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5
作者:Dennis L

重新挑戰生涯高峰 天才再起:易楚寰

「等等要殺爆你!」,網球雙打名將易楚寰在2014高雄海碩盃時,對著日本選手近藤大生說道,但這並不是屬於選手間的賽前垃圾話,而是老朋友間久違的問候。近藤大生問:「你想回來打球嗎?」 「也許...

請繼續往下閱讀

「等等要殺爆你!」,網球雙打名將易楚寰在2014高雄海碩盃時,對著日本選手近藤大生說道,但這並不是屬於選手間的賽前垃圾話,而是老朋友間久違的問候。近藤大生問:「你想回來打球嗎?」

 

「也許吧!」,易楚寰回答,在2012年底隱退前,他曾多次與近藤大生站在球網的同一邊並肩作戰,攜手奪下三座冠軍,但這天近藤大生成了他復出首戰的對手,更是他重回網壇的催化劑。

 

「但沒想到真的把他打爆了!」,易楚寰笑說,那場比賽他帶著青少年好手吳東霖,以6-1、6-0痛擊前搭檔和日本新星西岡良仁。

易楚寰(右)與吳東霖在去年高雄海碩盃搭檔(圖片來源:海碩運動)

 

高雄海碩盃對「小寶」易楚寰別具意義,不單因為他家離賽場僅10多分鐘,是個十足的在地選手,他也在2014年高雄海碩盃重啟他的第二段職業生涯,多虧復出首勝,讓易楚寰重回網壇的心更加堅定。

 

去年易楚寰在高雄海碩盃結束一年多的社會新鮮人生活重新拿起球拍,從沒有世界排名到最近已再度擠入世界前200。同樣來自高雄的莊佳容也說:「小寶是有天份的選手!」莊佳容曾和易楚寰攜手拿下2009貝爾格勒世大運很雙金牌,除了世大運混雙和雙打兩金,2006年杜哈亞運男雙金牌,和2010廣州亞運的男團金牌與男雙銅牌皆是他囊中物,而種種榮耀時刻的回憶,也曾經在他決定暫別網壇時瞬間湧進他腦中。

易楚寰和莊佳容為2009世大運混雙金牌搭檔(圖片來源:大專體總)

 

「那時候已經感覺很厭倦了,花錢飛那麼遠但又沒目標,感覺很浪費資源。」,從2011年開始,生活被飛行、比賽、網球佔據的易楚寰對自己職業生涯缺乏規劃,因此感覺缺乏目標,退休的念頭油然而生,「我沒有和其他球員提過,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易楚寰和李欣翰拿下2009世大運男雙金牌(圖片來源:大專體總

 

易楚寰隱退前的最後一站,是在日本的豐田挑戰賽,雖然心已定,但他仍舊感到相當不捨,「那時候很多回憶都湧上來,那時候沒想到放棄網球有多難,只想要逃避,到最後才後悔。爸爸也不希望我退的,但他說未來是我自己的,想清楚就好。」

 

「小寶,你去搬水!」

「小寶,去地下室拿個東西!」

 

離開網壇幾個月後,易楚寰進入正修科技大學體育室擔任行政人員,過著早晚騎車上班的平凡日子。易楚寰從小場上成績耀眼,曾達青少年世界第三,練球時雜事總有學弟代勞,但初出社會的他頓時覺得:「一個亞運金牌,怎麼淪落到這邊!」,易楚寰一面苦笑地說,直呼不習慣,「我簡直是行政助理加清潔工!」工作不順手,讓小寶手上工作越推越多,感到挫折時甚至直接在辦公室看起影集:「我都看陰屍路,還有越獄風雲之類的。」

 

工作之餘,小寶在週末有時兼差教球,或與爸爸一同參加「菜市場盃」等級的比賽,也偶爾在電視上看看網球賽,生活並未與網球完全切割,「那段時間沒什麼和其他選手聯絡,也不太會關注他們的成績,怕看了自己會有衝動想回去。」若是有其他同事向他提到台將成績,小寶也支支吾吾帶過,但他說:「退休期間有時站上球場,真的會想起過去打球的日子。」

 

幾個月過去,小寶平淡的生活中發覺自己不只對網球難以忘懷,更希望能延續自己的最愛,「我感覺到自己的天份,不想浪費,也想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我把生命都給了網球,我也在球場上找到自己。」

(圖片來源:大專體總

「如果你願意吃苦的話,身手一定可以很快就回來。」,任職於橋頭國中的莊富楷教練告訴易楚寰。儘管不像以前擁有贊助,但經過心中一陣拉扯,易楚寰相隔一年多再度拿起球拍重返賽場。

易楚寰的姊姊易楷芬說:「因為看得出他很想打,我們家的人都很支持他。」自2014年八月開始的一年間,易楚寰連續14站比賽至少闖入四強,其中包括香港挑戰賽冠軍在內的七座冠軍,「之前完全沒有預期到能有這樣的成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