可以天南地北的開懷暢談,當年放棄 NCAA 第一級學校加盟機會而選擇波莫那的 Dave DiCesaris 就說:「也不知道是否有意為之,但不論他怎麼做,你就是能感覺到他很在意關心你,並非只是想要招募你去打球而已。他充滿好奇,他真的很想得知你生活上的點點滴滴。」

在 Popovich 的第二個球季,他讓隊上每一位留下來的球員都參與訓練測試,以昭告他的威信,只有兩位最終通過測試留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 16位菜鳥來競爭成為校隊,最後七位菜鳥躋身正選;球隊身高也從 6 呎 2 吋提升到 6 呎 5 吋。「在我們的計劃中,這會是個飛越的一年。」在接受波莫那學生報的採訪,Popovich 如此說道。而波莫那戰績果真從 2 勝進步到 10 勝,隔年,1981-82 球季則在聯盟內勝率站上五成。

球員們為這麼一位面惡心善的教練效力,他在場邊執教大吼,但仍在找尋自己的定位方向。「他想當 Bobby Knught,」球員 Dan Dargan 說:「那個時候,每個人都想成為 Bobby Knight。」有一次在中場時的休息室內,Popovich 還一拳砸向黑板,將其打碎。他每季開始都先帶上三四位控球後衛,因為他知道其中有一兩位最後會受不了而退隊。「我看著他在場邊吼著 Tony Parker,」在 Popovich 待在波莫那後期的主控 Ashanti Payne 說:「我都會想著,嘿,我完全了解那是什麼感受。」

他招募來優秀充滿才華的球員,但不知為何,總找不大到罰球穩定的球員。所以某個下午,厭倦球員們在罰球線上表現的 Popovich,將體育館的窗戶都貼上不透明的褐色紙,並要求女經理離開球館,他不想要有其他人等在側,球員們圍繞著 Popovich,而 Popovich 宣布了他的計劃。一個接著一個,排在罰球線後,每個人輪流罰球,罰進了就退下,等著輪到下次罰球;若沒進,就脫下一件身上衣物,先是球鞋,再來襪子,然後球衣,有球員連續不進,只能脫下內褲。Popovich 之前就做個很多嘗試,他罰過球員跑步,也試圖矯正投籃姿勢,但或許只有這招 -羞恥心 - 最終有可能奏效。然而,結果仍然沒有成功,終其 Popovich 在波莫那的執教生涯,他的球員在罰球線上總是不盡理想。

每年 Popovich 找來的新人總是比他所需要的還多,有些人來到隊上,如果只能先從 JV 打起,就無法忍受得參與練習;有些大三大四學生則是要前往西班牙或希臘繼續進修;也有些球員雖然留在學校,但決定花上更多時間在 MCAT 或 GRE 而離開校隊。「沒有獎學金,也知道未來不可能打職業的,」在 Popovich 於波莫那執教生涯前半段的球員 Chuck Kallgren 就說:「所以首要優先是打球有趣,享受大學生活,而且,我們是在一間很要求學業的學校。所以有些傢伙會想『我幹嘛要做這些呢?』,想想你打完比賽回到家裡,然後被室友問到『你剛去哪了?』你大多數朋友根本不知道波莫那有籃球隊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